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我听到必哥挂了电话,这才收起了手机。

  酷匠?网正}版首ht发

  “世龙,下去喝点?”我对着正在和二师兄说话的金世龙说。“不了,我回去了,本来就是回去的时候经过你这上来看看你们师兄俩,下次有空到我那里去。”“行。那我们就不送你了。”金世龙站起身,走到门口向我们招了招手,再走了出去。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拿出来,是必哥,刚刚打完电话又打过来,有事情忘记交代了?我按下了接通键。“喂,必哥,什么事。”我先说话了。

  “你和方杰今晚早点休息,刚才忘记告诉你们了,明天跟我出去一趟。”必哥说。

  “出去?去哪里?我还得问问我的师父。”我说。

  “去一趟南京,近的很。你的师父肯定会同意的,就算他不相信我,他也会相信金哥的。不是坏事。明早八点,我去接你们。”

  “行。”我再次放下了手机。“二师兄,明天必哥要带我们去南京。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告诉师父吧。”我对坐着的二师兄说。

  “我没有意见。”二师兄说。

  “行,那快休息吧,明天八点就要走了。”

  第二天早晨,八点整,“天都”所在大楼门前,面前是一辆黑色别克七座商务车,车窗慢慢打开,露出必哥的头,“都准备好了?就这么点东西?“必哥看着我们两个手上各一个塑料袋说。“准备好了。”我说。“行,上车吧。”

  我们坐上了车。两个小时左右,到了。

  “必哥,这次来是什么事?”二师兄问道。一路上必哥都在睡觉,没有机会问。“见一个人,办成了,就是好事。”“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我问道。“不去要你们来干嘛?就今天晚上,快的话后天就能回去。”我和二师兄都没有再问,二师兄打了个电话给师父,然后,我们就在酒店里呆到了晚上。

  “二师兄,下去吧,要去办事了。”我刚刚接到必哥的电话。我看了看表,现在是八点。我和二师兄下了楼,还是那辆车停在门口,我们直接上了车,出发。

  过了15分钟,车停下了。我们走下车,是在一栋别墅前,应该是别人的家了,这栋别墅看起来很大,我和二师兄跟着必哥走到门口,然后必哥敲门,门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打开,这个男人把我们带到客厅里,客厅的装修很豪华,有两张沙发,必哥和那个男人分别坐下,必哥示意我们两个站到他的后面,“他们是你的保镖?那他们可不能听我们的谈话。”那个男人说。“不,他们会负责我们这次交易,所以他们应该听,没问题的,是我最信得过的人了。”必哥回答他。

  “那就坐下吧,不用站着,那有椅子。”那个男人指着几张椅子对我们说,然后,他等到我们坐下才开始讲话。我这时才开始仔细打量这个男人,头发两边很短,上面中间稍微长一些,眼睛挺大,睫毛很长,不知道为什么,鼻子高挺,小麦色的皮肤,还有那张到现在都没有笑过的嘴巴。

  “你好,何先生。中间人也许没有介绍我,所以,我自己介绍一下,我叫易锡,但我的朋友们都喜欢叫我…蜥蜴。随你选吧。”那个男人伸出手说。

  “呵呵,蜥蜴先生,既然你的朋友们都这样叫你,那我这样叫,就也算是你的朋友咯?”必哥也伸出手,和易锡的手握在一起。

  “也许吧,只是,我现在,已经没有朋友了。开始,谈生意吧。”必哥听到这话笑了笑,没有开口。

  “这次你要的货不算很多,所以价格不会便宜。”这个叫易锡的男人右手轻轻摩擦着左手说。

  “我明白。价格报一下。”必哥说。

  “你要的货我都知道是什么,我就直接报总价了。五十万。”易锡眼睛微眯笑着说,此时他到真像是一只,狡猾的蜥蜴。

  “五十万…”必哥低下头,双手交叉。“可以。只是希望,不要拿假货来骗我。”

  “哼哼,做生意,诚信第一。”

  “那就好,我先打一半钱给你,等我拿到货之后,再给你另一半。”

  “成交。那么,我就不留几位了。”易锡笑着站起身来,伸出右手,“合作愉快,我的朋友。”必哥也站起身来,伸出右手,“合作愉快。”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微笑着。易锡把我们送出了他的房子。

  汽车就等在门口,看到我们出来,就发动了。我们上了车,我很想问问刚才做的到底是什么生意,但是我还是先憋住了,因为车上还有司机,我不知道必哥信不信任他。

  回到了酒店,我和二师兄没有回我们的房间,而是一起去了必哥的房间。一进去坐下来我就迫不及待地问;“必哥,今天你做的是什么生意,平时你可是从不自己做生意的。”

  “呵呵,就是一百个小玩意,只是,这东西能买到就行了。想知道,是什么吗?”必哥看着我们笑着说。

  “是什么?”我继续问道,二师兄在听着。

  必哥做了个动作,这个动作我想了一下,更多见到还是在电影上,必哥做的动作,是拉枪栓的动作。

  “是枪?”我真的有些惊讶,但我把声音压得很低,只有我们坐在一起的三个人能够听到。

  必哥点了点头,“瞧你这小子,还没看到枪就这样怕?那见到了枪该怎么办呢?哈哈。”必哥笑说。

  “那这些枪那个易锡怎么弄来?走私吗?”我问道。

  “呵呵,走私,小子,你说说,什么叫走私?”于是我说了我从百度百科上看来的讲解来回答必哥。

  “走私这个东西啊。呵呵,被查出来,那才叫走私,否则,和正常的当然没两样。”必哥往靠背上一靠说。

  我没有再说话。但是,二师兄又提了一个问题。“必哥,这个易锡,他只卖手枪吗?”

  “不不不,其实他们这种人不叫卖枪的,他们卖的是,军火。你想要手枪,他又,你想要冲锋枪,他有。如果有时候运气好,说不定还能买到火箭弹。这就是军火生意,是世上利润最大的生意之一。做的人要么能力超强,要么有背景,反正都是一般人惹不起的。”必哥翘起了二郎腿。

  “那必哥,你和这个人以前没有做过生意吧?”我问。“没有。”“我感觉有些怪。”我接着说。“呵呵,回去睡觉吧。”必哥说。

  我和二师兄分别躺在两张床上,我一直在想,必哥这次买这些东西为什么要带着我们来,还有这个易锡,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不对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寞孤客说:

  你们说,城市名要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