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慧是听说了王奋起与光头强之间的争斗后,第一时间赶来的。

  王奋起看着她凶巴巴的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说大小姐,消消气吧,其实最憋气的不是我,而是你姐。”

  付慧瞪大了秀气的大眼睛:“是啊,不光是替你报仇,同时也是要给我姐出气。”

  “你打算怎样报仇啊?”王奋起问道。

  “光头是人易境九阶,我呢,是八阶,唉,该死就该死在这难听的八阶上了。”付慧又恨又气的嘟囔着。

  “哈哈,可不是,可爱的二师兄八戒美眉。”王奋起笑得连浴缸里的水都荡漾起来。

  “少扯淡,听我接着说。”付慧看他笑得开心,恨不得敲他脑壳一下:“我一个人打不过他,我们两个一起应该差不多的,实在不行,拉田老仙入伙,田老仙前一段还因为丢东西的事差点跟光头强动手呢。”

  “田老仙很厉害?”

  “当然厉害,必须厉害。田老仙是我老爸的师叔,地连境高手。”

  哦,想不到付掌门还有个师叔。

  王奋起嘀咕道。

  “他肯帮忙?”

  “肯定会帮忙的,甭说是光头强,就连我老爸因为我不好好修炼,每次想教训我,我就躲到田老仙那里,老爸都不敢去来硬的,还得毕恭毕敬的向田老仙保证不打我,嘻嘻。”付慧说到这里很是得意。

  王奋起顿时恍然:“你的修元境界不高,原来根子在田老仙那里,有田老仙罩着,看来你还得当一段八戒,哈哈。”

  付慧一听,恼怒的要伸手到浴缸里,想往王奋起脸上撩水。

  “我的天啊,你怎么用凉水泡澡,好凉的水啊,你是不是神经不正常了?”付慧的手刚一触到水里,就像被烫着了一样尖叫起来。

  “唉,还不是那神奇的珠子害的,每一次运力过猛,都是浑身滚烫,估计将来我的身子能把这浴缸里的水烧开了。”王奋起无奈的自嘲道。

  付慧很是惊讶:“那珠子这么厉害?你好可怜的。”

  u更i¤新2P最快…上●酷:匠j'网

  王奋起心说,更可怜的你还不知道呢,我特么天天吃了拉拉了吃的,恶心透了。

  “你老爸对这事是什么态度?”他问道。

  “我老爸历来很少管这种杂七杂八的扯皮事,山庄和门派都是玉蝶姐和光头强各率一班人马。玉蝶姐既是行政总监,也是门派的执事,光头强是安保部长,又是门派的护法。他们两个各负其责,所以,一般的事情,老爸基本上不过问。这事就算他亲自出面,按照以往的情形,估计也是各打四十大板。”付慧道。

  看来这个付大掌门很懂得管理之道啊。

  好说歹说,王奋起算是打消了这位大小姐的报仇想法。

  这事是很难扯清楚的,自己是个新来的小助理,光头强毕竟是老员工,又是安保部长,深得付久德器重。所以,怎么也是无法向自己认错道歉的,也许付玉蝶将这里面的关系已经看得更清楚,所以护住自己后,根本没有再与光头强纠缠不清。

  报仇想法拦住了,却拦不住付慧的另一个大行动。

  “我要离开这里,去大城市,去省城。”付慧郑重的宣布。

  王奋起可不乐意了:“喂,我可是投奔你来的,你走了,我呆在这里多没劲啊。”

  付慧眼珠骨碌碌转了转,陪着笑脸说道:“我先去打江山,等你将来修元有成了,再去投奔我,岂不妙哉。”

  “你去省城打算干什么?”王奋起问。

  “我打算找个学校再进修一下。”付慧答道。

  “我也想再读些书的,”王奋起感叹起来。

  “别郁闷,你的前途在修元,省城不算远,你也可以常去看我的,拜拜。”付慧说完,一溜烟的消失了。

  王奋起第二天班也没上,在宿舍躺了一上午,吃过了午饭,他直接沿着山间小路,向天乙山的主峰乙秀峰走去。

  眼下正是旅游的旺季,山上山下,游人如织。

  在接近乙秀峰山顶的地方,远远就看到了等候在这里的邱楚及。

  邱楚及也是刚刚来到风景区上班,就马上与王奋起通了电话,正好王奋起今天有空,二人相约在这里见面。

  通过邱楚及的介绍,王奋起才了解到,自己所在的乙幽山庄在这一带是相当的牛叉的。

  关起门来自成体系,低调又神秘,这是外界对乙幽山庄的评价。

  虽说与邱楚及是铁哥们,但王奋起还是不能说破天机,讲明修元者的真相。

  “听说杜离邦在省城混的很不如意,找个好工作很难的。”邱楚及说道。

  “我们还是读的书少,人家付慧心眼子多,跑到省城进修去了。”王奋起道。

  “不光是心眼子多,人家家里也是有钱,供得起呗。”邱楚及叹了口气。

  “丘处机,你别急,等哥发达了,肯定有你好日子过,哈哈。”王奋起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这话听起来吹得很大,不过邱楚及想起了当时王奋起说要收拾三胖,也是这般豪迈的口气,结果还真是把三胖收拾的服服帖帖、狼狈不堪。

  两个人聊了一下午,又找个小店喝了点小酒,才各自回山。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风平浪静。

  付慧终于说服了老爸,去了省城。

  王奋起则是两点一线,下了班就把自己关在住所,刻苦修炼。

  有了付玉蝶这样的行家指点,他的修元境界如同坐了火箭般蹿升。

  两个月后,他突破到了人易境四阶。

  这速度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连付玉蝶都暗自惊叹。

  这家伙可比海子强多了。

  按照这个速度,再有半年就可以突破到人易境八阶,甚至九阶,这实在是太惊人了。

  不单单是境界提升速度惊人,王奋起的元力力道提升更是可怖。

  如果现在他与光头强比试,虽然境界还是低,但是,单凭力道,王奋起就能胜机在握。

  不过,与境界一起提升的,还有药量。

  付久德配制的丹药,王奋起现在不是按粒吃,而是成把吃了。

  每次吃都是一小把,二十粒啊。

  王奋起很是心疼钱,问付玉蝶,师傅配制的这丹药,得合多少钱一粒啊?

  付玉蝶没有正面回答,脸上的神情却更加忧郁。

  在这几个月里,王奋起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每当月圆之日,包括前后那几天,付玉蝶都不来辅导他。

  付慧曾经对他说过,月圆之日是自然界中元气最旺盛的时候,最适合修元练功,几乎是所有修元者最用功的日子。

  可就这么好的修元时机,那几天付玉蝶都有各种借口不来他的住所。

  而且,在那几天,付玉蝶甚至在办公室也常常特地避开他。

  这是什么情况?

  这种奇怪的规律还没法直接去问人家,毕竟人家每次事先都找好了各种理由,暂停授课。

  是巧合?

  但不能每个月都这么巧合吧?

  王奋起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他反复琢磨这个奇怪现象时,一个突发情况,终于让付玉蝶在月圆之日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