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证啊?我日,那破玩意儿我还不稀罕呢,哈哈”张靖宇大笑了两声说,“把你马子接我日两晚上,我送给你都行。怎么?不干,一晚上。还不干啊?日一次。我日,野狗你也太小气了吧,算了算了,老次吃亏点,日一下,就一下,我就把毕业证送给你,行不。”

  看着姜恩勃的脸青一阵紫一阵的,鼻孔还吐着粗气,三孙子却哈哈的大笑起来。

  如果让张靖宇再说下去,估计要不了一分钟就要干起来。干就干呗,谁怕谁吗,我日,欺负哥哥没血性,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打注意?老者不说了吗,该打的架就打,关键的是,保护好经理。

  “行,没问题,我让她陪你喝酒,”我一说完,全部人都瞪大了眼睛不说话。

  “小三你他妈脑子有病吧?许沁沁到底是不是你媳妇?•••••”张靖宇脾气直,直接就骂了起来。

  我没有理会张靖宇,继续说,“不过,我个条件。”

  “什么条件?”姜恩勃两眼放光,嘴角阴笑,看似淡淡的说,其实内心急迫的很。

  我故作为难的说:“这个••••••,你过来我给你说。”

  他老爸能走进省委的班子,无能是能力还是脑袋,那肯定都是不简单的。可他偏偏生了姜恩勃这二世祖,就知道吃喝嫖赌不务正业,不长一点脑袋。他真以为我会把经理让给他肏(cao,入肉,大家懂滴)。

  他屁颠屁的走过来,一米七的个子让我看起来好矮,“说,什么条件?快

  说!”

  我嬉皮笑脸的说,“你猜?”

  还未等他反过来,我左手挡住他肚子,左脚像踢足球一样,往下踢向他的后小腿,他不是神,更没有防备心理,身子一下就蹲了下去。蹲下去?哥哥能让你蹲下去?他没蹲下十厘米,我右手借着还摁在他肚子上左手的力,使劲的推着他脑袋向奥迪Q7的汽车盖撞上去。

  “嘭••••••”

  车身都晃了几下。开玩笑,在健身房哥哥但左手轻轻松松提起50公斤的器材,老子右手猛地一用力,车子能不晃吗!

  “你他妈找死啊,敢对恩哥下黑手?”,“我看你他妈活腻了•••”,他的几个狗腿子看到后,一个个嗷嗷直叫,却没有一个冲上来。

  整个过程一秒钟都没,我突然的袭击,把姜恩勃撞得几乎失去了知觉,我放开他后,直接的倒在了地上。

  两秒钟过去了,姜恩勃都没动一下,王超把牙签扔了,站直了身子说,“我日,撞死了?不会吧?”

  我日?不会真给撞死了吧?老子才23好不好,老子还没结婚好不好,老子大学还没毕业好不好,关键是,老子还没来得及和经理上床,老子••••••老子这辈子就这么完了?

  突然,他动了一下,双脚抽动了一下••••••

  没死!没死就好!吓死哥哥了,所有的人都,包括他的几个狗腿子,都松了口气,好像一个憋了好久的屁,终于给愉快的放了出来。

  既然没死,那就没什么大事。他的几个狗腿子立马跑过来扶他起来,我们几个也就让道一边。

  张靖宇幸灾乐祸的说道:“狗日的,还好没死!”

  (√更Q新√最快2上酷Wv匠“$网ky

  我日,这话老子听了怎么想笑!

  流血了,鼻子和嘴里流出的血,把他胸前的衣服全染红了,而且地上还有一滩。不对,鼻子歪了,我艹,不会吧,还真歪了!整个鼻梁都塌下左方••••••

  姜恩勃站都站不稳,却对他的小弟说,“去,给老子弄死他。”

  这儿所有人中,就我身材最魁梧又最高,姜恩勃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剩下的几个,估计张靖宇都能撩翻两个,更何况还有王超和孙义龙。所以几个走狗蠢蠢欲动就是没人敢上前。

  看着这群窝囊废我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来啊,上来噻!刚才野狗把我车给撞了,我还不知道撞坏了没?待会要是打起来••••••反正去派出所就咬定是你们大家给我撞坏了的,不知道野狗会不会帮你们赔偿。”

  我把一百万的车子拿出来做挡箭牌,几个狗腿子开始眼里还有点的愤怒,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们明显知道,姜恩勃哪怕是跑到韩国去修个鼻子的钱,估计也没这车的小头多。更何况,姜恩勃到底是什么人他们比我更清楚,我要真咬定说车子是他们撞坏了的,让他们赔偿,姜恩勃肯定不会帮他们赔的。说到底,个个都和我一样,是个屌丝,一百万的车子,谁赔得起?

  姜恩勃现在的惨相,估计回家了他妈都认不出来,“快送他去医院吧,不然要么没命要么鼻子接不上了。”

  “诸葛滔我草你妈,我要杀了你全家”,姜恩勃被他的两个狗腿子扶着,嘴巴一翘一翘的骂着,“你给老子等着,老子总有一天会弄死你。”

  说完就让他的小弟扶着走了。

  张靖宇望着姜恩勃的背影说,“估计最近一段时间他肏不成逼了!”

  “为什么?”孙义龙问道。

  王超白了他一眼说,“你以为女的会像他那样,只求肏不看长相?”

  “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四人都默契的笑了起来。

  经理走上起来,双手挽着我的左胳膊,我见状立马用右手摸了摸她的玉手,以示回应。

  这场矛盾可以说因经理而起,可经理却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甚至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感觉这一切都司空见惯了。

  “哟•••哟•••,这就秀起了恩爱了!”,有时很老子真的恨死了张靖宇。

  经理开口说道,“那你也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不就行了,何必来酸我们呢。?”

  “走,回宿舍坐坐吧。”孙义龙对我说道。

  我捏了捏经理的手,说:“不用了,宿管阿姨不会让女生进去的,我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下面吧,而且我上去也玩不了一会儿,就没必要了。”

  张靖宇又乌鸦嘴的说道:“我日,见色忘义的东西,刚有了媳妇,就把我们忘得一干二净了,你走了,老子们现在都打不成麻将了,改斗地主了。”

  “嘿嘿,谢谢你这几年来无偿给老子贡献生活费。”

  王超说,“那行,下次回来,我们好好聚聚,别忘了我们永远都是好兄弟,2182宿舍,永远是最温暖的家。”说完还不忘给我一拳头。

  “家个鸡巴啊加,再过一年你们还不是要滚蛋了。”我笑着回了他一拳。

  “姜恩勃那小子报复心里强,你们一定要注意点。如果需要挨处分或者赔医药费,记得给我打电话,我一定会回来一起承担。”

  “哈•••哈•••,放心,肯定不会拉下你的。”

  “那我就先走了,你们一定要保重,小心姜恩勃。”

  “放心,在学校他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说完我和他们互相给了几拳,拉着经理就上车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