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玫瑰离黄金年代不算近,但是我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那里。

  大概二十分钟,我们到了。按道理说我是应该走的,但是我还是想听听他们聊什么。

  “二师兄,就是这里。”“好,进去吧。”我推开门,找到一张空的桌子,坐下,是我和二师兄先坐下的,苏柔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没事,坐吧,他就是我师弟,没什么秘密的。”听到二师兄的话苏柔才坐了下来。

  “苏柔,是怎么回事?”二师兄好像是开门见山。“是我哥哥欠了金傲的钱然后他不知道去了哪里…”“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当时你为什么那样对我。”“可是已经2年了,这…”苏柔回答二师兄道。这明显就是不想回答的意思了。“好,那我不问这个了,但我还是想知道,当时,你是自己想那样做的吗?”二师兄的眼神紧紧盯着苏柔,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苏柔的回答是什么,只是周围的气氛很奇怪。

  苏柔没有说话,只是又看向了我,我知道我不能继续死皮赖脸地留下了。“二师兄那我先回家,你们慢慢聊!”我向二师兄说。“行。”

  我很快地走出了门,还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但是他们没有看我,已经开始聊了。我摇摇头笑了笑。我拿出手机,拨通了师父的电话,“师父,到家没?”“早就到了,你小子事情办完没?”“回去跟您说吧!”我挂了电话,走到对面的公交车站。开始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

  今天我已经算是和金傲有了仇,金傲的性格我还是知道一点的,他应该不会放过我,就是不知道他会怎么样找我麻烦。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看了。

  公交车来了。我上了车,只有三站路,很快就到了,我下了车,准备去下一个车站转车,每次从这个车站到下一个车站都要经过一个小弄堂,平时这个站都是没人下车的。但今天有三个人跟着一起下车,三个人一直在在嘀嘀咕咕说着东西,但是我也没有在意他们。

  小弄堂还是稍微有一点长的,我走得很快,那三个人一直跟我走同一条路。我突然停下来,我要看看他们是不是跟踪我。他们跟着我停了下来,看来确实是跟踪我的。

  “嘿!你们为什么一直跟着我?”“啊?我们有跟着你吗?”为首的男的回答我。

  我没有再说话,我又重新走了起来,我的心里开始高度警惕起来,我在想我要不要先下手把他们干掉。

  我越走越慢,终于我决定下手了,他们肯定是跟踪我,怎么会承认?

  我突然转身,那三个人离我并不远,我的转身吓了他们一跳,他们后退了两步。

  我慢慢走上前去,眼睛紧盯着他们。很快我就走到了他们面前,我可不怕他们出手,这种人能有什么样的水平?

  我站在中间的一人面前,看着他的眼睛,我本来以为他会跑的,他应该知道我的身手。可是他没有。我的腿部肌肉开始绷紧,手掌握拳,然后脚踝有稍微歪了一点,准备进攻。

  我朝着中间的那人笑了笑,要动手了!只是,令我没有想到事情又发生了。中间的人也笑了,是朝着我笑的。那像是一种嘲笑,我实在不明白是什么情况。我的拳头已经举起,就要朝着他砸下去,只是,他们,是的,就是他们,三个人,一个都没有动。中间那个人还是笑着,只是他的眼神变了,不是再看着我,而是我的后面,挑了一挑。

  我突然一惊,背后有人!我心里只剩下这个想法,后背怎么能留给别人?我的双脚瞬间张开,此时踢已经是来不及的了,我身子一低,左脚绕着右脚旋转半圈,转过了身。

  妈的,人呢!此时我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人,现在我倒是真的把后背留给了别人。

  糟了!我又想再转回去。“唔!”我痛得闷哼了一声,又是头!我的头可是刚刚才好啊!

  我感受了三个拳头连续砸在了我的头上,我已经回不过头了,“啪!”我面对着地扑着摔了下去,我的头好昏。“哼哼,笨,大哥,傲哥这下肯定会重赏我们的!”我迷迷糊糊听到这句话。傲哥,是金傲?怎么会这么快?二师兄要小心了。

  我已经不能再继续思考了,我好像,又昏迷了。我不知道他们会把我带到哪里去,要带我见金傲吗?会杀了我吗?

  w酷t7匠C$网:唯,2一正e版N,ze其;他C都V是盗版3M

  “啊!”我捂着我的头,阵阵痛感传来,我感到额头凉凉的,我用手摸了摸,靠,好冷,我把额头上的东西拿了下来,是一个冰袋,此时我很疑惑,我在那里?

