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阳,今天我们师兄弟几个都在这里,我们该谈谈了。”大师兄说。我没有说话。

  “方阳,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师父叫我们武功是为了什么你忘记了吗?”还是大师兄发话。“我记得。”“你记得?那你说。”

  “师父教我们武功,是为了保护自己,为了保护对自己重要的人。”“哼,你还记得。你做到没有。”大师兄很平和地说。“我……。”“你做到个屁!”我惊讶了,向来温和的大师兄,居然发了这么大的火甚至还说了脏话,“你还好意思说自己记得?你自己想想!师父从小把你们带大容易吗?我告诉你,你在外面做什么我们都知道。你肯定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不找你吧,哼,是师父不让我们找你的。师父知道,你年轻气盛,知道你不甘寂寞,他想让你开心。而你呢?你小子替师父他老人家想过没有?师父不容易啊,你怎么就不让他省点心呢?”我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出来,我偏过了头。

  ;|看^$正…版p章节(E上.酷匠网/

  “你这样做,值吗?”二师兄说话了。二师兄的声音不像他的脸那样柔美,而是十分的刚硬。“啊?”我没有听明白。“我说,你这样为了那个地方,付这么大代价,值吗?“二师兄又重新问了一遍。”我有我的原则,应该值得吧!”“原则,哼,有原则是好事啊。“二师兄冷笑道。”只是你他妈的执行的什么屁原则?在你做你的原则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师父和我们?你知不知道师父因为你受这么重的伤犯了心脏病吗?!”我说不出话来,此时我的心很痛,我的确不知道师父犯了心脏病,可这是二师兄告诉了我,我很无力,我感受到了我的无能,我只能让师父劳累,让师父因为我犯病,而不能帮师父解决问题。呵呵,难道我就真的只能惹事不能解决事?想到这里,我自嘲地笑了起来。二师兄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对我了如指掌,他一下就看出我的想法。“方阳,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二师兄的声音温和了下来。“方阳,你知道吗?你和那些小混混中的绝大部分有一个本质上的区别。”“什么?”“他们死了没人管。”二师兄的声音很平静,可是我的脑子却豁然开朗了,刚才脑子里还有的杂七杂八的念想,一下全部消失了。我的脑海里只剩下四个人。是背影对着我、手背在身后的师父,是严肃却温和的大师兄,是面容俊美的二师兄,还有那憨厚老实的三师兄。

  小时候,我练功不认真,大师兄会满院子追着我打,可是打完后却还是大师兄帮我涂药酒,然后师父给我按摩。二师兄每到这时都会坐在我旁边和我说话,减轻我的痛苦,而三师兄呢,他很少说话,他只会坐在旁边一直看着我,每次我痛得叫的时候,他总是咬紧牙,好像疼得是他一样。

  一件件往事被想起,身体中最柔软的部分一次次被触动。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终于睁开了眼,师兄们都已经坐下了。在我回忆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打扰我,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我。此时,我的心里没有任何杂念,我只知道,不能让他们再为我多操心了。

  “师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对不起。”我的头不停地晃,我的头上还缠着纱布,很疼,可是我还是想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大师兄看我这幅样子,怎么会不知道我的想法。他站起来,走到我的面前,一句话,就让我再也忍不住泪水。“方阳,哭吧,没别人。”大师兄拍拍我的肩,温和地说。

  我哭了,眼泪根本止不住,我哭得声音不大,但哪怕是小时候被打我都没有像这样的止不住泪水。我不是软弱,我今年才17岁,只有对面前的他们,我才能痛快地哭出来啊。是啊,没有别人,只有我的师兄,面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忍的。

  突然,“咣”一声,门被踹开了!我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愧疚的眼泪还挂在脸上,就听到一声怒吼,“方阳你个小王八蛋老娘来看你了!”我听到这个声音真是吓了一跳,这不真是林雅大小姐吗!她怎么来了!而且来得还不止她一个,她后面还跟着一个男人,他是阿亮,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林雅的男朋友“你们怎么都来了?!”我躺在床上,斜着眼睛看着他们,真是哭笑不得。“昨天晚上打电话给你,想问问你你怎么样,靠,不问不知道,电话一打吓一跳啊,是叶夜那小子接的电话,问你怎么了他还支支吾吾的,给老娘一顿骂,就说了你在哪里,要不是怕打扰你,昨晚就来找你了!”林雅很是泼辣地说。

  阿亮跟在林雅的后面,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立马大步走到我面前,指着我的脸大喊;“方阳你哭了!妈的觉得就算看到我们来也不用这么感动吧!”这时我才想起来我刚哭过,好丢脸啊!

  不过阿亮很快收起了开玩笑的脸色,盯着我的纱布:“方阳,以你的身手,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我不想说,我摇了摇头,阿亮好像还想继续问下去,可是林雅的手已经搭在了阿亮的肩上,“行了,他不想说就别问了。”同时,林雅也朝我几个师兄分别打了招呼。

  有是“咯吱”一声,门又被打开了,进来的是刚才出去的师父和叶夜,叶夜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三师兄见状,立马跑出去又搬了好几张椅子进来,所有人都坐了下来。我感觉很累,就睡着了,再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房间里只剩下叶夜了,他应经睡在边上的一张床上了,我很想把他叫醒问问他师父和他说的什么,但是想想他也累了,算了,继续睡吧!

  师父真是料事如神。说一个月就是一个月,我出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寞孤客说:

  点撸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