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打姜恩勃的时候,都没有人经过,这会我们刚上车,一批批下课后的学生就回来了。看着一个容貌丝毫不输校花级别的女神坐在驾驶位置,无不流露出倾慕又嫉妒的眼神。

  经理完全不会理会这些人的眼光,熟练地打火,倒车,不快不慢的驶出了校园。

  刚才的一架,不对,应该算偷袭,让我的酒醒的也差不多,更何况那那点量,也不算什么。

  “你刚才为什么要打他?”

  “老家伙说了,该打的人就打,那家伙刚好欠打。”

  经理望着前方,悠悠的问道:“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

  “哈•••哈•••”经理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我一下就猜到了,“那你是什么意思?”

  “你•••,你个混蛋!”

  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忍不住耍起了无赖,“我对自己的评价就是,不是什么坏人,但绝对也不是什么好人,哈哈!”

  其实这句话是我高中物理老师对我的评价,开始我很不认同他的这种说法,可后来我不但认可了这句话,还引以为豪。我不是坏人,不会去干伤天害理、丧尽天良之事,但这并不代表着我是一个逆来顺受没有性格的软柿子,把我惹急了,我会比坏人更坏,我会让你追悔莫及,闻风丧胆,我会成为你一辈子无法逃脱的噩梦!

  曹操,不就是这样吗。算了,人家是一代枭雄,我就一个屌丝而已,别装B又装过头了。

  看着经理可爱的孩子气,我见好就收,“好啦,我的好经理,别生气了,其实我也是在乎你,而且两个老家伙都交代了让我好好照顾你,我怎么能忍受他对你耍流氓呢。再说了,我不打他怎么能彰显我的英雄本色!”

  经理白了我一眼,眼里却是含情脉脉,很显然她很高兴我说出了心里真实的想法,“好了,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还有,以后私底下不要再喊我经理了,喊我许沁沁,或者沁沁都行,其实我年龄没有27,我俩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你信不?”

  我瞪大了眼睛,匪夷所思的问,“什么?怎么可能!我看公司网站上的人事履历。写得你是87年生的。”

  “那只是履历上写得而已,有时候摆在你面前的东西,并不代表他就是真的。”经理转而继续说:“我小学只读了三年,所以大学毕业的很早。公司规定,担任经理职位的年龄至少要25岁,所以家里就动用关系把我年龄改到了26,其实我真正的年龄和你一样大。”

  我摸了摸脸,害臊的说,“我觉得好丢脸啊,你还港大的是双硕士••••••”

  经理挑了挑眉毛,得瑟起来,“那是当然,姐姐我冰雪聪明,哪儿像你,整天就知道撸!成绩一塌糊涂,20多年了,不长脑子只长肉。”

  我揉了揉鼻子,你玩儿自恋,那我就玩无赖!“你还真别嫌弃这身肉,刚刚它不还为你打了一架吗!况且,这身肉你还得肏一辈子呢。”

  “流氓,流氓,你个死流氓••••••”经理被我逗得急红了眼,一踩油门,我感觉后背一顶,车子咻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好啦好啦,经理我错了,好经理,好沁沁,我错了,我还没结婚呢,我还没生儿子呢,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就饶了我吧,别开太快了••••••”

  “道歉,快点,不然今天我们同归于尽!”

  我日,这是不是也玩的太大了:“要我怎么道歉?”

  “我管你怎么道歉,你惹火了我还要我告诉你怎么道歉?”

  虽然昨天看经理倒车出车动作很熟练,但在高速路上,开快车靠的却是千分之一秒的反应和随机应变的能力,稍微一个错误的小动作都有可能发生车祸。眼看速度就要到每小时180公里了,我怕她再提速就hold(汉语拼音念hou)不住了••••••

  我秒秒钟搞定姜恩勃,却把她奈何不了!

  最新:#章节上(q酷-匠√网!

  好吧,我豁出去了!我猛的一转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她的脸亲去。虽然我说她要肏我这身肉一辈子让她很生气,但注意力还是集中在方向盘上,完全没注意到我的突然袭击,我就这么轻松加愉快的给亲上了!

  经理,哦,不对,是沁沁!沁沁的脸蛋儿很水灵,皮肤也很白很干净。我第一个反应是好软,好滑,像婴儿的肌肤,第二个反应是温度好低,完全没有中午湿吻时候的“高温”,我他妈就享受着这味道•••一直沉浸着,流连忘返!亲着•••就一直亲着,我忘了收回我的臭嘴。

  “啊•••,啊•••啊!”经理的阵阵尖叫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你这哪是道歉啊,你这是趁机吃我豆腐,耍流氓,你个混蛋。”说完一打方向盘把车开到应急车道上。

  经理慢慢的刹车,我舔了舔嘴唇,幸灾乐祸的说:“我很笨,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感情,想到这个方法我就直接做了。”

  车子停稳后,经理把手刹一拉,解开安全带就像我扑过来,“你个混蛋,你个混蛋••••••”

  虽然她的情绪很激动,但我知道她不是真正的生气,如果是真正的生气,估计我俩早已横尸高速路上了。

  我也不动,就让她打,“我让你耍流氓,我让你不老实,我让你吃我豆腐••••••”

  你还别说,这丫发起飙来,力气还很大,捶的我也忍不住哎哟哎哟的叫了起来。

  “哎哟•••疼•••哎哟!轻点,啊•••,啊•••,轻点,疼!啊•••嗯•••,好爽,啊••••用力!快!快用力,好•••好舒服啊•••啊••••!”

  沁沁一愣,感觉不对。没错,我在学女人叫床。被我一次又一次的耍流氓,她现在羞得整个脸都红,情急之下直接扑过来咬我。

  见她来真的,我也就不再装B,反正你都扑过来,自己投怀送抱,我哪儿有不接受的。

  我双手伸过去接住她的香肩,顺势一侧手,她就被我搬过身子失去重心,倒在了怀里,我宽大的身躯,几乎将她的整个上身给包住。我不给任何反应的时间,一张臭嘴就吻了上去。

  她知道自己任何的反抗都是没有效果的,双手捶打打了一会儿也,节奏也就越来越慢,力道也越来越小了。

  当我臭嘴刚碰上沁沁香唇时,她用力的咬紧牙关不让我得逞,我就胡乱的一通乱亲,然后用舌头使劲的撬开她的嘴唇。亲着亲着,沁沁就妥协了,张开小嘴伸出舌头主动的迎合着我••••••

  我去,一分钟不到,这丫头居然动情了。“嗯•••,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