  我把冰袋放到了旁边。用手撑着坐了起来。我开始环顾起四周来,这是一张不算太大的床,铺着粉红色的床单,房间不算很大,大概十五平米不到的样子,有一张梳妆台,是女孩子的房间?

  就在我打量这个房间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的确是一个女孩子,她手里端着一杯水,“啊!你醒啦!”她看着我说。“是啊。”我笑着说。这个女的长相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左脸有一道伤疤,右边好像还有一块凸起。左眼和右眼还有点不对称,整个脸上不知道为什么到处是红色的点。

  但是我也没有一直盯着她看。“我怎么会在这里?”我问道。“恩,我看到你躺在弄堂里,身上还有好几道伤口,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对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女孩一边朝我走来一边笑着说。“头有点疼。”我看出她并没有恶意。“现在什么时候了?”窗帘是拉上的,但我也能看出天已经黑了。“恩,快要九点了。”女孩看了看手表说。

  糟了!我开始摸裤子,我要找手机,我想起本来我是要回家的,可是到现在师父都没有我的消息。肯定会着急的。但是摸遍了全身的口袋都没有找到,妈的,被拿走了!

  “你在找手机吗?刚才我也想找,想打给你的家人可是我也找不到。喏,我的给你。”女孩递给我一部手机,看起来就是很廉价的那种,但是对我来说都一样,电话,只要能打电话接电话就行了。“谢谢,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我的心里有点小激动。

  “颜颖,你呢?”“方阳。”我拨通了师父的电话。

  “喂。”电话那边的传来熟悉的声音。“师父,是我。”“你在哪里!?”师父一听到是我连语气都变了。“师父,我没事,受了点伤。二师兄回去没”“回来了,在旁边呢。你和他说话吧。”

  “喂,方阳,你怎么样?”我听到了二师兄的声音。

  “二师兄,你没事吧?我回去的时候碰到点麻烦,现在应该安全了。”

  “我没事。”

  “那苏柔呢,你把她送回家了?”

  “没有,她在我们这里。”

  “对了,二师兄,你们有打过我的电话没?”

  “打过,一直不接。”

  “我的电话被拿走了,记住了,你不要随便出门,我碰到的是金傲的人,等明天我回来再商量。”

  “行。”二师兄也不是什么啰嗦的人,我挂了电话。

  这时我看到颜颖看我的眼神变了,那是一种想笑的眼神。“方阳,你们的称呼好奇怪啊,不会是看武侠片看多了吧?”颜颖从我手中拿过手机说。

  “呵呵,下次带你见见他们,我们可是从不看武侠片的。”颜颖笑了笑。我突然发现这个女孩子是这么喜欢笑,不管说什么都在笑。和她在一起,心情可能怎么都坏不了吧。

  “对了,你是一个人把我搬进来的?”“对啊!你都不知道你自己有多重,我是把你拖进来的!”还好我家就在弄堂里,不然就救不了你了!”颜颖开玩笑地说。

  “额,你家就你一个人吗?”“是啊,我的爸爸妈妈都去世了。颜颖低下了头。我看不到她的脸了。只是声音听着就有些让人难过。我知道我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对不起。”“没事,我早就想通了,他们在天之灵也肯定不想看到我难受,那我就应该开开心心地生活。”颜颖重新抬起了头,笑容再次露了出来。

  “好了,方阳,你要吃东西吗?”“不要了,喝点水就行了。”我端起颜颖刚刚放在床头柜上的白开水。

  “那好吧,你睡觉吧。你现在需要休息。我也要洗漱休息啦。”

  “等等,我睡这里你也睡这里?”“怎么可能!我睡外面,你是伤员!”

  “诶!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就这么放心把我一个男人带到家里住吗?”

  “首先,我看你不像坏人。其次,你的身体是我检查的,你受了多少伤我是知道的,你可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

  “你检查我的身体?!”“对啊,我是卫校的。没什么事,都是皮外伤。要是骨头那我就没办法了。顺便说一下,你的身材不错哦。”

  “呵呵。”我对着自己笑了笑。

  第二天早晨。

  我醒了,天已经亮了。我也不知道是几点。我下了床。“呼”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妈的不知道那三个人往我腿上划了几刀,左脚后跟还有两道伤口。

  我走出门外。客厅也不大,还有两个房间应该是厨房和卫生间吧。我看到颜颖的手表放在沙发边的椅子上。我走过去,想看一下时间。

  当我走到沙发前的时候,我惊呆了。

  这,是昨晚的颜颖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寞孤客说:

  好久不更了。最近有点忙。

  32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