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愣愣的应了一声,祁星茹还没怎么反应过来,不过随即一怔,惊讶的问,“——哈?你说什么?!”她伸出嫩白的柔荑,食指指着金刚,然后又指着她自己的鼻子吃吃的说,“送——我?”

  “是的——”金刚点头,立即侧身站在一旁,一手背在背后,一手摊开手掌指向门口,波澜不惊的说,“请!”

  标准的绅士礼。

  浑身上下都透着贵族的气息。

  一个保镖就能做到这样,更何况主人?

  “……”

  祁星茹瞪大了眼珠子,显然有点晕乎。

  不过还没等她晕乎过来,萧若萱再次咆哮了起来,“不!金刚,你是不是看上这女人了?辰墨不可能这么做!”

  “……”

  祁星茹一翻白眼,险些没一个粗口爆出来,见过极品的,没见过这么极品的,就是那些街头混混,比起她来,都是远远不及,极品倒还没差,但极品加脑残就是真正的绝版货了。

  “萧小姐,我们保镖也是有人格的。”金刚凝眉说,“况且这确实是少爷吩咐的,如果萧小姐不信,大可以去与少爷当面对质,我只是服从命令,还请萧小姐不要为难。”

  “……”

  金刚的这一些话直接把皮球就踢给了铭辰墨。

  而萧若萱可不敢和铭辰墨对质,她目光闪烁了一下,“金刚,我不会为难你,不过现在是她对我无礼,我要你把她抓起来!”

  她蓦地指向祁星茹,眼睛鄙视金刚。

  金刚恍若未闻,淡定自若的说,“对不起,萧小姐,抓人是警察做的事情,我只是一保镖而已。就算要抓人,也得听少爷的吩咐,因为我是少爷的保镖。”

  换言之,你没有权利命令我做任何事。

  “你——”萧若萱杏目圆瞪,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指着金刚的手都在颤抖,显然是平时娇生惯养,没受过一点打击,“好,既然如此,我就找辰墨去,你就等着滚蛋吧,哼!”

  说完,萧若萱头也不回的向楼上步去。

  金刚依旧是淡定自若,缓步走到祁星茹身前两米远,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说,“祁小姐,请!”

  “……”

  祁星茹有些无语了,工作都要丢了,还能这样淡定,真是厉害。

  “祁小姐,你不用担心我,少爷是不会开除我的。”金刚淡淡的开口说,“反倒是祁小姐,现在你该担心一下你自己。”

  “嗯……嗯?”

  祁星茹先是点头,然后蓦地一愣,问,“担心我?为什么?”

  她有什么好担心的,走就走了,还能把她抓回来么?!

  诶,等等——说不定还真会这么做。

  这么大的势力,捉她回来还不是轻而易举么?

  “祁小姐你要有心理准备,现在外面肯定是宾客满座,处处都是记者。”金刚说,“因为今天是少爷和萧小姐的订婚宴。”

  祁星茹,“……”

  闻言,祁星茹的脑袋里像是炸开了一般,“啥米?!”

  订,订婚宴?

  啊喂,不带这么坑爹啊?

  他妹纸的!

  订婚宴还走他妹的正门啊,这要是上了报刊头条,那她还有脸见人么她?

  “喂,那个……”

  祁星茹还没说完,就被金刚打断,“祁小姐,铭家别墅出口只有一个。”

  “……”

  尼玛,会读心术啊你?!

  听到这话,祁星茹顿时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无比的无奈。

  算了,硬着头皮上了,身正不怕影子斜……

  嗯,好像本来就不正。

  金刚像是看出了祁星茹的疑惑,淡淡的说,“祁小姐也不用担心,前来的大多数宾客都不认识萧小姐,而你穿的这身连衣裙是萧小姐的订婚礼服,所以你只要把自己扮演成萧小姐就行了。”

  “……”微微一怔,祁星茹无语的看着她身上的连衣裙,瞬间明白了铭辰墨的用意。

  铭家别墅的宴会是在外面举行,这并不是礼节如此,而仅仅是铭辰墨的个人原因,他极其厌恶那些市侩的人出现在他的家里,要是让那些人进来,他会觉得室内空气都是肮脏的。

  外面宴会虽然离开始还很早,但早已是人山人海,每个人都端着酒杯,四处扎堆打屁聊天,谈笑风生。

  所谓宴会,那只是给上乘人士提供结交关系的场所,有着拉帮结派的作用,所以即使是不知道大明公司的人,也会闻风而来,这可是一个机会。

  “董总,别来无恙啊,哈哈哈……”一个热情的声音传来,董萧淡淡的瞥了一眼,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喝酒,他敢肯定,他不认识这个人。

  董萧,董事集团执行总裁,父母早亡,就留下兄妹两人,但在小妹三岁的时候与之走散。此后一直在街头当混混,但不忘奋发图强。

  二十岁的时候,自己一个人白手起家,五年时间,在A市异军突起,占据了一席之地。可见此人精明之余,手段也是极其狠厉。

  如若不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

  “哈哈,董总,别这样,”这个男人热情的伸出右手,极有礼貌的说,“鄙人手上有一家药品加工厂,想和董总交个朋友,我叫范建。”

  “噗……”董萧一口酒喷了出去,无语的看向这个男人。

  范建,真够犯贱的。

  不过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再喷一口水出去。

  尼玛这人究竟是怎么长的啊,跟闹着玩似的,肥头大耳,这一笑起来,眼睛鼻子都拧成了一团,董萧蹙眉伸手,依旧礼貌的握住了范建那肥胖的手,回应说,“你好,范、总。”

  “董总,叫范总真是抬举我了,就叫我范建好了,要不叫我小健也行啊,嘿嘿。”范建右手依旧紧紧地握住董萧的手,另一只手摸着后脑勺,非常扭捏的嘿嘿直笑。

  但就是不松手!

  “呵,呵呵……”

  董萧眼角不停的抽搐,心里直发毛,他试着抽回手,但怎么也抽不走,眼珠子瞥向四周,见他们都是各忙各的,没有看向他,不由得大舒一口气,说,“范总……”

  “叫小健就行。”

  “小——”董萧眉头轻皱,说,“范总,能请你把手拿开吗?谢谢!”

  范建像是恍然大悟,连忙松开手。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董总您别介意啊,我这不一见着您本尊就有些激动嘛,嘿嘿。”范建松开了手,又把手放在鼻子前深吸了一口气,腼腆的笑了笑说,“这摸真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嗯,真香!”

  董萧,“……”

  闻言,他手都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就瞬间石化了——摸真人?

  真香?!

  尼玛难不成你还撸啊?!

  董萧瞬间感到自己的背脊有一道电流通过,险些没一口血喷出来——“董,董总?您没事吧?”范建惊讶的问道,赶紧上前,说,“我好歹也是药品加工厂的老板,我来给您瞧瞧。”

  ;酷U匠t网'正Xw版2首☆发i

  “Stop——”听到这话,董萧瞬间瞪大眼睛,立刻便回过神来,随即后退了一步,心中虽说有些不悦,但他还不想在别人的地方发怒,说,“范总,多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就不劳烦你了——”

  范建一摆手笑笑说,“嗨,说哪里的话,这哪算劳烦啊,举手之劳而已,董总您就别介意了,就让我来瞧瞧吧,嘿嘿——”一边说着,一边笑着继续上前。

  “我靠,别过来——”

  这人怎么还得寸进尺了?董萧当时就想暴喊一声,吓老子一跳!

  连连“噌噌噌”向后退去,却就在这时,董萧感觉自己像是撞在了一团棉花上面,非常的柔软,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听见一个清脆的叫喊声,“哎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