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陈妮子重重的一拳打在我的后背上,还是用手指关节突出部分硬着陆的,疼得我直接打直了背,有那么两到三秒我都不敢呼吸,疼!打完后陈妮子就自顾着一瘸一拐的往前走,看看我俩的下场,我忍不住想说,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过了十几秒,等我缓过气来,追上去。看见她一瘸一拐的蹒跚样,我于心不忍上前扶住她,“要不去医院看看吧,万一严重了就麻烦了。”

  陈妮子把手膀子一甩,“看毛线啊看,你给我滚!”

  我这人就是贱,和朋友开玩笑经常开的太过火了,见她真生气了,我也就没底气了,“姐,我错了,咱们去吃哈根达斯。”说完又去扶她。这下陈妮子没再甩开我,我也老实了许多,不再东想西想了。

  脚崴了丝毫不影响陈妮子逛街的兴致,基本是每一家店都要进去看一看,鞋子衣服裤子首饰什么都要去摸摸瞧瞧,我是个屌丝,平时除了宅还是宅,这下被逼着逛店,死的心都有了。但看着陈妮子那么开心,不顾脚伤,跑来跑去像只麻雀一样欢呼雀跃的,我也强忍着不满,毕竟她高兴吗,我不能扫兴。

  来到一家香榭丽内衣店,我在门口一看,满满的除了内衣就是小裤,各式各样的都有,陈妮子拉着我想往里走,我立马挣脱,说:“姐,这不合适吧,内衣店我就不进去了,你自己看吧。”

  陈妮子贼贼的笑道,“哟,咱们小滔子也有害臊的时候啊?”

  我反驳道,“这不叫害臊,叫害羞,不对,我也不害羞,我只是觉得我进去不合适而已。”

  “这不就是害臊吗,别纠结了,走吧,姐高兴了给你也来一套。”说完就使劲儿的一拽,把我给拉了进去,我他妈就像新媳妇进公婆家,扭扭捏捏的最终还是跟了进去。

  进到店里后我浑身不自在,脸开始发热,没一会儿我就感觉很烫了陈妮子看见我的窘样,更是落井下石,拿着一条透明的米黄色蕾丝小裤在腰前比划,笑嘻嘻的问,“小滔子你看看,这个适合姐姐吗?”我就看不惯她那幸灾乐祸的样子,于是冷冷的回答道:“不适合。”“啊?为什么?”“如果你穿透明的话,再摔跤的话会被看的清清楚楚。”

  陈妮子死死的瞪着我,很明显她知道刚才摔跤,裙底风光被我一览无余,“什么颜色?”

  “啊?”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她会这么问,难道她在试探我到底有没有看到?我想了下就说,“你穿的内衣都是白色,底裤肯定也是白色噻。”我这样既能说出正确答案,也能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陈妮子白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又去看其他内衣了,我就像个保镖,不远不近的跟着她后面。最后她挑了一套纯黑色的休闲型内衣裤和一套充满荷尔蒙味道的透明蕾丝。我就纳闷儿,逛了两三个小时她什么都不卖,干嘛偏偏要买内衣,还是两套风格完全不一样的,难道她是想告诉我,姐姐既可以像西施般居家,又可以像董小宛苏小小之风流?

  要真是这样,我可hold不住。

  买完内衣出来,掏出手机一看都已经五点半了,我浑身酸痛,忍不住问陈妮子,“姐啊,咱还吃不吃哈根达斯?我好累啊,要不我们先找个地坐会儿?”陈妮子把袋子扔给我,不屑的说道:“我崴了脚都还没说休息了,就这会儿你就说累了,还是不是男人啊?”说完还装模作样的打量我两眼。我接过袋子,眼睛一横,“有种今天你逛到明天,老子陪你。”

  最后在我百般求饶下,陈妮子终于答应说去吃哈根达斯了。来到CX路的哈根达斯店,陈妮子进门就对服务员喊道,两份咖啡摩卡脆片冰淇淋。世人都知道哈根达斯贵的离谱,陈妮子还点两份,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估计工资只剩个位数了!管特么的,老子有沁沁给的五十万,豁出去吧,先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再说,累死俺了。

  冰淇淋端上来后,陈妮子一勺一勺的舀着吃,时不时还吐出舌信舔舔手指,或用手指抹抹嘴角,看到这喷血的镜头,我特么以为是岛国在拍小电影呢。

  服务员把账单递过来,“你好先生,这是账单,麻烦您结一下。现在的服务员也是人精,见一男一女来吃冰淇淋,肯定又以为是男的想泡马子,所以看都不看一下陈妮子,直接把单子递给了我。我无比鄙视的接过单子一看,尼玛,898,这他妈简直就是黑店!气归气,我还是强忍着怒气掏出一把钱,一张一张的数给那服务员。

  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特不喜欢用钱包,什么东西都是直接往裤兜里一揣,揣个钱包,钱没几张不说,老是磕着大腿碰着那家伙,硬梆梆的,像隔着衣服摸女人一样不爽。那服务员见我一副穷酸样,估计在想,没钱还装什么大爷,哈根达斯是谁都吃得起的吗?

  等服务员走后,陈妮子咬着勺子望着我,贼兮兮的说,“要是这月生活费不够了跟姐姐说,姐姐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e酷匠6网永'久Ap免费看$|小}!说。6

  我也不回答她,也只贼兮兮的笑着,“嘿嘿···”

  陈妮子皱了皱眉头说,“你笑什么?”

  “我刚刚在算账。”

  “算账?算什么帐?算你还有多少钱?”

  “不是不是,我再算,我一双袜子5元一条小裤10元,你吃了我多少双袜子或者多少条小裤!”

  听我这么一说,陈妮子往“哇”的一声,把嘴里还抿着的冰淇淋吐了出来,抓起桌上的餐巾纸就跑向卫生间。

  看着她的窘态,我忍不住感叹,女人啊,真的是个奇葩生物,逛街能把男人逛得吐血,吃个好东西还能吃吐,浪费了我四百多大洋啊!

  几分钟后陈妮子从洗手间出来,剩下的就也不吃了,抓起包就走。丫的,这又不能打包,白白的浪费了,真心疼,还好我自己的那份给解决了。

  我出门追上陈妮子,我还没说话,陈妮子就正色的说:“我最近心情很不好,本想今天有你陪着逛逛街,心情会好点,可你也让我闹心。”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开始有点忏愧了,毕竟陈妮子除了让人有点奔放,人其实很好的,在工作方面还是经常帮助我指导我的,“姐,我······”

  “别说了,都过去了,我们去喝酒唱歌吧,我请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