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 放纵

  我知道她这并不是真正的拒绝,所以我直接用嘴堵上她嘴,让她不再说不要,然后继续向她的底下探去。一般的女人穿裙子时都会穿上丝袜,我原本以为今天这个女人也穿了,可当我摸到她的大腿,才发现她并没有穿丝袜。或许我内心有那么一丝邪恶,也或许我想搞的有趣一点,她今天没有穿丝袜让然我有点失落,不过也好,至少省了不少麻烦。

  我沿着她的腿内侧慢慢往上摸去,她的体质真的很柔滑,感觉就像十几年来都是在用牛奶洗澡一样,快到黄金点的时候,我稍微动一下她就颤抖起来。虽然我把火力都集在了下方,可我也没有松懈上面,因为我知道只有三面夹击,她才能忘我的投入,与我共赴巫山云雨。

  当我的手触碰到一层薄薄的布料时,她整个身子都剧烈的抖动起来,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没等我想完,就感觉她底下流出一股暖流浸湿了。不会吧大姐,我这还没开始登山你就已经到顶了,这也太快了吧,我打个飞机还没这么快呢!

  既然你都爽了一把,那我也得再等了,再等下去估计待会儿我都没力气了,我弯下身子,一把把她抱起来向卧室走去,她也懂我的意思,双手马上搂住我的脖子。虽然是我自己的屋子,可在没有开灯的情况下我还是有点摸不着路线,在进门的时候,我一不小心让她的头撞在了门框上,“啊······”疼得她立马叫了起来,我本来很想张开口说声对不起的,但最后还是作罢,觉得没那个必要。不过这女人也不愿吃亏,转过头张开嘴巴就咬在我的胳膊上,疼得我也“啊”了一声。这妞够调皮狗可爱的。

  这次我没有再熬中药了,前戏已经做得够足了,我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然后扶她起来,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褪去,连她最后的三角围栏也给摘了。

  把她脱得光溜溜后,我也不急不慢的把自己身上的人皮给全部脱了。我并没有猴急的马上去征服她,而是先上去把她抱住,让她感受我手臂的力量,让她感受我胸膛的温暖,让她感受我的战斗机······。现在她也不在那么拘束了,还主动的握住我的战斗机,虽然她没有说话,但她突然停顿的动作还是出卖了她的心理:我靠,这么大?我能承受的住不。

  憋了两个多月,子弹早已把弹夹塞得满满的,现在敌我交火正酣,我提枪上膛,对准敌区准备开炮。

  “啊···,轻点···”

  或许我的太大太粗,或许我一上来的攻势太猛,或者······反正我他妈弄疼了她。饭已经盛进我的碗里了,煮熟的鸭子也被我咬了两口不会飞走,于是我放慢节奏,慢慢的蠕动起来。我首先先照顾她的感受,不把她伺候好,我也不快乐不了。

  慢慢的她适应了我,伴随着我的每一次,她都会发出令人陶醉的声音,这是我最喜欢听的声音了,因为我相信这是对一个男人最伟大的赞美。我不停的改变战斗姿势,保证给她的享受都是无与伦比的,几分钟后,她越来越急,夹住我的腰,双手抓住我的手臂,我只感觉枪杆子突然似乎被卡住了动不了,过几秒后一股暖流顺着枪杆子流了出来······

  这一夜我把积攒了两个月的子弹分两次用完,前后总共让她投降了五次。最后完事后我还拉着她一起去卫生间洗了个鸳鸯浴,可从头到尾都没有开灯,我也不知道她到底长什么样。

  洗完澡出来,看她准备穿衣服走人,反正大家都已经上床了,我也可以说话了,于是我说道:“都已经凌晨一点了,不要回去了,太晚了不安全。”她停了一下,没有说话,又继续穿,我走上去轻轻的把她揽入怀中说,“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关心你是谁,我想谢谢你,给了我这么一个美好的夜晚,但我更想你能够留下来,让这个美好的夜晚结束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家,如果你坚持要走,那就让我送你回家。”我虽然口上说着她要走我不会挽留,但我的手却上去拿下她正在穿的衣服。

  她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伸手来夺衣服,她用顺从的方式,选择了留下。

  我拉着她的手回到床上,让她睡到靠墙里侧,枕着我的手抱着我睡去。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她突然说话了,“变态!”

  “啊?骂谁呢?”我本能的以为她在骂我。

  她抓了抓我的手,“我老公,他是个畜生,他是个变态。”

  我被她抓的生疼,但也不好意思喊出来:“怎么了?他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愤恨的事?”

  女人咬牙切齿的说道:“他为了升职,今天晚上带着他喝醉了的上司回来,让我陪他睡觉。”

  “这他妈也太不是人了吧,作为一个男人,被带了绿帽子也就算了,居然还有把自个老婆主动送出去让被人肏的。”

  V酷*匠网F%永J久)免X/费…看√小4说◎|

  “我和他大学就在一起,毕业后我们一起努力一起奋斗,没到两年就过上了好日子。后来我就辞职了,想在家当全职太太相夫教子,可半年多我肚子始终没有动静,后来我俩都去医院检查了,检查报告出来后发现是他的问题,精子先天死亡,没有生育能力,而且这种病目前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医院治得好。我想,生不了孩子还可以抱养一个,我也没有埋怨过他,这也不能怪他,只怪我们的命不好,更没有想过要和他离婚。可后来他的脾气越来越大,经常夜不归宿,回来也是醉得一塌糊涂。可我依然没有责怪他,也没有想过离开。后来有一次他把文件忘在了家里,打电话让我送到他办公司,我送去的时候他的上司刚好在,他的上司是个臭名昭著的老色鬼,看见我就对我起了色心。今天他把他喝醉了的上司带回来让我陪他睡觉,这么多来来我第一次扇了他耳光。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我是否该离婚,我不知道回去后怎么面对这个家,如果我不离开他的话,总有一天他的上司会玷污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