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猛地一摁喇叭,火气冲冲的说道,“你个土包子,老子不抽烟都知道红河-道,8000一条,你他妈跟我说假货害你,狗咬吕洞宾,你给老子还回来。”

  见我一发火,李博浩立马嬉皮笑脸的说,“得得得···,哥别生气,我土包子我土包子,你赶快去上班吧,说完还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我没好气的说,“自个躲着抽,别他妈到处散,40多块钱一根!”

  “行行行,听你的,快去上班吧···对了,有时间我们大排档的干活!”

  “干你妹儿。”说完我就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我一看时间只有几分钟了,几乎用临近出车祸的速度一路狂飙到许沁沁家,远远的就看见许沁沁提着包站在门口等我。

  我减慢速度停在她面前,许沁沁说,“懒猪,你差点就迟到哟。”

  我看了看表说道,“不才四十九分吗,刚刚好刚刚好,你就是自己走了我也能追上你。”

  许沁沁摆摆头,可爱的说道,“就你嘴贫!”

  我下车走,打开副驾驶门,“娘娘快上车吧,再不走我工资就···”

  “老爷!”,突然背后传来几个人齐声喊道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一四十多岁的男子,穿着一身白色的太极八卦的衣服和一双黑色布鞋走了过来,看样子刚刚才晨练完,男子虽然只有四十多岁,可他双手背腰,轻盈地步伐给我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难道这是传说中的高人?

  “爸!”许沁沁喊了一声爸,就迎了上去。

  *最?%新o章节-x上酷)N匠‘网o

  我草,这他妈哪儿是传说中高人,这是传说中的岳父啊!我列个尴尬啊!都说丑媳妇怕见公婆,可我这俊女婿怎么也怕见丈人了?许沁沁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说她老爸在家呢,我有个心理准备也不至于现在完全不知所措了。

  平时爱装B的我,此刻却很傻B的拉着车门一动不动的僵住了,反倒像一个车童一样。

  “这位是?”

  许沁沁挽着她爹的手,说“哦,爸,他就是我给你说的男朋友,诸葛滔。”

  听许沁沁一介绍我,我立马回过神,稍微一鞠躬,“岳···,伯父好。”许沁沁对我招招手,意思是让我走前去,现在老丈人来了,我不能装了,是的主动走前去,以显我对他老人家的尊重。

  “诸葛滔?你爸是不是叫诸葛侯文?”

  纳尼?我惊讶的问道,“伯父怎么认识我爸?”

  “岳父”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而是上下打量着我,拍着我肩膀激动的说,“不错不错,二十多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一表人才啊!本来我想阻止沁沁这场恋爱的,但我没想到居然是你,天意!天意啊!沁沁以后就交给你了,你得好好对她,不然我阉了你。”

  我日,又一个要阉了我?这短短几天,神经老人,蔼大爷,陈婷······怎么都要阉了我,哪儿那么多给你们阉!“岳父”毫无忌讳的说着“下流”的话,我是无所谓,倒是把许沁沁的脸给急红了,红颜轻怒道,“爸······,你说什么呢?”

  “哈哈哈哈,”岳父笑了两声,“快去上班吧,别迟到了!”说完就自个走进院子,门口几个人立马鞠躬······!

  在去公司的路上,我问许沁沁,“许伯伯怎么认识我老爹?”

  许沁沁望着我,也是一脸迷惑的说,“我不知道。”

  看她的表情,知道许沁沁没有瞒我。这就纳闷了,怎么会不知道呢!看来其中这些迷惑,只有我问老爹了,一直说打电话问问他,可这几天不是忙就是忘得一干二净的,抽空还是得问候问候他老人家!

  来到公司门口,和往常一样准备期红旗超市给自己和流浪狗买几个包子,许沁沁说,“我也要吃包子喝豆浆。”

  我纳闷儿的问她,“你不一直都只吃星巴克的早点吗,怎么也要吃包子呢?”

  许沁沁挽着我的手,一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说,“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噻。”

  瞧她那幸福的得意样儿,我笑呵呵的说道,“咯咯,我既不是鸡也不是狗,我是懒猪!”

  许沁沁抬起头白了我一眼,推开我说,“去去去,快去买早餐。”

  把流浪狗的那份放在老地方后,我心情有点低落的回到车上,不知道我走了它该怎么办,昨天也没见着它的身影,问王大爷,大爷也说没看见,反正包子是吃了的!

  许沁沁看着失落的我,一脸天真的说,“放心吧,你走了我会喂它的,给它包子不给它吃汉堡包和热狗。”

  我让许沁沁拿着早餐先从正门去办公室,我去车库把车停好。

  现在是上班的高峰期,电梯里挤满了人,不一会儿就有人窃窃私语,甚至直接对我直接指指点点,“看,就是他,昨晚就是他在公司的宴会上,抢了任公子的女人。”

  我从电梯反光里看了看,说话的人是张洪部门的人,叫贾志。妈的,反正我都要走了,走之前老子还要狂一把,我猛的一转身大声的对他骂到,“说什么,我抢了谁的女人?任林楠自己没本事居然说我抢,真是猪八戒倒打一耙啊!”

  我突然的举动把电梯里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有一女同事吓得花容失色,咖啡都泼到了自己的短裙上,我掏出纸巾递给她,但脸却一直死死的盯着贾志,咄咄逼人的对他说,“你他妈要是再胡说八道,老子阉了你!”

  这么多天了,终于把别人给阉了一次了。电梯里就我一米八七的个,最高,我高大的身躯直接把贾志吓得往后退了两下。骂完后我转过身,电梯里一片安静,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回到办公室后,看同事们都已经来了,许沁沁也把我的那份包子和豆浆放在桌上了。陈婷第一个看见我,看我的眼神怪怪的,似乎有惊喜也有遗憾,但她并没有跟我打招呼,我也只是礼貌性的对她笑了笑。也难怪,前天晚上和别的女人上床,第二天和她飞了四次,还拿走了她的处子之身,昨晚却和第三个女人“订婚”,她心里不纠结不难受才怪,罢了,随她去吧。

  我坐下拿起包子刚啃起来,陈伟就一把凑了过来。

  “哥们儿,你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牟少说:

  比我开书晚的人,反应比我还差的人,都有收到了肥皂,你们要有,还是扔一个吧,我需要洗洗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