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地方离家还真的有点远,大概30分钟,我们到了。

  “天龙集团。”我念着面前这栋高楼上写的字,地方看起来的确很大,后来师父还告诉我和二师兄,这个金天每月会赞助他一笔钱来养我们,我其实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师父一个人怎么养大我和两个师兄,但是一直没有问,这次师父自己告诉我们了,呵呵,这样再想想,好像没有金天就没有我和师兄似的。这只是心中的小玩笑。但是我相信就算没有他的资助师父也能养活我们。这不代表我不尊敬金天,本来就会尊重,现在更尊重。

  我和二师兄,走进大门,里面的人员来来往往,有的拿着文件夹,有的打着电话,俨然是一个管理有序的集团。除了保安,没有人注意我们的进门。

  “请问,你们找哪位?一个保安到我们面前问道。

  “我们找金先生。”二师兄说道。

  wt看正版章/节x上'M酷¤匠网p

  “你们叫什么名字?”还是和那个保安问道。我和二师兄分别报出了名字。“行,你们等一下。”说完他拿起对讲机说了两句,是确认一下我们的身份。

  “可以了,请上顶楼。”保安指着电梯说道。

  我和二师兄没有再说话,一会功夫,我们就到了顶楼。到了顶楼后我觉得这顶楼的设计很奇怪,只有一条通道,正对着电梯,一直走就是董事长办公室。

  我和二师兄,下了电梯,走向办公室。

  我推开办公室的门,本来脑海中想象的豪华的办公室没了,很简单,真的很简单,就是瓷砖加地板,墙上也没有挂什么字画之类的,办公室大到的确挺大,有张办公桌,有两个沙发。有一张桌子,看到上面的茶具就知道是用来干嘛的了。再看,我们看到了一个人,他就坐在这张桌子旁边,笑着看着我们。

  这个人,头发有一些白是那种很平常的发型,眼睛不算大,身材不胖,没有那种很多老板有的肚子,看起来不很老。“金叔叔好。”我想这就是金天了,的确,我没有想错。

  “呵呵,来,坐。”金天指着他对面的座位对我们说。像是个慈祥的老人。

  “若正他,最近怎么样?”今天先发话了。“师父挺不错的。”“二师兄回答道。”

  我不要你们来当保镖。当然我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不了。你们师父要我带你们学东西,但是很多东西不是靠教就能教出来的。”金天突然说了一通让我感觉有些奇怪的话。

  我和二师兄没有说话,都疑惑地看着面前这位。

  “文化,是过生活过出来的,而不是读书读出来的。”金天又说了一句。“教是没有用的,当然我不是说所有东西,只是,对于你们来说想要学的东西是没有用的。明白了吗?”

  我想我应该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和二师兄同时点了下头。“那我们应该怎么样?”我问道。

  “你们去我朋友的一家夜总会,你们会在那里学会很多东西。”“夜总会?”我惊讶道。“没错,是夜总会,方阳,我知道你之前在夜总会呆过,但是不一样。我这个朋友的夜总会,可是很高级的。我知道你带过夜总会,但是这个地方和你之前呆的那个黄金年代比起来,高档了不知道多少,你在原来的那个地方能干些什么?只是每天用拳头教训人而已。甚至不能让你的武功变强,你们这次去夜总会,从最普通的活干起。”“什么活?”我和二师兄同时问道。“端盘子。”今天笑着说。“惊讶吗?方阳,我可是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们在想,我的功夫用来端盘子太小看我了,不是大材小用吗?我说的对吗?方阳。”确实被他说中了,我的确是这样想的,我转过头看看二师兄,他听的十分认真,神情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不要小看任何工作。”金天说。“你不知道有多少成功的人是从端盘子这种活做起的。你这样想其实很正常,我不怪你。但你要知道,你这个端盘子不会比你以前的只挥拳头简单,我知道你们两个人惹了点事,不用担心家里,金傲那里我已经摆平了,你们只需要好好端盘子,至于你们能做到哪一步,那就看你们自己了,人做什么事,是要看他的能力的。现在,我不教你们任何东西,相信你们能做到,切记不要眼高手低。走吧。”说完金天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他可以琢磨出我的心思我和二师兄没说一句话跟着他走了出去。这个金天,确实不得了,它他能够一下就看穿我的心思,但我却不能从他眼睛里读出任何东西。他说的很有道理,我的确一直认为我练了这么些年武功,怎么说也应该有一份能让我经常用到它的工作,但是我错了,听了他的话我才发现我错了,整天挥拳头为了什么?能得到什么?不过是浪费我有的一切罢了。

  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我的思考。“爸,这就是方杰和方阳吧?”我抬起头,看到面前站着一个男人,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一头精悍的短发,眼眸深邃,有点像金天的样子。只是更加帅气,鹰钩鼻给他增添了一分邪气,“是啊。”金天回答道。

  “你们好,金世龙。”面前的人伸出手说。“方杰。”二师兄握了握他的手说。“方阳。”我握了握他的手说,这就是金天的儿子了吧。“行,那你们有事就去吧,爸,我去你办公室拿样东西。”说完他就走向了金天的办公室。

  这时,我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金叔,你是黑社会吗?”我问道。“呵呵,你觉得呢?”金天反问道。“恩,那就不是吧。”我说。“你说说,黑社会是怎么样的?”金天问。“一群人,有家伙,打打杀杀?”我一直是这样以为的。“哈哈,小子,这叫混混!整天拿把刀上街就以为自己是黑社会?笑话,黑社会也是要有能本事的。你会见到真正的黑社会,你其实有机会了,你现在要去的,可是高级夜总会。”

  我明白了,我已经感受到了这次出来的效果,原来之前我对不少事物的认知都是错的。

  也许,我该到了蜕变的时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寞孤客说:

  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