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蝶姐,”王奋起惊讶之余,不禁低声呼唤道。

  这一声低呼,如惊天霹雳,一下子让付玉碟睁大了双眼。

  她迅速松开搂抱着王奋起的手,就要起身离去。

  “玉蝶姐,”王奋起再次低呼了一声,并伸手拉住了她滑嫩的玉手。

  付玉蝶背朝着王奋起,娇躯颤抖着,被抓住的手并没有施展力道来挣脱。

  王奋起缓缓站起身来。

  一阵微风袭来,王奋起这才惊愕的发现,自己身上裹着的浴巾里面,居然是真空。

  想到那裤头竟然是被付玉碟亲手给脱下的,王奋起顿时面红耳赤,同时又从心底涌上一股异样的亢奋。

  他猛地张开双臂,从后面将付玉碟紧紧环抱住。

  付玉蝶并没有抗拒,只是娇躯颤抖的更加厉害。

  渐渐的,她转过脸来,双目微闭,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动着,一声轻叹嘤咛,将脸埋进王奋起的怀中。

  王奋起一下子彻底“奋起”了。

  很快,浴巾滑落了,吊带裙也滑落了。

  一轮皎月下,两个身影交缠在一起。

  从草地上、岩石上,一直滚落到溪水中,无尽缠绵。

  让王奋起略感意外的是,平素性情冷淡的冰美人,缠绵中由被动转为主动,竟然变得那么亢奋狂热、索求无度。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剧烈的喘息才渐渐平息了下来。 王奋起目光柔和的看着身旁的女神,紧紧攥着她的玉手,只见她长发垂落,遮住脸颊,看不清神情。

  又过了一会,付玉蝶开口说道:“你的体温降下来了,这几天不要修炼,也不要再吞那珠子。”说罢,手上略施力道,就从王奋起紧握着的手中抽了出去,穿好衣衫,然后头也不回,迅疾消失在夜幕中。

  王奋起呆坐在溪水旁,望着圆圆的明月,若有所思。

  事情来得好突然,让他宛若身临梦境。

  正思索间,一个人影毫无声息、鬼魅般的出现在王奋起的面前。

  王奋起吓得一激灵。

  这是一个老人,衣着打扮看上去像是一个老农民,但却精神抖擞,鹤发童颜。立在那里,一双锐利的眸子仔细打量着王奋起。

  “你是谁?”王奋起战战兢兢的问道。

  毫无疑问,这个人出现时,自己丝毫没有觉察,修元境界一定是极高。

  白发老人微微一笑,轻叹了一声:“唉,两个娃娃,一个失去了神智,一个失去了理智,让人感叹。”

  说罢,身形一动,已然贴近王奋起的身旁,不等他反应过来,左手腕已被抓住。

  白发老人将手指搭在王奋起的脉搏处,凝神探究。

  片刻之后,老人松开了手,抬头仰望着明月,低声说道:“万恶源于一个贪字,罪过罪过。孩子,你的身体内已经是阳行极端,如此修元,终将不堪。”

  王奋起心中一惊,紧忙求问:“请前辈说的明白些好吗?”

  老人摇了摇头,最后说道:“那丫头是极阴之体,你们到一起倒也是再合适不过。”

  说罢,把手指放进口中,打了个响亮的呼哨。

  几条大狗从林中跃出,围着老人蹦跳撒欢,其中一条如同豹子般大小,异常矫健。

  老人带着几条狗迅速消失在密林中。

  那是付慧的金豹犬。

  王奋起心中惊叫。

  那么这个农民样的老人,应该就是那个田老仙吧?

  付掌门的师叔。

  他的那番话意味着什么,想要表达出什么? 王奋起返回住所后,躺在床上,一直冥思苦想。

  静休三天后,王奋起来到行政部上班。

  按照惯例,他首先来到付玉蝶的办公室。

  只见付玉蝶仍旧是一袭黑色职业套装,端坐在老板台后。

  “玉蝶姐,我来了。”王奋起微笑着与她打招呼。

  付玉蝶一脸招牌式的冷漠:“你来了,今天没有什么事情,你在你的办公室坐一坐,晚上恢复正常修炼。”

  “玉蝶姐,我……”王奋起走近一步,还想要说几句话。

  “没有工作上的事情,就回你的办公室吧。”付玉蝶板着脸说道。

  王奋起只好有些尴尬的离开。

  晚上七点,付玉蝶准时来到了王奋起的房间。

  最O$新章节。上酷匠"b网6

  “你身体内的情况怎么样?”她坐下来问道。

  “还是有些滚热,不过比那天好多了。”王奋起如实回答。

  “那明天先不要吞珠子,先这样修炼好了。”付玉碟吩咐道。

  “好的。”

  王奋起回答完,一伸手,握住了付玉碟的小手。

  “玉蝶姐,那天我……”

  “那天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不必多想,如若再这样,我就不会再来指导你修元。”付玉蝶抽回手,口气严厉,一脸冰霜的说道。

  王奋起一下傻了眼。

  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这位付老师变脸变的也太快了。

  “能不能做到?做不到我现在就走。”付玉蝶仍是一脸严肃。

  “我不能做到,我无法做到。”王奋起霍地站起身来,低声吼道。

  付玉蝶也站起身来,转身向门口走去。

  “为什么?难道那天晚上我们之间发生的,都是幻境,都是假的?不,我的情感是真实的,你的也是,我感觉得到。”王奋起抢先一步站在门口,试图挡住付玉蝶。

  付玉蝶凝视着他,声音低沉:“都不是真实的,包括感情在内,因为我们之间没有未来。”

  说罢,略施力道,就推开了挡在门前的王奋起。

  在房门关上之际,传来她的一句:“记住,做不到我就不会再来。”

  望着紧闭的房门,王奋起怒了。

  “为什么会是这样?都特么是假的,统统都是假的。”

  他抓起桌子上的物品,什么水杯、花瓶、笔筒、书本之类的,统统摔向对面的墙壁。

  发泄完,他仰倒在床上,目光茫然的望着四周。

  嗯?

  他无意中发现,那面墙壁上,在被他砸坏的墙皮下,隐约露出一些像是笔迹类的东西。

  他好奇的爬了起来,来到那面墙壁前,用手指甲去轻轻刮擦去墙上粉刷的那层涂料。

  是用墨水笔写的字迹。

  他找出一张电话充值卡,继续在墙壁上刮擦去更多的涂料。

  一些杂乱的字迹渐渐显露了出来:燃烧吧,我的身体!

  吞了拉,拉完再吞,恶心!

  圈套!

  无耻!

  该死的珠子!

  死路一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