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阳阳啊!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呢?要不要姐姐我陪陪你啊?”一阵软媚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不用看都知道是谁,“好啊小雅姐。”我说。

  但我还是回过了头,一瞬间我呆住了,一个女人站在我的面前,一头长发垂到腰部上方一点,身上是一件绿色的连衣裙,脸上化了淡淡的妆,一双眼睛透露着点点笑意,嘴角微微上翘。小雅姐不高,大概一米六二这样,但是她的一双长腿与身体的比例已经近乎是黄金比例,绿色连衣裙的裙摆刚好到膝盖,下面那近乎完美的小腿展现出来。“臭小子看够没啊!”她嗔骂道,但是脸上的笑意更盛了。“别老叫我臭小子,我不比你小多少!”我这时才反应过来。

  她叫林雅,比我大了一岁多点,但老是喜欢说我小。

  看z正版章q节)上8"酷匠!网

  “走,出去玩!”林雅没有理会我的抱怨。“去哪啊?”“快走吧。”说完拉起我就要往外面走。“诶!要走我也要和留下的人打个招呼啊!”我无奈的说,我没有办法拒绝她。“打什么打,快走吧!”“阿叶看好场子啊!”我朝离我有一点远的一个人喊道。他是叶夜,和我的关系是最铁的了。

  我刚喊完就已经被拖出了门。林雅把我带到一部丰田旁边,“上车。”“奥”我就这样上了车。车慢慢的启动,林雅开的不快,车很稳。“林雅,我们要去哪啊?”我先发话了。“夜玫瑰。”林雅回答道。夜玫瑰是常州一家很不错的酒吧,我和林雅就是在那认识的。我在来到夜总会之前经常去那个地方,那里消费不算太贵,我承受的了。当时我和林雅还有其他几个人玩的很好。可是后来就基本上不去了。

  就这样一问一答后,车里又回到了安静。“你今天很漂亮啊。”我还是先展开话题。“那是!”林雅一点也不谦虚。突然,我的电话响了,我一看是夜总会的人,心想:才刚走就出什么岔子了?

  我接通了电话,“喂,阳哥!”电话那边听起来很急,“怎么了?”我沉声道。“场子里有一群人闹事,叶哥,叶哥被打伤了,你快回来吧,这里没人是他们的对手,好多人都被打伤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我挂了电话。

  “林雅,今天可能不能和你一起去了,你把我先送回去,场子里出事了,我得回去。”我有些抱歉的说。“你真是的。哎,到这种地方干什么啊!”林雅抱怨道,但她知道我的原则,她还是掉了头,速度明显加快了。因为我们还没有开多远,而且开快了,所以大概三四分钟的样子,我就又回到了夜总会。下车前,林雅还不忘叮嘱我一声小心,然后我叫她先走了。

  “黄金年代”,四个大字发着光,我看着它们,苦笑了一下,走进了大门。

  “阳哥!”我才刚进门就有人看到了我。我没有理会这声音,我的眼睛不断观察着四周,大厅里的人分两边站,一边都是我认识的,其中叶夜站在最前面。而另一边,都是生面孔,大概有十一二个人,以前从来没见过,这群人人手一根铁棍。专门来找事的?这是我心中的想法。

  我并没有被这群人吓住,我步伐不乱的走到叶夜面前,“没事吧?”我问道。“挨了两棍子。”叶夜回我道。“这帮人什么来路?”我继续问叶夜。叶夜愣了一下,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只是他们在你走后一会儿就动手了,好像是专门等你离开的。他们是早就准备好的。”“恩,我知道了。”

  “各位兄弟们,都是出来混的,做事情总得有个原因吧!”我转过身子朝着那群人说道。此时大厅很安静,平时是不这样的,音乐都被关掉了。“哈哈哈,没想到你方阳这么快就回来了,你回来也没事,给我把金傲找过来!”

