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礼你女朋友?老子吃饱了撑的,非礼你女朋友?就你那马子的B,扳开让老子肏老子还嫌脏呢!老子不就是喝醉了走错了厕所吗,你至于把老子打的我妈都不认识吗?其实,打了也就打了,你他妈居然还把照片发到网上?你不是骂我不是男人吗,为了这名给你看,老子今天就来揍你了,咋滴,你他妈是男人就反抗赛。”说完又是一脚。

  我和王超也跑到了跟前,三人围着姜恩勃,他想跑也跑不掉了。三人围着姜恩勃,个个都是一米七二以上的,他没有理由害怕,“又不是老子发的。”

  王超骂道,“放你妈的屁,哦,不对,的确不是你发的,但是是你喊别人发的,别他妈狡辩了,行吗?班上有同学说是你喊人发的。”

  “日你妈些••••”

  “啪!”,未等他骂完,老子一巴掌就抽在他脸上,一字一顿的说,“我警告你,你骂我骂我爹我都无所谓,你日他们妈我也无所谓,你想上我妈,你想死啊!”

  |酷匠.T网=唯\一YD正^y版=,其他都t,是…E盗版E

  “啪!”,刚才打的右耳光,现在老子又扇了他一左耳光,一左一右打的他晕头转向的。

  不过,两耳光招呼过去,姜恩勃就老实了,捂着脸也不说话了。

  “完了?就这么打完了?”张靖宇意犹未尽的说道。

  我咧咧嘴,笑了笑说,“怎么可能?他不拍了你照片发到贴吧了,咱们也拍几张发到贴吧。”

  “怎么拍?黑灯瞎火的,这也没什么拍的,拍了别人也看不出什么?”

  “嘿嘿,谁说没拍的。”说完我一步一步逼近姜恩勃,把他逼向湖边。

  “干嘛?你要干嘛?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放过?”我心理默默的想,“仗着自己有一个有权有势的老爹,整天在学校像个螃蟹一样横着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姜恩勃是什么样的人的老子还不知道?今天我们收拾了你,你不报复老子吃屎去。”

  看着距离够近了,我抬起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

  “哗•••”

  “救命啊?救•••命啊,我不•••会水,我不••”

  看着姜恩勃的脑袋沉入水中,王超担心的说,“我日,救人啊,出了人命怎么办?”话还未说完,鞋子都脱掉了。张靖宇也担心的说,“我日,快,救人,别玩大了,闹出了人命,为他坐牢不值得。”

  我呵呵的笑了两声,“放心,不会死的,国家规定,学校里的人工湖水深不得超过1米2,淹不••••••”

  老子话还未说完,姜恩勃的脑袋就伸出了水面,一边惊恐的打着水一边喊救命。

  “再喊老子弄死你,”我怕惊呼声引来大道上的同学,立马吓唬他说道:“屁眼儿都淹不到你喊什么救命?”

  挣扎了两下,姜恩勃脚就踩到了底,一看水没那么深,淹不死自己,也就不喊不叫了。

  王超一边穿鞋子一边骂着说:“我日,早说淹不死人吗,浪费老子表情。”

  虽然有国家的狗屁规定在,但我也是不久前看物业的人下水清理湖里的垃圾,才知道这湖真正的水深,不然我不敢贸然的踹他进湖,拿自己的一辈子为冲动埋单,更何况还是因为一个人渣。

  姜恩勃想从水里爬上来,每爬到一半张靖宇就一脚又踹了回去。来回试了几次,姜恩勃干脆也就不爬了,直接在水里泡着。虽然当时是10月份,气温还不是很低,可青城山以“青城天下幽”闻名于世界,无论全国各地多高的温度,青城山却很少有超过30°的天气,更何况现在是10月份,又是晚上9点多了,没过一会儿姜恩勃就冷得发抖,牙齿疙瘩疙瘩打起了架。

  王超见状说,“我看差不多得了,你看他那熊样,也够惨了。”说完回头还冲野狗笑道:“怎么样野狗,这澡洗的舒服吗?”

  “我洗你妈B,有种单挑!”姜恩勃很不服气的骂道。

  我说,“爬都爬不起啦还想单挑?老二,是他自己不识抬举,干脆就多泡会儿,听说冷水里泡久了,可以把老二给泡的硬不起来。”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骂我,我不就是老二吗?”

  “没没没,我绝对没那个意思,巧合,巧合而已,你是哥,你是超哥,你是二哥(在四川方言里,二哥也有鸡巴的意思。”

  “哈哈•••”,说完我和张靖宇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老大推着张倩走了过来,问,“怎么处理?”

  “拍照,拍了我们也发到贴吧去,看他龟儿子以后怎么有脸见人!”

  于是当天晚上,学校贴吧出现了一个帖子,激情男女湖边春宫,骚男忘情落入水中。张靖宇还强迫姜恩勃抬起头拍了两张在水里的照片,姜恩勃的表情,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当然,我们不可能拍张倩,毕竟她是女的。

  也就一晚上的发酵,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帖子的浏览量就已经超过3000了,小号的等级一跃到了四级。当然,就在我幸灾乐祸,笑得前俯后仰的时候,系主任就亲自下令把我们请到办公室喝茶。

  由于事情闹得太大,早上十点多的时候,学校信息中心把贴吧链接入口都给封了,整整一天都没法进贴吧,当然帖子也就给删了,小号也被永久封禁了。

  这些我们都不关心,反正我们的目的地达到了。姜恩勃被我们整的实在太惨了,回去就发高烧,开始还强忍着,后来烧的迷迷糊糊的,室友就通知老师。老师一看是省委班子里的少爷,吓大了,这事不能怠慢,马上通报学校,学校也怕生出大事,一边送医院通知他家里人。他老爸就是牛B,一个电话学校就当晚就派人,屁颠屁颠的送回了CD。

  姜恩勃被送回去后,一周都没回来上课。

  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沁沁突然问:“既然他老爸那么牛,还是省委班子的人,那你今天还敢打他?而且还打的那么惨?”

  “哈哈•••,”我大笑两声:“他老爸是牛,但不代表着我们不牛啊。”

  他老爸亲自打电话给我们校长,要求开除我们几个,尤其是我。虽然校长也很生气,我们把事儿做的太过,但还不至于开除,所以校长一直给他老爸打哈哈,打太极。我们在系里办公室受训,系主任和我们辅导员正在使劲拍桌子,骂我们做事不考虑后果,做事没脑子的时候,校长就来了。

  要知道在大学里,连辅导员都是,除了请假你找他,逃课他找你之外都很少见到,更别说校长了。看见校长来了,我们差点吓得没尿裤子,可张靖宇那家伙,直接迎上去给了校长一拳,“岳父,你怎么才来?对了,上次打麻将你输我的2000多,到底还不给啊?你该不会是想赖掉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