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三 口水真香

  秦虎转过身,诧异的望着我问道:“兄弟还有什么事?”

  我望了望几乎快昏厥过去的亮子说道,“他们四个吃了我女朋友的豆腐,就这么走了是不是有点不妥啊?我也不是什么蛮不讲理的山野村夫,一定要以牙还牙,但他们至少还是给我媳妇道个歉吧?”

  “哈哈,兄弟说得对说得对。”秦虎对着四人骂道:“一群没用的东西,嫂夫人也敢得罪,我看你们是嫌脑袋按在脖子上太累了,想挂到裤腰带上了,还不快向嫂夫人赔罪。”说完还踢了身旁的绿毛一脚。

  亮子已经半死不活了,其他三个立马点头哈腰维维是诺的说道:“大哥对不起,我们有眼无珠得罪了嫂夫人,下次我们再也不敢了。”

  我甩甩手不耐烦的说,“行了行了,走吧走吧。”

  他们一走,人群就就开始对我指指点点了,我懂,无非就是说我是官二代吗,不对不对,是大官他叔叔,借权欺人咋滴咋滴,我望了一圈这些不知道内涵的人,心里笑道,他们其实骂的是蒋新洲,他的叔叔到底是谁鬼知道啊!

  “哎···哟···”我正想的入神,陈妮子使劲掐了我一下搂在她腰上的手,嗔怒道:“豆腐吃够了吗?”

  看着她微笑的脸,就知道她其实很享受刚才我挺身而出英雄救美的感觉,“我只喝豆浆不吃豆腐渣,才帮你解了围你就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了。”

  “好啦,我错了,走吧,我们逛街吃哈根达斯去。”说完就挽着我的手,又碰上她那比皮球还大的山峰。

  我没好气指着裤裆的对她说,“别蹭了,再蹭它就要出来了。”

  “嘿嘿,出来了我给你踢回去就是。”想想刚才的亮子,那里立马老实的缩回去了。

  陈妮子就一直挽着我的手,我们着实像一对情侣,“对了,你侄儿是谁?”我一边玩手机一边回答她:“你就知道看韩剧,不知道看看新闻?蒋新洲是我们**市缉毒大队的队长,他不是我什么侄儿,我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在新闻上见过,所以拿出来押押秦虎。”

  陈妮子一脸疑惑的望着我,“那你怎么知道蒋新洲一定能压得住他?”

  “你是真笨还是假笨?节操喂狗吃了就算了,智商也被狗吃了?我那么说就说明蒋新洲肯定能压住秦虎噻,不然我搬她出来干嘛?秦虎是混黑的,他有两条街的地盘挨着**路,几十家茶楼咖啡厅夜场都有他的股份,其实就是向他交保护费,据说他也有自己的产业,那些年打黑的时候他进去吃了几年国家饭,出来后铤而走险干掉了自己的老大,成功上位夺取了老大的位置。他说的聂飞龙应该就是**路这一带的龙头老大,此人才三十来岁左右,可比秦虎好多了,虽然多多少少也算是昏黑,但此人心地善良,做得也都是合法生意,是**市的十大善人之一,所以即便没有做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生意,凭借着**路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优势,他们的生意也一直强于秦虎。而秦虎一直就想吃掉聂飞龙,CX路这么大的蛋糕,他不可能不流口水,只是也因为**路的位置太特殊太敏感,属于集商业经济金融国际乱七八糟于一通的地带,甚至已经是**市的半张名片,这么重要的地方党国上面不可能不重视,可能秦虎还没动手,他就被“第三方”给米西了,毕竟这年头,上面也不想有人闹出什么幺蛾子,自守家田一亩三分,各安本分才是最好的。这些信息都是前段时间媒体报道,说秦虎前后强制和诱奸了十多位幼女后,我在网上看网友们发的帖子才知道的,但至于真实性到底有多高,我也不清楚。而秦虎自己的场子肯定有做英雄粉生意,他能走到现在只有一个解释,他和我‘侄儿’有一腿,有鸡情!”

  陈妮子白了我一眼说,“还你侄儿呢?就知道装。”

  我说,“别特么过河拆桥好吗?好歹我‘侄儿’刚刚还救了你好不?”陈妮子的那里本来就大,今天恨天高超短裙加开口抹胸,纯粹就一站街女打扮,一股霸气侧漏无遗,我低头一看,白色的的蕾丝内衣,里面挤来挤去,感觉一不小心就会掉出来一样,看着看着我就开始难受了,我也忍不住吞吞口水了。

  陈妮子恶狠狠的对我说:“看啥呢,再看老娘把你眼睛挖出来。”

  我丝毫不逊的回击道:“自己要长那么大就别怪别人意淫,只是不知道摸起来吮起来是什么味道·····”说完我立马抽身跑到一边,陈妮子一恨天高踢了个空。这货还真不是什么善茬,没踢着就算了嘛,愣是还跑上来继续踢。不就是胡闹吗,哥哥陪你玩儿。她每踢一下我就咧开一点,距离刚刚到她踢不到我,“你个人渣,今天你是来陪老娘逛街的吗?有你这么气人的吗?”

  我一边躲着身子一边笑着回答,“哈哈,谁让你的那里长得像个水蜜桃,我不想吃我还是男人吗?”

  b酷a匠网永、l久"免费|看●小\说*

  “啊···啊···啊···”被我这么一激怒,陈妮子放开脚步张牙舞爪的跑了上来,使劲儿抬腿一踢。糗了,裙子绷的太开了,我一览无余的看见她白色的蕾丝底裤了,这货穿的居然还是蕾丝套装,哥哥也经常穿运动套装,看来有哥哥范儿,哥喜欢。

  我还没有意淫完,只见陈妮子踩在地上那只脚的恨天高,啪的一声就变成平底鞋了,双腿大开一个趔趄就重重的倒地上了。我特么不是超人,也不知蜘蛛侠,我不可能再次上演英雄救美一把冲过去抓住她,我没那个速度。陈妮子背躺黄土面朝天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这是钢筋水泥地板,我滴个乖乖哟,能不疼吗?

  我实在忍不住她那糗样就哈哈的大笑起来,上前去扶她。扶她起来后,陈妮子第一时间不拍身上的灰,而是嘴巴凑上来在我肩膀上狠狠的咬起来。我知道我激怒了她,这货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不给她个台阶下我估计今天下午我会很苦的,疼就疼吧,忍几秒就过去了。等陈妮子松开口,看见衣服上她留下的口水,我用手指揩了揩,放到鼻子一闻。

  “真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