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方阳,今年19岁。在常州市这个南方中等城市生活。

  四年前,我初中毕业,因为厌倦上学,又会一些功夫,就跑出来结交了一帮小混混在社会上乱混。

  我是个孤儿,至少从我记事起就一直跟着师父,师父的名字叫肖若正。六岁起,师父就教我练功,是真正的功夫。我有三个师兄,有两个也是孤儿,只有大师兄是有父母的,,听师父说大师兄的爸爸和他关系很好,而且看大师兄性格沉稳,才收他为徒。大师兄已经三十二岁了,比二师兄都大了十岁,他学到的东西也是最多,记得两年前师父说大师兄的功力已经有他的二分之一了,这也是师父唯一一次当着我们四个师兄弟的面点评大师兄。

  大师兄名字叫江水,听他说是因为他的父母想要他像水一样的平静,沉稳。

  二师兄叫方杰,今年二十二岁,在市里的大学读书,在学校里他混的很好,他是武社的社长,听二师兄说,在他入学以前,他谈过一个女朋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分手了,我和三师兄不管怎么问二师兄都不肯说。我只知道二师兄在分手后,对其他女人一直都是冷漠的态度,我曾经问过大师兄,大师兄只是淡淡一笑,“缘深缘浅,路长路短,看见就好。方杰太执着了。”说完就笑着走了。我至今也不能明白这话的意思。

  二师兄长的非常帅,两道柳叶眉挂在一双大眼睛上,高挺的鼻子下是薄薄的红唇,皮肤白皙,生的让女孩子都要嫉妒。二师兄的身材不是魁梧型的,表面上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只有他脱下衣服,才能看到那身爆发性的肌肉。

  还记得那一次,二师兄带我出去和他的同学玩,那是一群男生,一个女生都没有,我找到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想了解一下二师兄在大学是怎样的。

  从这个男生口中得知,二师兄在学校的人缘很好,包括女人缘,但二师兄对那些女生却是冷漠至极,这也是为什么聚会没有女生的缘故。我甚至还得知,就连二师兄这个武社社长的位置都不是他自己想坐的。

  学校里一个女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到一份二师兄练武的视频,直接把这视频放到了校园网的主页上。

  第二天,数十个人来到二师兄教室门口找二师兄切磋武艺,二师兄自然不肯,可是那帮人却不走,他们在教室门口骂二师兄,能骂的话全都骂了。一个比一个骂得狠,到了后来,二师兄实在忍不住了。

  二师兄冲出去就是一记漂亮的回旋梯,,一下踢飞了一人,刚开始还有几个人上前去单挑,可根本不用一招,就都趴在了地上。这时候不知道哪个人喊一句“一起上!”那帮人也真听话,一下子都冲了上去,有些人喜欢的女生在旁边观战,还不忘记喊一句鼓舞自己的话,可是,这么多的人冲上去又能怎样,二师兄练得可是真正的中国功夫,只是走道里位置太小,二师兄施展不开,教室在一楼,于是二师兄“唰”一下翻过了栏杆,轻盈的落地。“哇”旁边的一群女生花痴都看呆了。看二师兄翻了出去,剩下的人也不示弱,一个个争先恐后的翻了过去,“啊”“呀”的惨叫声不断的响起,一个个人因为腿不能一下翻过都被栏杆跘倒了,少数几个翻过了的,也是落地后一阵踉跄,看着都难受。二师兄看着这一幕微微一笑,“一起上吧。”这一笑可是看呆了周围的女生,有的已经在大喊“答应了做你女朋友。

  那帮还趴在地上的男的看到这一幕如何能忍?旁边可是有他们的女神啊!一个个打了鸡血似的爬起来,冲向二师兄,二师兄立即行动起来,步伐灵敏,速度虽说还没有到留下残影的那种境界,但是想要追到一个人或是躲开一个人还是十分容易的。

  二师兄穿梭在人群中,不断地直拳,摆拳,手刀,一个个人惨叫着倒下了,少数几个人运气好打到了二师兄几下。但是要知道,肌肉练到一定程度时是可以夹住子弹的,二师兄虽然还远不到那种传说一样的境界,但这些人的攻击对他来说也造不成什么大碍。

  这时二师兄突然扎下一个马步,双手握拳手在腰间,一拳打出,一个刚到二师兄面前的人瞬间被打出了五米远。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我却是明白这是师父教的一招重拳,用好了一拳就可以致命,而二师兄也已经到了这种境界,所以他已经手下留情了。

