A市的清晨,即使是夏日也是寒意依旧,一阵风吹过,衣着单薄的祁星茹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她在离孤儿院还有一段距离时就下车了,如果孩子们看见她从豪车里下来,那她还真不知道如何解释,所以她宁愿多走一段路。

  最主要的是,她现在没有什么礼物能够给孩子们。

  祁星茹就藏在一棵树后面,静静的看着院里的风景,渐渐的,她的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笑容。

  “弑爷爷,弑爷爷,我练会了,我练会了!”小女孩手里拿着一个玻璃珠子兴高采烈的叫喊着,还不忘对着身边的小男孩哼哼说,“看,我厉害吧。”

  “……”

  小男孩瘪了瘪嘴,轻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星弑,孤儿院的院长,祁星茹也不知道,向来和蔼可亲的弑爷爷为什么会取这么一个霸气显得极不搭调的名字。

  不过祁星茹那一手熟练的偷技,却全是弑爷爷传授的,中途也不免受过伤,但她都全部坚持下了下来。

  其间的温暖也只有她能体会。

  而如今看见弑爷爷在教孩子们,心中自然而然的生起一丝怀念。

  “不行不行,你还要多多练习,你星茹姐姐可是一星期就练会了。”星弑依旧笑容可掬,即使是批评,也从不动怒。

  “哈哈,我就说你不行吧,星茹姐姐多厉害。”旁边的小男孩发出稚嫩的笑声,有些幸灾乐祸的说。

  “呸呸,你这个乌鸦嘴,看我不打你。”

  小女孩气呼呼的向着小男孩打去,小男孩哈哈一笑,立即跑开,“打不着我,你打不着我,嘿嘿。”

  “慢点,慢点儿,呵呵。”弑爷爷看着两个孩子打闹,欢快的笑容使得本来就略显苍老的连变得更加褶皱。

  两个小孩就在院子里嘻嘻哈哈的玩闹,祁星茹眼睛看着院内,手中同时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随即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声音,“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约个地方见面吧。”单刀直入。

  “……”

  那边停顿了片刻,便问,“你没有看里面的内容?”

  “没有。”

  祁星茹肯定的回答,她当然没有,她连东西都没看到,更别提里面的东西了。

  “……那好,你把东西放在A市公园中心的香柏树下,我们验货后,若是没差池,一分不会少你,这次的东西很重要,若是没有差池,酬金翻倍也有可能……”

  “不行,这次我要现金。”

  祁星茹皱了皱眉,虽然每次都是以这种方式见面,一直没有什么意见,但是这次不同,她根本就没有拿到任务品。

  “现金?”

  电话那边也是惊讶了一下,“那行,我会把现金也放在香柏树下面,你到时候自己拿走就行。”

  “不行。”祁星茹又是矢口否决。

  “还不行?那你想怎样?”电话那边也显得有些不耐烦。

  “文件放在公园倒是没人去拿,但钱可不一样。”顿了顿,电话那边没有出声,祁星茹继续说,“西街咖啡厅,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相信罂粟花应该很好认吧?”

  “这……”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停滞,“好,今天下午两点。”

  说完,祁星茹率先挂了电话,贪恋的望了望孤儿院的方向,是才转身离开。

  而祁星茹不知道的是,有一个目光炯炯老人正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口中喃喃自语,“星茹啊,你怎么就和他们扯上关系了呢,唉——”

  ……

  祁星茹很快的回到了她的房间,这里是在学校和打工小店中间地段的廉租房,室内简洁,却让人感到很温馨,她很快的在房里一阵乱翻,终于翻到了一张羊皮,心灵手巧的她很快的做成了一个卷宗。

  但罂粟花该从哪里找?

  四处望了望,看见孩子们纸劳作课上用的红色剪纸,嘴角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折叠剪纸,拿起剪刀,不停地咔嚓咔嚓,不一会,祁星茹便放下剪刀,笑着站起身来,打开了手中的剪纸,一个假罂粟花完工。

  粘在羊皮卷上后,得意的拍拍双手,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的成果。

  这时又看了看身上的连衣裙,不由厌恶的瘪了瘪嘴,飞快的换了一身轻松的白色休闲装,长发披肩,显得青春活力,反正时间还要等到下午两点,背上一个学生挎包,把做好的羊皮卷放进去,便离开了房间。

  ……

  而此时铭家别墅,铭辰墨的书房里,萧若萱也离开了,金刚恭敬的站在铭辰墨身后,一言不发。

  铭辰墨翻阅着手中的资料,嘴角一直都是带着妖治的笑意。

  祁星茹,女,十九岁,A市孤儿院长大,现就读于A市财经大学商业管理系一年级,在离学校不远处的奶茶店打工兼职。

  学校给予评价:勤奋好学,成绩优异。

  学生给予评价:冷漠孤傲,目中无人。

  好朋友只有同为商管系一年级的——林朵。

  合上资料,铭辰墨问,“资料只有这么多吗?”

  “是,至少以大明公司的力量,能够查出来的只有这么多了。”

  “……”

  铭辰墨眉毛一挑,顿时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有意思。”

  这是大明公司自始至今调查资料,最不齐全的一次,而恰恰调查出来的资料如此普通,这才最为疑惑。

  但让铭辰墨感兴趣的,却不是这里。

  他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着装,说,“有事通知我,我出去一趟。”

  金刚愣了一下,随即点头答应,“是,少爷。”

  O*酷{g匠f网‘、正g版首,发%Q

  ……

  由于订婚宴的取消,董萧也回到了董氏集团,对于这次去铭家别墅,他已经有了收获,事情办完,自然走的也轻松。

  董萧派出去的人很快也回来了,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便又欠身离开了,坐在靠椅上,看着手中的资料,董萧抿了口手中的红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有意思。”

  随即,他便拿出手机,拨了出去,片刻后,电话便接通了,“有事?”

  董萧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微微一笑,“赫尼尔,你的手下是不是有一个叫祁星茹的?”

  “……”

  赫尼尔愣了愣,“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怎么?这人惹到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