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

  我俩被突然的咳嗽声给惊醒了,我被吓得连鱼竿都丢到了水里。

  “老不死的前脚刚走,你俩就在这儿亲上了,没看见旁边还有小孩子啊!”

  蔼大爷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说。

  酷匠网正+{版Mf首发

  “对了蔼大爷,刚才那个老人家是谁?他好像认识我和经理,还知道我爸,你知道他是谁吗?”

  蔼大爷淡淡的说道,“我们没说的,你也就莫多问,该晓得的自然会让你晓得,你记住他给你说的话就是。”

  奶奶的,你这不白说吗。不过蔼大爷既然说的是我们,很明显他和老者,还还有我爸都是认识的。

  我怎么始终觉得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难道我三年来的大学生活,他们在暗地里都看的都一清二楚?之前我带了好多不同的女同学来这儿钓鱼,蔼大爷还说我生活不检点,我艹,这也太坑了吧,想想我后背都发凉。

  我把鱼竿从水里捡起来,擦干后递给经理,让经理按照我刚才说的方法从新下钩,经理不亏损港大高材生,学习能力非常的强,我只带着她做了一遍就轻车熟路,下钩自如了。

  从小钓鱼,让我练就了纵观全场的本事,比如十多个人在一起钓鱼,或者我在做其他事,但我始终会保留一部分注意力在每个人的浮漂上面。看见浮漂沉下水面,我大喊一声,“拉······”

  经理被我突然的喊声给惊了一下,随即明白是有鱼咬钩了,立马双手抬杆。

  “上钩啦···上钩了···”经理一边喊一边跳,兴奋的像个小孩子。

  “快快快,快来帮帮我······我快没力气了,我拉不动了······”

  我站在一边,双手抱胸,慢悠悠的笑着说道:“不行不行,这鱼是你自己钓到的,还是你自己拉上来吧。”

  “我不行了,我快没力气了,快来帮忙啊······”

  看水里的动静就知道这条鱼肯定不小,估计至少有个两斤,难怪经理喊着没力气了。

  我再不出手帮她,要不了一会儿鱼就会脱钩了,那样就太扫兴了,于是我说道,“行吧,看在你是我上司的份上,我就帮帮你。”

  经理知道我有意在刁难她,就气急败坏的说道,“你还知道我是你上司啊?再不来帮忙我扣你工资,我全部给你扣完,我···我···,我炒你鱿鱼!”

  我去,这也太狠了把,前几分钟我们还亲嘴嘴的,这会儿就要炒我鱿鱼?

  我看玩笑开的也差不多了了,就正色的对经理说道:“按着我说的做,拉大鱼主要是和它绕,它使劲儿的时候你就放松力道,它放松的时候你就收紧力道,让鱼线一直紧绷在一个范围,无论是收线还是放线,动作都别太大,不然鱼都很容易脱钩。好······对,放线,慢慢放线,抬竿···诶,对。慢慢来,慢慢绕它,让它把力气耗尽你就可以轻松的拉它上岸了。”

  经理就按照我说的,一会儿收线一会儿放线,大概过了两分钟,那鱼明显没什么力气了,几乎是经理的鱼竿怎么摆它就怎么游了。如果这个时候不拉鱼上岸,鱼线太松也很容易掉钩,于是我对经理说,“可以拉上岸了。”

  新手就是新手,经理听我这么一说,猛的一抬竿,我滴个乖乖,2斤多大的鱼直接被她“嚯”的一下就拉出水面。

  眼看那鱼马上就要飞过来砸到她了,我立马跑到她面前挡着,“啪”的一下,那鱼砸到了我屁股上,掉在地上蹦了几下就蹦回水里了。

  “糟了糟了,它跑了”,经理见鱼跑了,急切又失望的说道。

  “你那么大的力气,能不把它拉脱钩吗?”

  “跑了,它跑了······”

  经理看着我,就一个劲儿的说跑了,眼睛转一转的都快流泪了,看着她那可爱的孩子气,我仍不住笑了起来。

  “跑了就跑了,难道我还能下水给你捞上来啊?”

  “你去啊,你去你去啊,快去给我捞上来······”

  “老大,那是鱼,我下了水能把它给捉住?再说了,我要下了水,你要是把我钓到了怎么办。”说完我还刮了一下经理的鼻子。

  经理见状,张开嘴巴就来咬我手指,只听她上牙咬到下牙,咔呲的一声,要不是我手闪得快,估计就是我手受伤了。

  经理瞪着眼睛,直直的看着我,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哈哈,没想到,这丫头不仅有小孩子脾气,还有公主脾气。

  都说女人要哄,我也见好就收,“好啦,别生气了,乖,我们认认真真的钓鱼,钓个更大的。”

  有了刚才失败的经验,经理基本能熟练的操作鱼竿,收线放线,拉鱼了。看她勉强能应付自如了,我也不再指导她了,就让她自己应对了。

  我一直相信,天下任何事情都可以教,唯独钓鱼这事儿不能教的太多,更多的时候是需要自己去悟,去感知每一份力道。钓鱼是一件很高雅很神圣的事情,并不是每一个能钓上鱼的人都能称之为钓鱼,钓鱼,更要去体会钓鱼的雅!

  天生屌丝的我,谈雅,是不是太装了?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经理大大小小拉了十多条鱼,旁边很多人既是羡慕又是恨的。开玩笑,这么漂亮的经理,还这么会钓鱼,能不让那些龌龊男流足了口水,能不让那些深闺怨妇嫉妒恨吗?

  “嗡···嗡···”,我下意识摸了下裤兜,有电话来了。

  拿起电话一看,是王超打来的,宿舍关系最铁的一哥们儿,老子电话一接还没到嘴边,那狗日的就大骂起来。

  “妈的,又在蔼大爷哪儿泡妹子?回来了也不拜见拜见老子?怕老子爆你菊花啊?”

  “我日,蔼大爷这儿只有鱼,哪有妞!把你菊花洗干净,老子待会儿带条狗过来,给你爆爆菊花。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蔼大爷这儿?”

  “少他妈装,你哪次去钓鱼不带个妹子?老子看你空间发的说说才知道你回来的,狗日的回来了也不打个电话,也不回来看看老子,怎么?赚到钱了还不想请吃饭了??

  “滚,老子待会儿回来就爆你菊花,跟张子强还有孙刚他们说一下,就说哥哥请客,五点德福楼,老子带你们吃肉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牟少说:

  大家记得每天点一下左边的「撸撸」和右上角的「追书」,不求打赏,只求撸撸和追书,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