  所谓重拳,出拳时用到的不只是手臂上的力,重拳用到的是全身的力,腿、腰、手臂同时发力,一下把这些里都集中在一只手上,再打出。听起来或许很容易,但只有真正练过才知道是有多艰难、我也会这一招重拳,我现在可以一拳打飞、打爆一个沙袋。

  这个被打飞的男子是谁?是当时的武社社长。此时,已经有二分之一的人倒下了,剩下的人见到连武社社长都被一拳打飞,再也不敢冲上去。此时的场面不可谓不壮观,超过二十个人躺在地上,虽然看起来很痛,但我知道实际上都没有什么大碍,二师兄只使用一些普通的拳脚放倒了他们,唯一一个算得上惨的也就只有那个武社社长,练得是跆拳道,已经到了黑带三段的水平,但是还是被二师兄一记重拳轰飞。哪怕二师兄手下留情了,而且还是留了不少情,但也能痛他个好半天。还有二十来个人站在那群倒下的人的周围,咬牙切齿的。除了这些人,已经有了不少的看客,教学楼上面几层的学生脑袋一个个探出栏杆看着下面,此时远处还不断的有人跑过来,生怕错过什么好戏的样子。

  二师兄没有理会周围的那些各种声音,只是淡淡地说:“我要走了,谁还要来?“没有一个人再上前去。二师兄果真拔腿就走。”等下!”一个声音传到二师兄耳里。“恩?”二师兄很疑惑。“请收我为徒!”是那武社社长说的话。“请你做武社的社长!”二师兄愣了一下,可别人没有愣。“武社社长!社长!社长!”周围的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不要。”二师兄转身就走。可是此后每天都有一群女生找到二师兄要他当武社社长,二师兄无疑是一直拒绝的,可是那些人天天去天天去,二师兄为了不再被打扰,无奈答应了做武社社长,至于那原来的武社社长,叫陆宁,也是个爱武之人,二师兄不愿收他为徒,他就赖在二师兄身边做二师兄的小弟,是个很仗义的人。

  二师兄是个冷漠且受欢迎的人,我只能这么说。

  然后,是我的三师兄。

  三师兄,叫方同,长了一张国字脸,眉毛很直,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他我总是觉得他是最正义的人。

  三师兄现在二十岁,初中毕业后就不读书了,但是不像我这样,三师兄很听话,没有上学就留在家里帮师傅做些事。

  我是所有人里最不听话的了。几乎每天都要深更半夜才回家,有时还要带回去点伤口。不过师父却从来没有惩罚过我。师父是会打人的,以前我和师兄们练功时如果不认真那就是要被打的,很疼。在我不学好以后,师父就不再教我新的武功了,也没有再打过我。师父对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我也曾经想过我到底在做什么,我也懊恼过,只是我不想退回去,我不喜欢平平淡淡的生活,我喜欢现在我这种所谓轰轰烈烈的生活。

  我现在在一个叫“黄金年代”的夜总会帮人看场子,在这之前我干过各种事情,这个夜总会,但是由于价格便宜,每晚这里人也是非常多,并且很乱,经常有人一言不和就动拳头,啤酒瓶爆头的事情一天少说也有三四次。我么,也就是专门管这种事的了,这种低级夜总会没有保安,只有我这种人。每当遇到这种事,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先把他们拉开,然后结账,再把他们推出门,就下来是死是活就不管我的事了。但总有人不听话,直接朝我们动手,我身上的伤也就是这样来的了。在这种地方,我不狠,吃亏的只会是我。

  我回来到这个地方的原因也很简单。这的老板和我比过一次武,他看中我的身手,就请我到这来,我看他人很豪爽,再加上到这里可以干各种事,也不用担心得罪什么人,我也就同意了。

  这的老板叫金傲,我不知道他的年纪,看上去差不多三十岁的样子。

  我和金傲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饭店,我和几个朋友在吃饭,那天应该是我请客,可是到结账的时候我才发现没带钱,当时放不下面子和朋友借,只好想到一个馊主意。我对我的身手很自信。我找到一个看上去挺和气,却十分壮硕的男子,没错,就是金傲,“嘿!哥们,看你挺壮的,我们俩来比一比,如果我赢了,你就帮我把账结了,怎么样?”当时我心里也没有底他会不会答应,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他没有拒绝我,他对我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后来毫无疑问他输了,虽然他会一点技巧,可和我这样从小练武的人还是不能比的。他输了并没有很生气,他看中了我的身手,帮我付了钱后,就发生了后来的事。

  1酷5匠网1*首发6…

  迄今为止,我来到“黄金年代”已经一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寞孤客说:

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