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沁沁下了车,我伸出头对她说,“你先去上班,晚上我开车来接你,送你回家我再蹭顿饭,然后玩上······

  许沁沁收握粉拳,咬牙切齿的说,“干嘛呢?”

  我贼兮兮的笑道,“你懂得!哈哈!快去上班吧,待会儿我给那狗买点吃的就回去睡觉,晚上再来接你。”

  许沁沁笑笑的说,“行,没问题,你回去要乖。”说完在我脸上啵的亲了一下,就跑进去了。

  等她背影消失了,我下车到红旗要了两个包子,给流浪狗放到原来的地方,心想,玛德,我都失业了还要给你买包子,我自个都快喝西北风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喂你呢。

  放好包子我驱车回家,进小区没发看见李博浩那狗日的,估计昨晚又输工资了,这会正在补觉。回到家我好好的洗了个澡,把衣服洗了,也罢床单换了,连续两晚上的战斗,床单上不仅有很多精液的痕迹,还有几处抹红,看的我一身热血,恨不得掏出小兄弟就来一发。

  不过,我现在好像淡定多了,以前看个国产偷拍什么的,都要对着镜子自撸一番,而现在,虽然还是会兴奋,但不会只是单纯的想着撸了。我甚至觉得,未知的熟妇,让我变得成熟,而风sao的陈婷,反而让我变得收敛。

  把该洗的东西都洗了晾好,打开电脑玩起CF,我不是游戏迷,但玩着玩着就到了11点了,看快到中午了,打电话喊了一份外卖。等外卖的同时上网看看有没有适合的岗位,还装模作样的投了几份简历。虽然现在我有许沁沁给的五十多万,还有辆装B的Q7,但我不能坐吃山空,不能被许沁沁“包养”,况且,现在辞职了,如果我再找一份工作,或者说,不找一个恰当的理由搪塞学校,我就还得滚回去做苦B的屌丝,整天除了在宿舍撸还是撸。

  没到十二点外卖就送来了,吃了后一个人在屋子里感觉好无聊,看了《分手大师》后,觉得有点困就上床睡觉。我把闹钟调在了五点,公司五点半下班,起来洗漱一下过去时间应该刚刚好。

  一觉醒来后,打开手机,有几条信息,都是陈婷和许沁沁发的,陈婷的我看了一下,不痛不痒的,而许沁沁,虽然也是无关痛痒,但我看着还是很开心。我给她回了个电话过去,“许逗逗,今晚要加班吗?”

  电话里传来可爱的声音,“为什么叫我逗逗啊?”

  “嘿嘿,因为我觉得你很可爱,所以我叫你逗逗,许逗逗!许逗逗今天有没有想我啊!我不再上班还习惯吗?”

  “没有,今天一点都没想你,也没有不习惯。”

  我没想到她会说的这么直接,心里有点失落,“不会吧!”

  许沁沁有点生气的说,“废话,谁叫某人没有想我,也不回我信息。”

  许沁沁虽然是经理,但在年龄上,还是有同龄人的小脾气,口上说没有想我,可她现在的语气和下午发信息给我,都能充分的表明她有想我。我心里软了下来,哄着她说,“傻丫头,别生气了,我不仅有想你,我做梦都梦见你了。”

  “哇,梦到我了?梦到我什么了?”听我说梦到她,她立马就来兴趣了。

  `看正B&版章-节L2上酷●匠EC网%

  我无耻的说道,“当然是梦到和你生了一窝小宝宝了!”电话里立马传来尖锐的声音,“诸葛滔,你再逗我,我就不理你了!”

  “哈哈,你不用我逗,你本来就很逗,你是许逗逗的吗!”

  “啊······,我受不了你了!”

  “哈哈,别叫了,你也不怕公司的人听到?”

  许沁沁气急败坏的说,“怕什么,我是老大,有什么好怕的”

  我心里想到,强,真强,这才有女王的范儿!“对了,今天晚上你加班吗?不加班我马上就过来接你。”

  一说到加班,许沁沁的语气就萎了很多,“要啊,还要和台北那边开一个电话会议,估计九点左右才会下班。你现在家等着吧,下班了我给你打电话。”

  “行,没问题,到时候我再给你带一包舒婷!”

  “诸葛滔,我跟你明说,今天你别想在见到我了。”说完啪的一下就把电话给挂了。

  现在才五点,想再睡会儿肯定是是睡不着了,家里也每个别的娱乐方式,闲得无聊,做了大概一百个俯卧撑后,只好打开电脑玩儿。虽然我是个屌丝,可我还是比较喜欢看新闻,我打开腾讯大成网,浏览着这几天的新闻。

  新闻新闻,除了习大大的新闻,其他的都特么是老生常谈,左边是医闹啊,强奸啊,儿子不管老母啊,右边是哪儿有举办了什么什么会啊,成都又现天价豪车啊,某某人又到哪儿考察啊······诶,不对,这人名怎么看着这么熟悉!诶,这狗日的不是姜恩勃他爹,姜弓泽吗!钓鱼回来那天晚上,有人打电话说姜弓泽要收拾我,我擦,这几天光和陈婷风流、和许沁沁暧昧、和老丈人打太极、还和张洪任林楠扯蛋,把这茬完全给忘了。想想我后背就开始冒汗,倒不是说我怕,只是到时候真报复到我头上,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总不能像张靖宇那样,被人打了都不知吧!

  看来最近还是要低调点,夺过这劫再说!

  看见姜弓泽的嘴脸,我就没心情继续看新闻了,他是共产党员,我甚至觉得他在抹黑共产党,败坏我党光辉的形象(纯属扯淡,不准吐槽)!

  关了网页,打开有戏继续doublekill,我把刚刚所有的不满,全部发泄到僵尸的头上!

  到了八点半,我给许沁沁发信息,“会议完了吗?”

  许沁沁回复到,“还在开,不过马上就要完了,你过来吧!”

  哈哈,刚才还说不见我,这会儿又让我过去!哈哈,是女人心海底针,还是我太贱了?

  驱车赶到公司门口,奇怪的看见那只流浪狗端坐在门口,见我下车,立马跑到我面前狂吠起来,不清楚的人还以为它发狂了,看见它一边打着转一边狂叫,感觉有什么事情,转了两圈它就走,走几步又回头对着我叫。

  我估计它发现了什么情况,想告诉我。

  我关好车门,就跟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牟少说:

  昨天进山拍断背山了,没信号,走之前没来得及跟你们说,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