  他和金傲有仇。这是此时我心里的想法。我得要先保护好这里,不为别的,只为我收了金傲的钱,我和他是利益关系。我方阳不是什么好人,但原则还是讲的。金傲肯定要叫他来,他的事我没必要帮他擦屁股。只是在他来之前我得守住这里。

  “叶夜,打电话给金傲,让他过来。”我先回头说。然后我又转过身,“兄弟,人我帮你叫了,那你就等一会吧。”我说。“可是,这里有些人,刚才很不礼貌哦!”那个带头的人说。我已经大概料到他要做什么了,“你想怎样?”我冷漠的说。“把他们交出来,让哥几个发泄一下。”

  我回头看了看背后的人,因为我很能打,场子里不少事都由我做,而且对大家都很和气,所以大家都叫我一声阳哥。现在他们有些低着头,掩饰不了他们的害怕。

  “呵呵。”我一边回头一边冷笑,“就冲他们都叫我阳哥,我会罩着他们。”我冷眼看着那带头的人。

  “哼,好一个阳哥啊,那么,就只能请你吃苦头了。”带头的人邪恶的说道。“上!今天就让你看看我毛头的厉害!”他身后的人听到后没有一点犹豫,一个个提着钢管就朝我走过来。

  我心里没有底,我的身手确实不错,可是这可是有超过十个人啊,这可不是什么武侠小说,一下就能发个气功什么干掉一群人。我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

  我选择了主动出击。就在他们快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冲了出去,我没有任何的犹豫,双腿弯曲,弹跳,膝顶,为首的那个壮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我顶翻了。此时我知道,不能留手了。

  我这记膝顶很重,那个壮汉已经爬不起来了,他躺在地上不停的打滚,面目痛苦。剩下的人并没有因为壮汉的倒下而退缩,他们分开来,把我围在中间,一个人的钢管先抡了上来,我一只手从钢管的侧面握住,卸去了力,将钢管朝我这边一拉,拿着钢管的人一下被拉了过来,我侧过身把他甩出去,一拳砸在他的背上,他已经控制不了他的重心了,“啪”一声他摔在了瓷砖上,还带倒了一个人。

  “饿!”突然我背上一阵剧痛,我闷哼一声。我知道我被偷袭了,我被这一棍打得缓了一缓,但我不能就这样倒下。我忍着剧痛,跳起来就是一记回旋踢,离我最近的一个人直接被我踹飞出去。我没想停下我的动作,正在我想要先冲出包围群的时候,一阵阴阴的笑声传入我的耳朵:“嘿嘿,方阳,就算你再厉害又有什么用?你只有一个人!”我心中一阵不祥,我抬头看向旁边,一个男人一直手上提着钢棍,一只手正紧紧抓住一个女孩的手臂,我认出那个女孩。那是厂子里的服务员小陈,此时遇到这种事情,只有双眼望着我,那是求助的眼神。我回过头,“放了她。我们决斗。”“哈哈哈,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决斗?谁的手段强谁就赢!你不是很能打吗?你打啊!”毛头朝着我大笑。我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我知道我不能再打了,我不知道如果我再动手会发生什么。

  “阳哥小心!”我瞬间回过头,我已经躲不开了,我不知道那个人从哪里找到个啤酒瓶。“嘭”一声,头部的痛已经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那个啤酒瓶直接被打碎了,可见用了多大的力。我感到温热的液体顺着我的头流下。我知道那是什么,可是我还是用手去摸了一下头,一看,满手的血,头昏昏沉沉的。

  “毛头!你来这干什么!”在我还在看自己的手的时候,背后传来了愤怒的声音,我听出来了,是金傲。我没有再回头去打招呼,我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在我昏过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叶夜,送方阳去医院”。

  第二天早晨。

  我醒了,旁边站着不少人,师父,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都在,还有叶夜。

  氛围安静的可怕,我还是想办法先开口说了话。“额,二师兄你不用上学吗?”“今天休息。”二师兄冷冷的回答。“额,师父,您也在啊。”我只能傻笑。“你小子都快死了,我能不来吗?”这只是一句很简单的话,我却还是感到一阵暖流流过。

  我这时才和叶夜说话。“阿叶,昨晚后来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昨晚我送你来医院,后来没回去。你二师兄打电话给你,我接的,我告诉他你在这。”叶夜有些无奈的说。“算了,不管了。”我想把身子抬起来,可是我发现只要头一剧烈动就会痛,我根本就抬不起来头。“小子,我给你看过了,你不要再想着抬头了,你这次受伤很重,没有一个月你好不了。”师傅看穿了我的目的说。“师父,我……”“小子,不用说什么,这是你自己选的。”师父直接打断我的话。“那个,没错,就是你,跟我出来,我有话问你。”师父指着叶夜说。叶夜看着我,眼中在询问我要不要去。我苦笑了一下,微微点了下头。叶夜是我的好兄弟,很听我的话,见我点了头立马跟着师父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几个师兄。气氛又回到了刚开始的样子。

  这次,是大师兄先开口的。“方阳,我们几个,有话和你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寞孤客说:

  《无字经书》挺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