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董萧撞到的并非他人,正是祁星茹,她心中不由的仰天长啸,顿时暗叫倒霉,该死!她的下面依旧很痛,不然也不至于站不稳了,本来今天就够倒霉的了,连离开都走的人少的地方,而如今在人少的地方也会被人撞,这是出门踩狗屎了么?!

  好吧,狗屎没踩到,但是遇到了两坨!!

  祁星茹被这一撞,险些倒地,金刚顺势伸出手扶住了她,才没有摔倒,心中不爽的她立即出声骂道,“sh-it,你没长眼睛啊?!”

  董萧,“……”

  董萧本来是有些许歉意的,正欲出声道歉,却没想到对方的态度竟然如此恶劣,转身怒指着祁星茹说,“明明是你……”

  可话还没说完,董萧的声音戛然而止。

  祁星茹有些站立不稳,加上她下身隐隐作痛,鹅蛋脸儿有些苍白,微微蹙眉,那样子衬的她像一棵被风雨触及后的含羞草,含着无限的娇羞,而那一身淡黄色的连衣裙更是让她显得楚楚可怜。

  董萧不由怦然心动,竟然心生一种怜惜之情,想要好好的呵护眼前这个女子。

  “对不起,这位小姐,你没事吧?”董萧有些担忧的看着祁星茹,若不是有金刚在,他都会上前扶着她。

  祁星茹,“……”

  祁星茹两只杏眸瞬间瞪大,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明明上一秒钟还是怒气冲冲,下一秒钟竟然瞬间就变了一个样?这不让他去演戏简直是浪费人才啊——奥斯卡金奖非他莫属啊,影帝神马的都见鬼去吧!

  若要放在平时,祁星茹肯定是要狠狠的讽刺一番,但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于是敷衍的说,“没事了,你以后走路小心点。”说完,她勉强的站起身来,说道,“金刚,走了。”

  “是,祁小姐。”

  ……

  看着祁星茹和金刚渐渐走远,董萧心中开始疑惑起来。这是哪家的小姐呢?为什么他以前没见过。没及多想,他立即把手伸进上衣暗兜里,按了一下什么东西,只要距离他较近的人都能听见‘滴’的一声。

  下一刻,只见人群中有一个面无表情的男子对着董萧点了点头,然后追着祁星茹而去。

  “董总,您……”

  “……”

  董萧心中一惊,他竟然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在,所以现在也懒得管是不是别人的地方了,直接冷冷的说,“范建是吧?限你三秒钟内消失在我的视线内,不然你的药品加工厂明天就会在A市消失!”

  “……”

  闻言,范建大惊失色,连连说,“啊是是是,董总您消消气,我马上就离开,马上就离开,不过董总您看……”

  更◎5新G}最/快l上su酷匠网NM

  “滚!”

  董萧的语气愈发的寒冷,“我不想再说第二次。”

  “是是是,我滚,我滚……”范建叹了口气,一脸颓丧的转身离开了,他本来就是来套近乎的,但没想到这偷鸡不成,却差点反蚀一把米。

  然而董萧的目的也就是吓吓他的,把注意力从转移开来,他也不敢保证范建看没看见他发信号,再说了,董萧并不是没能力去收购一家药品加工厂,而是根本不屑于去收购,那简直是浪费生命和感情。

  ……

  来到别墅外面,金刚就拿出电子钥匙按了一下,前方不远处的兰博基尼Reventon‘嘀嘀’响了两声。

  见到这一幕,祁星茹不由暗自咋舌,这得多大的手笔?兰博基尼在意大利乃至全世界,都是诡异的。他神秘地诞生,又神秘的存在,出人意料地推出一款又一款的让人咋舌的超级跑车。

  只因它走另外一类路线,它是举世难得的艺术品。它的每一个棱角、每一道线条都是如此完美,都在默默诠释兰博基尼近乎原始的美。没有多少人可以拥有它,因为它昂贵到无可想象的地步,而这种超级跑车要是铭辰墨来开,到还想的过去。但问题就在于,开车的竟然是保镖?!

  如果这个保镖把车拿去卖了,然后隐姓埋名,那是几辈子都不用愁了……还是说,他们根本不在乎这点财力?祁星茹现在对铭家的势力庞大以外,算是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那就是——超级有钱!

  有钱的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祁星茹怀着忐忑的心情上了这辆兰博基尼Reventon,刚刚坐到副驾驶上,只听见‘啪’的一声,一叠支票出现在她面前,就在她愣神的时候,金刚冷冷的声音便飘了过来,“要多少钱你自己写,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以后你给我离少爷远点!”

  “什么?”

  祁星茹有些惊讶,看着眼前这一叠瑞士银行的支票,自己写?这得多有钱啊——要说离他远点?

  靠,求之不得啊!谁稀罕接近他?!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祁星茹可不想当,于是她顺手在支票上写了一串数字——“10000”。

  “放心,你就算是请我来,我也不会去找他。”写完之后便把最上面那一张撕了下来收好,笑了笑说。这一连串动作流畅至极,行云流水毫不停滞,让金刚看的为之一愣。

  不过最让他惊讶的是,竟然只写了一万?虽然是法郎,但对于他来说,都只是一个小数目而已。

  “那自然最好。”

  金刚摇了摇头,把剩下的一叠支票收好,系好了安全带说,“去哪里?”

  “A市孤儿院。”

  “嗯。”

  金刚紧了紧握在方向盘上的手,然后按动了引擎,随着兰博基尼Reventon轻微的轰鸣声,绝尘而去。

  ……

  铭辰墨书房,萧若萱怒气冲冲的看着靠坐在软椅上的铭辰墨。

  “辰墨,你为什么会把那件连衣裙交给那只鸡?!”

  “闭嘴!那你是什么东西?!”铭辰墨蹙眉,冷声喝道,此刻的他只要听见有人辱骂祁星茹心中居然会有一丝不爽。

  “辰墨……”

  “还有事吗?”铭辰墨冷冷的打断,丝毫不留情,“如果没事的话,就请出去。我不喜欢外人出现在我的书房。”

  “铭辰墨!”萧若萱突然大声的喊道,“今天是我们的订婚宴,我们很快就是合法夫妻了,你,你怎么能说我是外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