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是个军事迷,平时喜欢在铁血网上溜达,他惊呆的说,“不会吧?张云生是你爷爷?”

  “对,没错,张云生就是我爷爷。”

  老大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我接过话说,“张云生,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不知道张云生,但你们总知道许光达、陈赓吧?他和其他九位将军,被誉为开国十大大将,地位仅次于十大元帅。”

  老大长大嘴巴惊讶的说,“我日,不会吧?还是开国大将军啊。”

  张靖宇没有理会老大乡巴佬的反应,继续边吃牛鞭边说,“我爷爷老来得子,五十八岁的时候才生了我老爸,而我老爸三十二岁才生了我。爷爷是开国大将,虎父无犬子,在我爷爷的影响下,我老爸十六岁就进入部队,十八岁考入中国最高军事学府国防大学,成为国防大学创办后的第一批学员,毕业后继续深造攻读硕士博士,现在在中央军委履职。”

  其实这些都是张靖宇他们家的秘密,张靖宇完全没必要对我说这些。而他毫无保留的说了,说明他把我们当兄弟。虽然他没挑明他老爸到底是谁,但只要去度娘查查,看看中央军委中有哪些姓张的,再从年龄入手找出他老爸应该不难。

  l:酷J匠《u网永久b免费g看小说C,

  我寻日,刚刚来的人居然是中央军委的人,难怪他们车都不下。想想老子心里都激动。

  王超说,“姜恩勃他老爸也就省委的一个走狗,他都那么屌,你要是打着中央军委的棋子,估计学校的妹子都会主动脱下裤子。”

  张靖宇摇了摇头说,“老二你这就错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比你强的人多得是,别看我老爸是中央军委的人,如果上头真要动他,分分钟捏碎。姜恩勃现在横行霸道,到处惹是生非,每次搞不平都搬出他老爸,让他老爸给他擦屁股,他这不是威风,他这是坑爹,这样下去他总有一天会把他老爸带入火坑,当然他老爸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了,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老爸说,昨天打架的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回来的时候我和张校长合计了一下,商议后绝对还是给我们个处分,等风头过去后再悄悄的给我们取消,也不会记入档案,你们看怎么样?”

  王超没明白,问道“你老子不是军委的人吗,抬出来压死姜恩勃他爹不就得了,为啥何必这样麻烦!”

  我笑了笑说,“老四他老子是军委的人没错,但这点小事完全没必要让伯父出面,况且,伯父他一旦出面,很有可能就会把身份给暴露了,这样反而会给老四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甚至是人身安全,再说了,有张校长帮我们担着,不会有事儿的。”

  听我说完后,老大王超默默的点点头,赞成张靖宇的方法,豪气的说道,“老子身上砍刀都背过,何况一个处分。”话说回来,给个处分算轻的,没被开除已经是烧高香了!

  老大说完又问道,“对了,你叫校长岳父又是怎么一回事?”

  张靖宇一听老脸一红,牛鞭也不嚼了,尴尬的说道:“老大,这事儿能不能不说啊。”

  我愤愤的说道,“滚蛋,这事必须说,比起处分,比起你老爸是中央军委的狗腿子,我们更想知道这个。”

  “对,必须说!不说我们弄死你!”

  “好,你们是爷,你们是我爷,我说,我说!”“张校长的爸爸,也是干革命的,曾经是我爷爷身边的一个兵,虽然我爷爷的军衔比他爸爸高很多,但我爷爷一直把他爸爸当亲兄弟,我们两家是世交。张校长比我爸爸年长些,小时候两人在同一个军属院长大,跟我们一样没少干坏事儿。他爸本来也想让张校长去当兵,可张校长打死不愿意,说要考大学要读书,老爷子就他这么一个儿子,犟不过也就只有随他去了,不过张校长也很争气,清华毕业后去美国深造,刚好赶上美国硅谷IT浪潮,在硅谷冲了两年浪觉得不过瘾,回国办培训当老师后开公司,一步一步的发展起来,再利用我们两家的一些关系,办了现在这所学校。”

  王超突然打断道:“我日,还老子学费,这学校肯定有你老爸股份,是哥们儿就退老子们学费。我也跟着起哄,“对,没错,退老子们学费••••••”

  张靖宇得意的笑了两下,“我老爸到底有没有股份我真不知道,不过学费这事儿,我给岳父说说,看后面几年的能不能免了。”妈的,后面三年,我们三人真没交一分学费。

  “得了,学费明年才交,这事先放着,现在快说岳父。”

  “张校长有个女儿叫张子雨,比我大半岁,从小我是跟着她屁股后长大的,三岁的时候她说这个我很可爱,等长大了要嫁给我,大人们当时只是觉得很搞笑,还有模有样的给我们举行了一个订婚仪式。都以为小孩子只是说说而已,谁也没有在乎,谁知道这妞是真的喜欢我,开始我还很反感,觉得朋友还行,做恋人做爱人我接受不了,但我受不了她强烈的攻势和母爱般的关怀,几十年后我最终还是被她推到了。现在她在复旦读书,平时晚上我出去打电话的就是她。”

  王超给了他一拳,说“得了吧,还被推到呢,又开始装B了。”

  第二周姜恩勃回来,带着一群狗腿子冲到我们宿舍,刚好我们四个都在宿舍,那厮恶狠狠的指着我们的鼻子骂道,说让我等着,要狠狠的整死我们,还要把我们赶出学校。我几个只闷头打游戏,理都没有理他。即便他带了一群狗腿子上门滋事,但也不敢对我动手,后来我实在嫌他太吵了,就问他闹够了,闹够了就快点滚出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要报复随时奉陪,多么猛烈我们都坦然面对。他自个儿又跳了会儿,觉得无趣就带着人走了。

  我用一另一种角度,以叙事的方式把我们如何成为兄弟和如何跟姜恩勃结仇,给沁沁大概讲了下我们的屌丝故事。

  待我讲完,我才发现车子已经回到CD,再向前开几分钟,就到我住的小区了。

  “嗡嗡••••••”,手机正东了起来,我一看是个陌生电话,归属地是成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