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强这致命一击也是使出了全力,带着强劲的掌风拍向王奋起。

  “砰”、“扑通”,连续两声。

  周围的几个人又被惊呆了。

  因为摔出去倒在地上的不是王奋起,而是陈明强。

  一袭黑色职业套装的付玉蝶在一击之后,俏然而立的护在了王奋起身前,她面似冰霜,一双秀眸里射出冷厉的寒光。

  付老师来了。

  王奋起心里一阵激动。

  付玉蝶这次出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她是从哪个方位飞过来的,简直是如同天降。

  光头强倒在地上,望着一身杀气的付玉蝶,后脊梁骨冒出一股寒气。

  这是他第二次看到付玉蝶流露出来的这种冷冽杀气。

  第一次是付玉蝶将海子差一点打死的那一次,那天这个美貌女子的盛怒吓坏了山庄里的所有人,大家都不知道海子究竟干了什么,如此激怒了付玉蝶。最后,还是掌门付久德出手拦阻,救下了海子。事后,海子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

  不过,刚才的那一击,光头强还算是明白,这位地连境高手并未使出全部力道,否则,他也得像那天的海子一样,直接飞出十米开外。

  付玉蝶其实一直在他们身后的楼上,看到他们酒后胡闹,并没有急着出来。

  光头强对王奋起说的那些混账话,她都听在耳朵里,但忍住了没有马上现身。

  她有自己的想法。

  只不过,她有两点没有想到。

  王奋起宁死不屈的倔脾气让她没有想到。

  她以为,以光头强的身份地位,王奋起十有八九会低头避开对方的无理挑衅。

  谁知这个家伙居然倔强的像一头牛。

  另外,光头强对王奋起最后要下重手,也是让她没有想到。

  伤了王奋起,付久德会发飙的,光头强不是不明白,只是酒精冲昏了他光秃秃的大脑。

  在关键一刻,付玉蝶直接从二楼飞身跃下,挡在王奋起的身前,接住了光头强的凶狠一击。

  她站在那里,怒目以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光头强。

  “再揍他几下出出气啊,付老师。”王奋起在心里喊道。

  可是付玉蝶思忖片刻,却转身走向了自己。

  “阿喜,你去医务室拿个救护包送到小王宿舍。”付玉蝶对阿喜吩咐道,然后伸手扶住了王奋起,搀扶着他向山上走来。

  王奋起的身子紧贴着搀扶他的付玉蝶,那丰满绵软的娇躯让他的小心脏砰砰乱跳。

  老师的身子好温热哟,一点也不像她脸上的表情那么冰冷。

  软软的、暖暖的、香香的……

  王奋起此刻忘记了身上脸上的疼痛,陶醉在幸福中。

  “我真是搞不清楚你是机灵还是笨傻?”快走到住处时,付玉蝶开口说道。

  这话让王奋起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不解的看向那张美丽的脸庞。

  “哼,酒桌上给我及时解围,你做的很机灵,可是刚才与那个混蛋较劲,你又傻的可以。”付玉蝶的话像是在批评挖苦,可语气却是相当的柔和。

  “嘿嘿,老师,你这么说的意思我明白,你是在说我很二,是吧?”王奋起笑嘻嘻的说道。

  付玉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读懂自己就好,还算没有傻到家。”

  王奋起惊愕的张大了嘴巴:“老师,你也会笑啊,而且笑起来这么美丽动人。”

  他其实没有夸张,付玉蝶刚才的笑容,像昙花闪现,璀璨惊艳,不得不让人心头为之一颤。

  “还有心思贫嘴,看来伤势不重。”付玉蝶又板起了脸,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重,是真重,那光头混蛋下狠手了。”王奋起这时才又感觉到,浑身骨头都像断了一样疼痛。

  进了住处,付玉蝶将王奋起扶到床上,接下来的动作让王奋起惊慌失措。

  付老师居然开始动手扒他身上的衣服。

  刷刷刷,几下子,王奋起身上只剩下了一条内裤。

  老师想要干嘛?

  莫非想……可是人家身上还带着伤呢。

  王奋起就像一个褪完毛的白条鸡,光溜溜、一脸懵懂的躺在那里手足无措。

  这时,房门被敲响了。

  付玉蝶伸手将床上的被子覆盖在王奋起的身上,然后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阿喜肉呼呼的大脸探了进来。

  “玉蝶姐,救护包拿来了。”

  C酷I。匠tT网Q永4x久U免费看小o,说}

  付玉蝶接过救护包:“好了,你去忙你的,我给他处理一下伤。”

  关好门,付玉蝶重新掀起被子,用医用棉球蘸着药水,仔细擦在王奋起身上的瘀伤处。

  她俯着身子,轻柔的擦拭着。

  王奋起感觉到一对饱满柔软的峰峦随着擦拭动作,不时的贴蹭着自己的身体,内心不由得一阵激荡。

  糟了。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如此变化,顿时面红耳赤。

  更要命的是,付玉蝶也发现了他身体出现的变化。

  她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俏脸上瞬时布满了红晕。

  随即,她把脸扭开,看向了窗外。

  王奋起看到她的后背悄然起伏了好几下,显然是在极力平缓自己的心境。

  顿了一会,付玉蝶起身去了卫生间,里面传来哗哗的放水声。

  几分钟后,她走出来,对王奋起说道:“你下床,到卫生间来。”

  王奋起有些迷惑不解的下了床。

  只见浴缸里已经放满了水。

  “你必须把身子马上泡进凉水里,否则一会你的身体就会承受不住。”付玉蝶命令道。

  王奋起这才恍然,原来她是知道自己刚才与光头强单挑时,一定是竭尽了全力,使出了最大的力道,现在整个身子已经开始滚烫,更强烈的反应就要到来。

  王奋起将身子慢慢浸入浴缸里面,哇,好凉快。

  “你就这样多泡一会,水龙头隔一会打开进行换水,保持水的温度不上升。另外,这几天暂时停止修炼,如果有问题及时给我打电话。”付玉蝶说罢,转身走了。

  王奋起躺在浴缸内,思索起来。

  看样子她对自己体内珠子所带来的反应相当熟悉,应对起来非常及时,只是,她怎么会如此有经验呢?

  泡了半个多小时,房门被咚咚咚敲响了。

  “请进,门没有锁上。”

  房门开了,随即传来付慧的声音。

  “咦,人呢?”

  “我在卫生间,你可以进来。”王奋起说道。

  卫生间的门马上被推开了。

  “啊,坏蛋,你要耍流氓吗?光着身子还让人家进来。”

  付慧刚走进卫生间,吓得又闪电般退了出去。

  “我穿着短裤呢,耍什么流氓?”王奋起哭笑不得,此刻,经凉水一浸,火力全无。

  付慧这才小心翼翼的迈步走了进来,然后大为惊讶。

  “你这家伙,穿着短裤泡澡,这是什么习惯啊?”

  王奋起懒得回答,心想,还不是你姐扒人家衣服没扒彻底,这姐妹俩,一个冷冰冰的什么都明白,一个天真浪漫什么都不懂。

  “你来干什么?”王奋起懒洋洋的问道。

  自打搬进来住,付慧还没有来宿舍看望过他。

  “我来是想替你报仇,”付慧凶巴巴的举起了小拳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