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公交后我才发现,妈的我傻啊,我怎么把奥迪Q7给忘家里了!连车都忘了,活该一辈子屌丝啊!算了,不开也好,到了**路没地儿停车不说,光停车费起码够我一天饭钱了,况且陈妮子要是看我见我开的是许沁沁的车,肯定要问起来怎么回事儿,我懒得跟他解释。

  看了几章小说后就到了春熙路口,我刚出从地铁D出口出来,就看见陈妮子了。

  不对,好像有几个杀马特围着她······陈妮子是个脾气火爆的人,这会儿正破口大骂,“兔崽子些,我警告你们,离老娘远点,不然你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虽然陈妮子经常爆粗口,但这会儿的语气更多的是淡定,眼睛都不转一下,面对4个流氓,穿着恨天高和超短裙都如此淡定,真他妈有范儿有气场。

  我也不说话,想看看陈妮子怎么对付这几个杀马特,慢悠悠的绕到一边,靠在花台上拿出手机看新闻。

  “臭娘们儿,都被日烂了你还装什么装?我们亮哥想和你约会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你别他妈不识抬举,否则哥几个把你爽够了再买到国外去当···,哎哟···”

  我抬头一看,只见离陈妮子最近的一个绿毛,捂着裤裆在地上打滚,“啊···啊···”的叫声越来越嘶哑,额头全是汗。我心理不禁一抖,我的妈呀,恨天高那么尖,这是要人家子孙后代的节奏啊!

  两人连忙蹲下去扶绿毛亮哥,“亮哥,你没事吧?”亮的脸紫青紫青的,憋足了气说,“都别过来。”其实他的意思就是都别动,让他缓缓。记得小时候无聊,和堂哥互相捏蛋蛋玩,稍微的用力就疼得不行,而陈妮子这一恨天腿踢过去,力道比我们小时候大很多倍,我都忍不住替那哥们儿颤抖颤抖。

  剩下一个穿着全是破洞牛仔裤的杀马特,边骂边向陈妮子冲过去:“你连亮哥都敢踢,我他妈今天不弄死你。”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些混混要真对陈妮子动手,吃亏的肯定是陈妮子。我右脚猛地一蹬花台墙壁,借力迅速冲过去一把抓住破裤子混混的肩膀,往后一拉。被我一拉,他打向陈妮子的手还差一截才够得着。“你他妈又是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你想英雄救美?”

  陈妮子一见是我,也不说话,直接走过来挽住我的胳膊,还特意在她的胸部蹭了两下,这意思在明显不过了,这是在告诉他们,这是我男人,我是他的女人!陈妮子也真够精的,一句话都不说把火烧到我身上了。

  “妈的,今天我弄死你们俩。”说完破裤子混混就冲了上来,这厮挺逗得,我一米八七的个,他才一米六点,廋不啦肌居然敢冲上来,要换了我我肯定不敢。等他冲进跟前,我左手抬起抵住他的额头,右手抬起“啪”的一声给他一巴掌,“老子的婆娘你也敢动?我侄儿的地盘还轮得到你撒野?”没等那家伙反应过来我“啪啪···”又是来回几巴掌,然后猛地将他推开。被我这么一打一闹,除了还在地上打滚冒冷汗的亮哥,剩下三个都是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但又不敢上前。

  “啪···啪···啪”“打得好,请问这位兄弟,你侄儿是谁?”我回头一看,一位40来岁的中男子,拍着手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三个杀马特一见,立马低头哈腰齐声喊道:“虎哥!”

  这位被称为虎哥的人看都没看他们四个一眼,看来虎哥是他们的老大,地位比亮哥还高。我以为事情会被我镇下去,这下糗了,老大的老大都来了。要是我一个人还好,关键还有陈妮子,穿的还是恨天高,肯定是跑不掉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只好继续拿出的装本事了。我暗自调整了下呼吸,让神经松弛下来,淡淡的说道:“我侄儿是谁,管你屁事儿。难倒我还要把我家宗谱拿出来给你看看?”

  “哈哈,”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小兄弟你误会我意思了,我怎么会看你家宗谱呢。不过小兄弟口中的侄儿,是否指的是聂飞龙?”

  我侧着身子,看都不看他,拿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冷冷说道:“什么龙什么虫的,我不认识,但我认识你,秦虎。”

  中年人一愣,强装淡定的问道,“哦,小兄弟怎么认识秦某?”

  我这么一说就表明我猜的没错,他就是前段时间,因为用各种非法手段上了十几个幼女上了华西都市报头条的秦虎,事发后警局介入调查,不知道为什么这事又没了后文。周围围观的群众也开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秦虎啊!专门吃嫩草的秦虎啊!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只要群众骚动起来,我和陈妮子就没什么大问题,至少在这光天化日下,秦虎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酷fn匠网X正版L首I2发`A

  “看来我今天不说,你也不会放我走了,那我就告诉你吧,我侄儿是蒋新洲。”

  中年人放松表情,“原来是蒋局长的叔叔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手下兄弟不懂事,我代他们向你陪个不是,要不兄弟到我咖啡厅喝两杯,我请客。”

  我特么脑残才跟你和咖啡啊,要是喝着喝着露馅了,我找谁哭去。“秦大哥不必客气,我答应了我女朋友今天下午陪她逛街,咖啡下次有机会再喝吧,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们就走了。”说完我顺势搂住陈妮子的腰,陈妮子懂事的很,也搂住我的腰。

  “等等。”秦虎伸出手,作势要拦住我说道。

  “秦老板还有什么问题?”我微微笑道。

  “我只是不明白,蒋局长都五十好几的人了,叔叔怎么会看起来才二十出头?”

  “哈哈···”,我就知道这个傻缺要问这个问题,“看来秦老板还不知道,辈分是可以跨越年龄的。这样吧,我打电话喊我侄儿跟你说,或者带着宗谱过来取人,你觉得怎么样?”说完我就笑眯眯的看着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