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们在南京逛了一天,就我和二师兄,必哥一直呆在酒店里。

  第三天,必哥说,可以拿货了,我们再次去到那易锡的家。

  依旧是我们三个人走进去,易锡依旧让我们坐在上次的地方,这次的气氛有些不同,周围多站了不少人,全是大汉,每个人穿着一样的衣服。必哥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呵呵,朋友,今天怎么人变多了?他们能够听我们谈话?”必哥笑着说。“他们马上要跟我去办事,而且都是我信任的人,可以听。”易锡舌头伸出来舔了舔嘴唇笑着说。

  突然易锡把桌子的一个抽屉打开,从里面拿出个东西来,是银行POS机,“何先生,先把余款付了吧。”易锡眼睛里露出贪婪的目光。

  “这不行,我要先验货。”必哥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可以。”易锡笑了笑,打了个响指,旁边的人立马拎了一个箱子过来,“一箱十把,是组装好的。”易锡打开箱子。我看到这个箱子里的东西,这可都是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东西,就是那乌黑的一根管子,里面射出毁灭的火焰,看着这些枪,感受得到一股冰冷的气息。二师兄的反应跟我差不多,一直盯着枪看。

  必哥没有很惊讶,笑了笑,手伸向箱子,从里面拿出一把枪,掂了掂,做了一系列应该是检验的工作,一副熟练的样子。“呵呵,是真货。”必哥一副很是喜欢的样子。

  “那么,可以付钱了吧。”易锡说。“我要看到所有的货。”必哥很谨慎。“哈哈,可以,我的朋友。”易锡在说朋友两个字的时候特别加重了一下。“来,把货全放过来。”说完,几个人就去一个房间里把剩下九个箱子搬了过来,让后一个个全部打开了放在地上,看着这一百只手枪,感受着那股冰冷的气息,顿时有一股别样的感觉。

  酷j匠B网1唯一a正{M版,其他-!都K(是盗^V版

  “行了,全部盖起来吧,钱我付。”说完,必哥掏出了银行卡,那个易锡看到这一幕更是开心,很快的拿过必哥的卡,一会儿就把钱打完了,那动作真叫一个快,做完这一切他似乎如释重负,他将卡还给必哥。

  “行,那我们的生意就做完了。下次有机会再合作,必哥站起来,伸出手,易锡也站起来,伸出手同必哥相握。“好,那我们就走了。你的人能不能帮我搬下东西?”必哥微笑着说。“这,恐怕不行啊。”那易锡竟然这样说。我突然感觉到,好像要出事了。我和二师兄这时一起站起来。

  “哦,这样吗,那我们自己搬。不麻烦你们了。”必哥依旧笑着说。“方杰,方阳,搬东西。”必哥对我们俩说。“是。”我和二师兄回答。

  说完我们俩就上前去要搬箱子,只是,我们刚碰到箱子,刚刚抬起一点,箱子被按下去了。我和二师兄本来是低着头搬东西,这给按了一下,就抬起了头,确实是站在旁边的那些人按的,我看向必哥,眼神询问该怎么办,“呵呵,朋友,你这是做什么?我们自己搬也不行吗?”必哥眼神慢慢冷了下来。

  “没错啊!你真聪明。我就不让你们搬,识相的话,你们可以走了。”那易锡脸上露出一种邪恶的笑容。“你这是,想要吞钱?”必哥脸上没有了表情,眼睛微眯,我和二师兄看到这幅样子就知道必哥在想对策了。“没错,滚吧。”易锡说。“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朋友吗?因为,他们都死了。我本来朋友也不多,只是都想占我便宜,怎么死的明白吧?那介绍你来的人,就是于星,他要是不找你,也会死的。你还要做我的朋友吗?”这真是一只蜥蜴。

  “我占你便宜了吗?”必哥说。“买我的货,付了钱,想拿货,就是占我便宜,该死。”易锡语气冰冷。这种话,他竟然说得出口。

  突然,必哥手迅速伸出,“啪“一下重重地打开箱子,从里面迅速拿出一把枪,拉枪,抬臂,枪口对准那只蜥蜴。手指放在扳机上。“东西给我。”必哥说。

  “呵呵。威胁我吗?”易锡说。“东西给我。”必哥没有回答易锡的话,而是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呵呵。”易锡依旧笑了笑,但是他有了动作,他手伸进怀里,“别动!”必哥叫了一声。但是易锡没有听,动作没有停下,“啪”一声,必哥没有再犹豫按下了扳机,但是,没有子弹出去。

  “呵呵,我可没有往货里塞子弹的习惯。”易锡冷笑道。但是他的动作依旧没有停下,他的动作不快,他掏出了一把枪。和电影里好像是一样的,手划过一道弧线,枪口就想必哥的枪对着他一样,两个人互相指着对方,必哥是表情冷漠,易锡是冷笑。

  “看好了。”易锡说。说完,他右手拿着枪,左手和刚才一样伸进衣服,掏出一个弹夹,拿在手里晃了晃,我看到里面,是有子弹的。一个个黄色的东西,那是夺走人性命的东西。

  他将弹夹装进了手枪里,拉下枪栓,手指像必哥一样放在扳机上,“看你的表现咯。”易锡笑着说。

  “行,我们走。”必哥朝我们招了招手。我和二师兄可以看出来必哥生气了。必哥放下枪朝外走去。我和二师兄跟了上去。回到酒店,“来我房间。”必哥对我们说。

  我和二师兄跟着必哥到了他的房间。“必哥,今天…”我先说话,只是还没讲完必哥就打断了我,必哥挥了挥手,“没想到啊,没想到,于星竟然是被威胁的,哎,该怎么办呢?”必哥皱着眉头说。我和二师兄没有说话。

  “这次带你们来,本来是想让你们见识见识这种生意,还可以当我的保镖,妈的,我不甘心啊!居然有人骗我的钱!”必哥居然骂了脏话,这是在平时见不到的。

  “那我们要不要从常州叫人过来解决一下?”二师兄问。

  “没用的,这是南京,是那只王八一样的蜥蜴的地盘,我跟你们说过,做军火的实力。硬来不了。”必哥摇了摇头。

  “那怎么办呢?钱就这样给他了?”我问。

  “不,我不甘心。”必哥眼神冰冷,露出杀气。

  “方杰,方阳,我需要你们做一件事。”必哥冷冷地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