蔼大爷把鱼桶拿过来放下后,就回到鱼棚下躺着抽烟,老者打了半桶水放在身旁,不出一分钟就钓了条1斤左右的鲤鱼,这下他没扔进水里,而是放到了鱼桶里,没过2分钟又钓了一条鲤鱼,还是一斤般大。

  这我就纳闷了,之前我和老者钓的鱼都是2斤左右的,他好像算好这会儿上钩的是一斤左右,才叫蔼大爷拿桶来的。

  第三条鱼上钩后,拉出水面一看,又是一斤左右的,神了,一斤左右的鱼生长力最强,肉是最嫩的,原来老者还好这口啊。

  把鱼拉上岸,还没有取钩老者就喊道:“老不死的别抽了,快点把鱼拿去宰了烤上来,我的那条不放辣椒。”

  蔼大爷把烟斗在鞋上磕了几下,边回骂着:“吃吃吃,就知道吃,又不给钱。”

  “你再提钱老子把你鱼给毒死完你信不?”

  “有种你毒死看看,老子跟你拼命”。蔼大爷虽然嘴上不依不饶,但已经起身过来提鱼了。两个老人毫无估计的骂着脏话,完全把我和经理当空气了。

  其实不难看出来,蔼大爷和老者不可能是死对头,他们的关系反而有点像我和李博浩一样,虽然嘴上不服输,其实关系很铁的。只是我很疑惑大一大二我来这儿钓鱼,为什么之前从来没见过老者。

  蔼大爷在自己鱼棚旁边,弄了个迷你小厨房,专门为有的客人现烤钓上来的鱼,也为鱼庄额外带来收益,价格还不菲,不过我从来没烤过,我只钓鱼玩儿。

  估计十分钟左右,空气中就飘来阵阵香气,我转头看见经理一直盯着蔼大爷那边,还忍不住抿抿嘴吧,现在也到饭点了,经理还开了一个小时的车,估计也饿了,我摸了摸口袋里的两百大洋,于是我开着玩笑对她说:“别吞口水了,下一条钓上来我们也烤来吃,蔼大爷的手艺不错,你尝尝。”

  经理马上笑了起来,一脸的馋相瞬间变成一朵花,拍着手喊道“好啊好啊,刚好我也饿了。”

  这时候老者有发话了,“小俩口打情骂俏也不看看旁边还有老人家。”

  我列个去,还老人家,刚才你和蔼大爷吵嘴的时候咋不顾及旁边还有漂亮的经理呢,我正准备还嘴回去,经理拉了拉我衣襟,意思是让我不要理他。

  “老不死的,把桌子搬到这来,再拿几个杯子。”

  蔼大爷一边烤鱼一边骂:“你再叫老不死的,信不信我向烤鱼里吐口水。”

  尼玛,一个骂人一个龌蹉,两个老家伙也够奇葩的。

  鱼塘的堤坝有三米的多款,蔼大爷把小桌子和板凳抱了过来,就放在老者身后,随后回去又拿了3个杯子,他们不两人吗,为啥拿三个杯子呢?

  杯子放下后蔼大爷就急忙跑回去关了火,拿着碗筷端鱼过来,这时老者放下鱼竿对我说:“来,一起吃。”

  我望了望经理,看着她也迷惑的看着我,我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叫,叫我们吗?”

  “不叫你叫鬼啊,快点,别像个娘们似得,磨磨蹭蹭的。”一边骂我一边从他包里掏出一瓶红星二锅头给倒上。

  妈的,吃个饭就吃呗,你冲个毛线啊,老子一米八的真汉子,哪儿娘们了,想到这儿我就冒火,看了一眼经理,吃,锤子不吃。

  不对,我怎么觉得这老者的出现不是偶然,首先我来的时候他就跟我跟我打招呼,老者有意烤了3条鱼,蔼大爷拿就杯子和碗筷,还有凳子,明摆着是把我和经理计划进去的。

  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我还没想完,老者就和蔼大爷就端起了酒杯,出于礼节,我也立马把杯子端了起来和他们碰了一下。几年大学下来,知识没学到多少,酒量倒是和班上那几个藏蛮子练了出来,今天想把我灌醉,除非老者的整瓶二锅头都给我闷了(四川方言),所以看见他们一口闷了,我也仰头闷了。他们把杯子一放下,我立马抓过酒瓶给他们倒上。

  经理今天倒是特别安静,从钓鱼开始到现在,几乎都没说过话,一直在旁边默默的看着我陪着我,就像妻子一样守候着我。明明说陪她来钓鱼,现在弄成反倒是她来陪我了。

  更G●新最4快:上q*酷匠g1网

  “狗日的不错吗,”老者一边夹鱼一边望着我说,“碰杯的时候都晓得杯口比老子低点,看来大学没少喝吗?”

  看着经理不好意思动筷,我就夹了一块放到她的碗里,我看见老者把送到嘴巴的鱼肉放回碗里,就知道他又要说话了,“你俩能不能别秀恩爱了?”

  我去,你喊老子来吃鱼,我们特么给上司夹块鱼肉有错,你不想看见就别喊老子吃啊?现在好了,现在经理的连彻底红透了,低着头拿着筷子都不动了。为了缓和气氛,我也只好傻逼的碰了碰经理的肩膀,低声说道吃吧,不理他。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奇怪的老者,沉默无语的经理,难道他们认识?不应该啊?我们也是出发后才选择的蔼大爷这儿啊,我们开的车过来,外面没车了,老者明显是走路过来的,而今天的这一切好像是安排好了的,知道我要到这儿来,今天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想到这儿我就忍不住问问老者:“老人家,你认识我吗?”

  老人并没有回答我的话,端着酒杯自己闷了一口说:“你爸咋样?没死吧?”

  我艹,这老东西是有病吧,怎么一来就骂我老爸?我老爸就一个开出租的小市民,关我爸屌事啊,老子真心有点冒火了,早知道这个样,鬼才来吃你的烤鱼。”

  我还没来得及发火,老者接着又说道,“沁沁,怎么不吃?不喜欢吗?刚才不都在说饿吗?”

  经理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意思说怎么回事,他怎么会知道我叫许沁沁?之前经理相蔼大爷介绍自己的时候声音不是很大,难道是那个时候听到的?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我也只能瞪大这眼睛看着经理。

  “二十四年了,”老者夹了块鱼肉送进嘴巴,放下筷子,对着还没缓过神的我很正色的说道:“蛰伏了二十四年,你也长大成人了,以后该高调的过日子了,该打的架就狠狠的打,该杀得的人就老子狠狠杀,该日的人就给老子狠狠就日。你命里桃花运往,别主动去招惹不三不四的女人就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牟少说:

大家记得每天点一下左边的「撸撸」和右上角的「追书」,不求打赏,只求撸撸和追书,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