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后给许沁沁发了条信息报个平安,我洗了个澡,电脑都没看直接就躺在床上,感觉想睡觉,但就是睡不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太多了,精彩程度远远超过了我以前所有的日子。

  “叮咚···”

  正当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的时候,手机微信声响了起来,我拿起一看,我滴个乖乖,是姚婉蕾发的,我还没找你,你就自个找上我了!她说,“小帅哥今天表现很抢眼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踩了任家公子不说,还追到了自己的姑娘。”

  我发了呲牙的表情过去,得意的说,“其实也没什么了,只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

  姚婉蕾回复到:“你们徐经理真幸福。”

  哟!她不是公司的员工,怎么知道许沁沁是经理?看来张洪骚扰许沁沁的事儿,她是知道的。

  想了想我就回复说,“嫂子你客气了,你人那么漂亮,天生的尤物,张经理有你,不知道要被多少羡慕嫉妒死呢!对了,这会儿你怎么不陪张经理,还有空和我聊天呢?”

  姚婉蕾发了个难过的表情说,“哪儿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就是因为你的错,他跟着任家少爷去了,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打电话也不接,我又不会开车,只好有一个人搭车回来了。”

  哈哈,张洪和任林楠,现在指不定在那个妹子身上狠狠的发泄呢!我发了一个惊恐的表情,故作惊讶的说,“不会吧,张经理居然把你一个人丢下了,太不应该太不应该了!不过嫂子你也别难过,张经理身居高位,应酬多是难免的,你也多多体谅。”

  姚婉蕾回复说,“他呀,要是有你十分之一的体谅就好了!”

  我特么就纳闷了,张洪不是“气管炎”吗?如果怕姚婉蕾的话,怎么会这么不体贴姚婉蕾?看来几十年的夫妻生活,已经没有了任何激情,姚婉蕾就是再漂亮,天天看又把张洪管的严,张洪不烦才怪。

  泡女人,该露出狐狸尾巴的时候就得露出来,给她不痛不痒的挠挠,“嫂子你别多想了,张经理不体谅你,我能体谅你。”

  “呵呵,谢谢,我不需要,你还是好好的疼你的徐经理,我可不希望你变成其他男人一样没心没肺。”

  让我好好疼徐经理?看来姚婉蕾不是个坏女人。不希望我变成其他男人一样没心没肺?这意思其实是说我还是可以变成的!奶奶的,姚婉蕾这话看似没什么,其实说的比我还露骨还骚!

  “嫂子你这说得,现在的时代,风流是男人的本性,我风流并不代表着,我会背叛爱情和婚姻,真心实意的爱一个女人和许多女人上床,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我这无疑是给姚婉蕾洗脑,侧面告诉她,咱们可以一起风流,我们纯粹只是肉体上的寻欢作乐,不会打扰你生活,更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张洪是男人,再怎么妻管严还是悄悄么么的在外面偷人,而姚婉蕾就完全不一样了,自己的男人是长风集团的财务经理,而自己的亲爹又是政府部门的人,她所在的生活环境决定了她的身份,即便是现在正当对性如饥似渴的年龄,她除了忍着,最多也就吃吃不切片的黄瓜,再说了,张洪年龄比姚婉蕾大点,头发都没剩下几根了,又经常在外面顶风作案,早被酒色掏空的身子,怎么可能满足得了正当如虎年龄的姚婉蕾。而现在我需要做得,就是找一个恰当的时机,把姚婉蕾压抑了许多年的性饥渴释放出来,以此让张洪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消息发过去后,姚婉蕾整整一多分钟没有回复。我完全没必要担心,因为她内心现在比我还纠结得很。又过了一分钟,姚婉蕾发了个月亮表情,说“我到家了,不聊了,你也休息吧。”

  我回复了一枝玫瑰,“好的,你也早点休息,熬夜对女人皮肤可不好!”

  我并没有纠缠着她,泡女人就得像钓鱼一样,该收线的时候就收,该放的时候就得放,总之,千万不能急功近利强来!

  酷#f匠&网唯%%一S_正}X版~M,e0其e他都N是盗版M

  我把手机充上电就蒙头大睡,想着可以张洪没泡到许沁沁不说,后院反而被我给烧了,我特么就忍不住哈哈的笑起来。报复张洪是小,关键可以尝尝熟妇的味道,妈的,想想都激动,老二涨的难受······胀吧胀吧,现在有女人等着我肏,我也不会撸你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早上被铃声吵醒后,电话一接,我眼睛还没睁开许沁沁的声音就从听筒里穿了出来,只听她娇滴滴的说道,“懒猪,起床没啊?说好的来接我呢。”

  一大早就喊我懒猪,我也忍不住逗逗她,“懒猪不再,懒猪找许沁沁生孩子去了。”

  许沁沁假装怒道,“你再贫嘴我就不理你了,快点起床,洗漱完来接我上班,七点五十不到我就自己我上班了哈。”

  我一看时间,我去,都七点三十三了,立马说道,“行行行,我起床了,到了我给你打电话,挂了,拜!”说完也不听许沁沁回答就挂了电话,拎起裤子就冲向洗手间!

  洗漱完后下楼取车,出小区门口的时候,看见李博浩那家伙靠在保安亭的大伞上打瞌睡,他妈的,不愧是特种兵出来,居然还能站着睡!值了一夜的班,也难怪他那么累!我摇下车窗,打了一声喇叭,把他吓得浑身一哆嗦,立马站直了身体!

  看见他那蹩脚样,口水都还在嘴角耷拉着,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等他反应过来是我,冲到老子车前狠狠的骂到,“妈的,没事你按什么喇叭,打扰老子睡觉!”

  “打扰你妈,待会儿你头儿来了,不爆你菊花才怪,老子这是帮你,”顺便从车里摸出一包红河-道香烟扔他,这是昨天在任林楠宴会上,去后台问司仪要话筒,顺的一包,想着就是给他带一包回来。

  李博浩接过香烟,“红河我抽过,红河-道我没见过,该不会是假货,你想害老子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