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向校外后街的路,是学校的主路,现在下晚自习了,同学们要么去图书馆,要么回宿舍。

  实际的情况与我们提前的计划不符合,王超就问,“咋办?打不打?”

  我捏了捏手指,指关节啪啪作响,“打,为啥不打?不就是打个人吗!在哪儿打不都一样,还分什么地方!”

  我们学校坐落于青城山门口,规划成“口”字形,如果像看地图一样,学校的正门在最右边,最下边是宿舍楼,教学楼分布在左、上、右三个区域,图书馆在挨着正大门,从口字型的最上面出去,过一条马路就是后街。

  学校的正中央,除了两个姐妹湖,其余全是草地,两个月牙形的湖,中间隔着情人坡,首尾兼顾,相互拥抱,但在地理位置上前后并未对其,所以有点像八卦图。青城山是道教的发源地,据说修建的时候,校方特意根据高人的指示如此设计,以借青城山得天独厚的自然灵气发展壮大。

  不知道到底是学校教学有方,还是真如传说中说的那样。作为一个民办高校,学校自创办以来,的的确确以神速发展,在短短的10年时间从一个二专一跃成为二本,国内实属罕见。

  扯远了扯远了,还是回到正文说怎么收拾姜恩勃。

  两个姐妹湖,姐姐湖在左边,妹妹湖在右边,两个湖的周边都有青石小道。既然姜恩勃要想日妹子,走的肯定是湖边的小路,而不是大道。

  湖边只有微弱的灯光,我们四人跟在他身后,我们又不说话,他根本不知道后面这四个混蛋是来收拾他的!

  走到人少的地方,姜恩勃那野狗就不老实了,开始对那妹子动手动脚,虽然湖边灯光昏暗,但我们依然看得出,他从背后把,他那只咸猪手伸进了妹子衣服里。

  “我日,”王超第一个忍不住骂到,“这么多人,这狗日的就准备开干了?”

  一直没说话的老大冒了一句,“他野狗的吗,狗交配不分地方的。”

  更q新W最Te快:上酷/匠*网;i

  老四接了一句:“可那女的不是狗啊。”他一说完我们三人齐刷刷的看向他,妈的,怎么感觉变味了,他是在帮姜恩勃说话?我们还是不是来打架的?

  估计往前还没走到100m,那女的走路就已经东倒西歪了。看见前面没几步有个长椅,刚好又有一颗大柳树挡住了大道,他们就顺势坐了下来。

  张靖宇没想那么多,想直接冲上去揍他一顿,我见状立马拉住他,“不急,先让他们亲热亲热,待会儿我们去给他灭火,哈哈。”

  虽然他们三人并不知道我打的什么鬼算盘,但在我的示意下,也在不远处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轻点•••,哎呀,你弄疼我了,不要,有人•••,我们不能这样,啊•••”

  我们隔得不远,依稀能听到哪女的喘息声。说实话,四个都是172以上的大男人,挤在一张长椅上,旁边还上演着活春宫,一个个呼吸都变得不均匀了。

  “王超,”我开口笑问,“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呼吸怎么那么急促。”

  王超没懂我的意思,傻B的反问道,“有吗?”

  “怎么没有,都喘上气了,不信你问问他们俩。”

  老大和张靖宇一听就知道我在给王超下套,为了掩饰自己心虚,立即附和道:“对对对,就你呼吸最急促。”

  “对你妹儿,敢说他妈的你们就没反应?”王超最后还是反应过来了,“我日!”

  “哈哈哈哈”,我们三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日,不要笑了,小声点,免得惊动了他们,不然就不好办了。”

  “不要•••,恩勃,我们不能这样,•••嗯•••,有人,被•••人发现••••被人发现很丢脸的,啊!,不要••••啊,你快•••你快放开我•••!

  “老大,”张靖宇开口说道,“我怎么感觉那女的声音,像张倩?”

  张倩?不会吧?

  张倩是隔壁班的一个妹子,大一进校后老大就对她一见钟情,在我们的怂恿下,又借着半瓶二锅头的胆儿,在学校食堂门口强吻了她。可这货心高气傲,看不起我们老大也就算了,还当众扇了老大一耳光。从那以后,老大看见张倩就躲得老远。老大虽然口上不说,也没什么明显的行动,但我们能感觉出他还喜欢着张倩。

  听张靖宇这么一说,我们都屏息仔细听了一下,他妈的,该不会真实张倩把?如果那女的真的是张倩•••,我不敢想象老大会怎么样!

  听了是来秒,老大突然站了起来,直接向他们走了过去。

  老大都动了,我们自然不可能还坐在椅子上蹲坑,马上跟了上去。见要动手了,张靖宇直接从我们身旁跨过,冲到了最前面。

  那女的观音坐莲,骑坐在姜恩勃身上,姜恩勃把脑袋藏进她的山峰里,两人忘情的投入,完全没发现张靖宇已经冲到了跟前。

  张靖宇一把抓住那女的头发,疼得那女的,“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张靖宇看了那女的,回头对我们说,“我日,老大,真他妈是张倩。”

  姜恩勃发现情况不对,趁着张倩被张靖宇拽着头发,疼得离开了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这厮准备撒丫子就跑。

  跑?怎么可能跑到了。见他要跑,张靖宇侧身狠狠的给了他一脚,踢得他狗吃屎一样的倒在了地上。

  我们跑上去后,张靖宇把张倩头发一丢,说:“老大,交给你了。”说完马上跑到姜恩勃跟前,重重的一脚踩在他的后背上。

  “啊•••,救命•••”张倩那B叫了起来,老大反应及时,一巴掌就扇在她脸上,“他妈给我老实点,叫鸡巴叫。”

  王超惊讶的说,“我日,老大居然打了张倩。”

  “哎哟•••,张靖宇,我日你妈,是男人你别玩儿偷袭,有种光明正大的打一架”

  “我去你妈的男人!”张靖宇补了一脚,说,“你他妈趁老子喝醉了干我,你是男人?”

  姜恩勃一边挣扎站起来一边骂到:“谁他妈叫你非礼我女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