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家伙也最义气,我们对他是又爱又恨。大一我们和因为他把姜恩勃打了,挨了处分。

  那次我们班里聚会,老大、王超和我见不了那些虚伪的场面就没去,张靖宇说要把我们班最漂亮的完颜雨蓉泡到手,就一个人屁颠屁颠的去了。

  后来张靖宇喝多了就去上厕所,可他实在是喝得太高了,那一个是男厕那一个女厕都没看清,就直接冲进了女厕所。进去后他不仅没发现走错了地儿,反而纳闷怎么没尿漕?

  ●看正0版章8节+上酷|》匠网

  喝晕了就是喝晕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就对着墙角放起了水,刚好姜恩勃的马子从厕所里换完姨妈巾出来,看见一个男人在女厕旁若无人的撒尿,吓得花容失色,哭着跳着跑回包房跟姜恩勃哭诉,说在厕所被人耍流氓了。”

  “你们怎么知道她在换卫生巾?”沁沁露出疑惑的眼神问道。

  “后来张靖宇说的,他说他记起姜恩勃马子出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姨妈巾。”

  “姜恩勃本来就是个把面子看的比钱还重要的人,自己女朋友被调戏了,怎么咽得下这口气,不过,这点他倒是和我很像。”说道这儿,我哈哈的笑了两声。

  许沁沁从后视镜里瞟了我一眼,“拜托,别自恋了,快讲下去。”

  “姜恩勃也是他妈是个奇葩,带着他的几个狗腿子就冲进了女厕所,进去后刚好看见张靖宇正在洗手,既然张靖宇都在女厕所洗手间,那他马子说非礼她也就是不争的事实了。姜恩勃就像被别人艹了她老母一样,叫上他的狗腿子,一拥而上就对张靖宇一顿拳打脚踢。

  张靖宇本来就喝的二麻二麻的,毫无招架还手之力,就他妈姜恩勃一伙人在厕所里给窝囊废的打了。还好那狗日的先把尿撒了,不然要被打的尿裤裆•••••”

  “噗嗤••••嘻嘻,”沁沁忍不住笑了起来。

  “硁•••硁•••”,我假装严肃的说:“正经点,我在讲故事呢!”

  “当时我们三人正在宿舍斗地主,班里一同学打电话给我说,张靖宇在KTV被姜恩勃给打趴下了,就德福楼旁边的2008之音,我们学校后街就这一个KTV。我们连忙把牌一扔就跑向2008,等我们到的时候,几个好心的同学已经把他扶到大厅的沙发上,这家伙居然呼呼睡着了••••••,够奇葩把,我艹!”

  老子看见他被打得像猪头一样的脸,身上的衣服全弄脏了,我就问姜恩勃在那个包厢唱歌,老子要冲进去收拾他。

  结果老大喊住了我,说,“今天聚会的都是同班同学,还有好多女同学在,现在冲进去打架影响不好,况且我们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万一是小四不对怎么办,我们先把他弄回去,等他醒来后再问他发生了什么。”

  “于是我们三人就把他抬回了宿舍,直接扔在了床上让他自个睡觉。被他这屁事一闹,我们也没心事打牌了。老大装逼的看书,老二上床睡觉,我吗,上网浏览黄页,嘿嘿••••••”

  “我在网上逛着逛着,就逛到了学校贴吧,进去一看,我艹,老四火了!他被打的照片发到贴吧了,还被置顶了,标题还是:猥琐男女厕偷窥不成,正义侠士英雄救美,照片的镜头还特意表明是在女厕所,至于内容,把张靖宇写成了人渣,把姜恩勃写成了英雄。

  我喊老大老二都过来看看,老二王超一看叫道:“我艹,这是要老四身败名裂啊。以后怎么见人啊。”

  我抬头问老大,“怎么办?”

  虽然老大也很气愤,但还是冷静的说,“还能怎办,等这龟儿子醒了再说。”

  不知道是喝得太多了还是被打得太狠了,张靖宇第二天早上10点多才醒,醒来就叽啦呱啦要水喝。

  王超瞧他那窝囊样,就骂道:“喝个鸡巴啊,厕所的尿还没喝够?”

  张靖宇揉了揉头发,“什么厕所的尿还没喝够?对了,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我艹,我身上怎么这么臭?”

  糗了,这下换我们无语了,他狗日的把昨天晚上挨打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说,“老四,我给你看个东西,你别激动哈,来,下来,我给你看。先说好了咱不激动哈”

  老四跳下床来到我电脑前,老大老二也跟着围了过来。我翻出昨晚的帖子给他看,他狗日的估计是被气糊了,也不说话,就呼吸越来越急促。对,就像你刚才咱们亲嘴到时候,你的呼吸一样”。

  说到这儿我忍不住又调戏调戏许沁沁。

  “滚,你个人渣,我怎么会喜欢你呢?”

  我也不理会沁沁的生气,继续讲去:“张靖宇死死的盯着电脑,老大问他昨晚到底怎么回事,他想了下才说,只记得自己去厕所撒尿,被人打了,后面的就记不清了。老大又问,你只说你非礼姜恩勃马子没?老四啪的一下把老子鼠标给砸了,说怎么可能,他艹的B,那么没质量,他怎么会看得上!”

  我打开车里的矿泉水喝了一口,继续说道:“虽然老四艹的B,质量也就那样,但他说没有非礼那就肯定没有非礼。老二就问了一句,那你打算怎么办?”

  “干!”

  老四就这么冷冷的吐了一个字。

  “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

  “能不能别这么老套啊?”,许沁沁受不了我的无厘头,打断喊道。

  “大姐,那天晚上真没月亮好不好!我要保证故事的真实性,懂吗?”

  “我在图书馆门口埋伏着,其实我们也没埋伏,就在图书馆门口等他出来,他们三儿快把一包烟抽完的时候(牟少爱酒爱女人,但不爱烟),姜恩勃就搂着一女的出来了,这家伙纯粹把学校当成了妓院,没两天又换了女人。

  我们原本准备跟在他们身后,在回宿舍的小路上偷袭他,(其实也不能算偷袭,主要是在学校打架,能低调点就低调点,这不像黑社会,需要气场,不过你也要相信,我们真打的话,也不会偷偷摸摸的),结果姜恩勃带着他马子没往宿舍走,而是朝着学校后街的方向走去,估计房间都已经订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