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另一种角度,以叙事的方式把我们几个如何成为兄弟和如何跟姜恩勃结仇,给许沁沁大概讲了下我们这几年的屌丝故事。

  待我讲完,我才发现车子已经下了绕城高速,再向前开几分钟,就到我住的小区了。

  “嗡嗡••••••”,手机振动了起来,我一看是个陌生电话,归属地是成都。

  我划了一下屏幕,接起了电话:“喂,你好。”电话里没有任何声音,连点杂音都没有。我以为是有人打错,或者是信号不好,正准备挂掉,电话里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小心姜弓泽。”

  我草,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电话就被挂断了,我心理默默骂了句神经病。

  经理见我皱着眉头,问我,“怎么了?谁打的电话?”看她现在越来越关心我,心里流过一阵暖流,“不知道,可能是有人打错电话了,没说话。”

  不对,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哪里有问题,我认真的重新回忆了下那人说的话,“小心姜弓泽。”姜弓泽?姜弓泽是谁?他和姜恩勃同姓名,难道是姜恩勃他老子?我刚刚把姜恩勃鼻梁都撞断了,他老子要报复我也是情理之中。如果真是他老子要对付我,我一个屌丝怎么招架得起,我心里感到一阵恐慌。我迅速打开手机进度娘,查了下四川省委的领导班子,看着网页上的赫然的写着,姜弓泽,四川宣传部部长,我草,真是姜恩勃他老子••••••

  我陷入了沉思,我打了四川省委宣传部长的儿子,现在他要对我报复,我该怎么办?而刚刚给我打电话的人,又是谁?他为什么要通知我?他会不会是姜弓泽的人,姜弓泽想用这种手段,欲擒故纵有意迷惑和麻痹我?今天奇怪的老人和反常的蔼大爷,又和我老爸到底是什么关系?昨天还高高在上的经理,今天就被我摸了,成为我这辈子不能抛弃不可辜负的人,大手一甩送我一辆奥迪Q7的她,背景又是什么?短短两天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奇怪的事情,我感觉现在我的人生道路正在变轨,二十多年的屌丝生涯戛然而止,我被推到另一条道上,除了这条道我再无他路可走,可这条道似乎不是把我推向深渊,而是继续以一种屌丝的风格,把我的人生带向一个我不敢想象的高度。

  我继续思索着,现在的情况是我在明处,敌人在暗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况且我对敌人的情况,除了他是四川的宣传部长外,其他的一概不知,如此被动的局面,对我很是不利,如果姜弓泽真想弄死我,估计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想什么呢?”,经理转过头,一脸不高兴的问道。回过神,我才注意到已经到我小区门口了。

  “没•••,没什么!”

  “你很会装B,但装B不同撒谎,你一撒谎说话就停停顿顿的,说吧,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因为今天姜恩勃的事?还有,刚才那个电话谁打的?”

  我认真的盯着许沁沁,这妞怎么什么都能猜到?我完全没注意到我又看的走神了,“我脸上有花吗?”我什么都没看出来,倒把许沁沁的脸给看红了。

  “没花,干净的很!”,许沁沁转了转眼珠子,“那你还盯着人家看那么久。”哈哈,这妞真是害羞了,你害羞了我就又要逗逗你了,“我这不是想亲你了吗,得先给你个信号噻。”说完就嘟着嘴吧凑了上去。

  “流氓•••,”许沁沁一边用手推我脑袋一边说,“你个流氓,罚你三个月不准碰我。”

  “啊?为什么啊?”其实我想说的是,幸好不是罚我三个月不准碰女人,不然那又得对着墙撸了。

  “不为什么,我说不准就不准。”这下好了,亲没亲到,反倒把她小姐脾气给释放出来了。

  我一副奴才样的求道,“这也太狠了吧,换成三天成不?”

  许沁沁眼睛一横,坚决的说,”不行,你要不同意我们就分手。”

  分你妹儿啊!如果今天那奇葩老人说的是真的,分手了我老爸把我剁了我向谁哭去,而且看他们的架势,也不向是忽悠大爷我的。

  我很不服气但不得不从的说,“行行行,娘娘说啥就是啥。”

  “噗哧•••”许沁沁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还有几个条件。”

  “我告诉你别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哈,反正已经我亲了你摸了你,你要把老子惹毛了老子辞职不干了,老子回学校继续当我的屌丝去••••••,”

  这下换许沁沁死死的盯着我了,我他妈瞬间没底气了,孙子似的说道,“娘娘有什么条件尽管说,我答应就是。”

  ◎更新最ce快上酷)/匠M网

  “哈哈,”许沁沁笑了两声,“对吗,这才是小滔子吗!那你给我听好了,第一,不准你和别的女人在这辆车上•••车上•••”

  我阴笑了两声。“车上干嘛啊,呵呵!”

  或许是被我逼急了,或许直接豁出去了,许沁沁大声的喊了出来,“不会和别的女人在这台车上车震。”

  “哈哈,那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和你在这辆车上玩车震,或者说在其他车上和就可以别的女人玩车震?”

  “诸葛滔,你个混蛋,你就是个人渣,我怎么瞎了眼看上你了•••,”

  见她真的生气了,我立马讨饶,“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我答应你。第二个呢?”

  “第二,你要有了其他女人,请你告诉我,我可以接受一夫多妻,但我不能接受你骗我,把我蒙在鼓里。”

  “这也算条件?但为什么一定要给你说呢?”

  “现在的社会,但反有点能力的,那个不是三妻四妾的,与其让痛苦,不如坦然的接受,让你告诉我是因为我不想被你喜新厌旧的被遗弃和被遗忘了。”

  许沁沁的宽容超乎了常人的水平,思维模式也不同于常人,可这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难得和幸运,让我能遇见这么好的人,于是我认真的回答道,“行,这个我也答应你。那还有第三个要求吗?”

  “有,最后一个要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