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胖爹本来是在县里环保局工作,也是刚刚调任县府办公室副主任一职不久,这次随同县领导出行检查工作。

  王奋起在学校见过三胖爹,三胖爹却根本不认识他。

  大家落了座,王副县长的左边是光头强,右边是付玉蝶,王奋起和阿喜职位最低,自然是坐在最下手。

  自打落了座,王副县长的大脑袋就始终偏向付玉蝶这边,看得出来,这位领导此时的心情相当好。

  酒菜摆上来,宴席开始。

  王副县长兴致勃勃的首先来了个开场白,自然都是那些官场套话。

  接着,光头强和付玉蝶先后表示,热烈欢迎县领导一行来风景区和山庄检查指导。

  套路完毕后,就开始举杯喝酒。

  一开始主客双方还是按次序彬彬有礼的相互敬酒,后来随着酒精在肚子里的燃烧发酵,场面很快就进入了混战胡来状态。

  付玉蝶只是象征性的应付几杯,这是因为对方毕竟是县领导,换做其他宾客,她几乎是滴酒不沾的。

  谁知这位王副县长借酒蒙脸,纠缠着她不放,不但要灌酒,还一个劲的抓住她的手,往她这边靠,那胖脸都快贴到她的脸上了。

  “小付啊,想不到你们庄园是深山里藏着金凤凰啊,你就是那金凤凰,可惜了啊,就你这容貌,这身段,应该到县里工作才是啊,在这里太委屈你了。”

  “王县长,我哪有那个水平。”付玉蝶一面避开对方的贴过来的大脸,一面勉强应付着。

  王副县长见付玉蝶避开他贴过去的脸,干脆顺势低下头,死盯着她胸前。

  付玉蝶又气又羞,但又不好意思马上离开,怕失了礼节,得罪了这些地方官。

  王奋起气愤不过,也看出了付玉蝶的无奈和苦楚。

  他拿出手机,假装接电话。

  “额,他们已经等好久了啊?哪好,付总马上就到。”

  然后,他起身来到付玉蝶的身边,故意大声汇报道:“付总,我们下午的后勤供应商洽谈会,很多合作单位的老总已经都到齐了,都在等你呢。”

  付玉蝶先是一愣,随即马上反应过来,充满歉意的对王副县长说道:“哎呀,王县长,实在是抱歉啊,下午还有个会我必须要参加,只好让陈部长他们陪你了,失礼失礼啊。”

  她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就要走。

  王副县长极为失望的伸手来拉付玉蝶:“这个会你必须要参加吗?小付啊,我们两人可以说是一见钟情,哦,一见如故嘛,相互间感觉非常知心,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深入交流嘛,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嘛。”

  一旁的三胖爹自然是看出了王副县长的失落,急忙过来圆场:“付总,县长难得来一次,会议可以晚一些去嘛。”

  光头强当然知道下午有没有重要会议,但他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板着脸,坐在那里,很是不悦的看着付玉蝶。

  “实在不好意思啊,我去照个面,一会再回来陪诸位领导。”付玉蝶丝毫不理会光头强的不满,摆脱王副县长阻拦的手,快速走出房间。

  王副县长望着她那窈窕背影,盯着她扭动着的细腰和丰硕翘tun离去,意犹未尽的摇了摇头。

  “县长,抱歉啊,付总实在是脱不开身,我们兄弟几个多敬您几杯,算是赔礼。”光头强连忙做出表示,又冲着王奋起说道:“领导走了,手下的兵得顶上去,小王,你也多敬几杯。”

  王奋起无奈,只得硬着头皮给这帮家伙敬酒。

  酷◎匠fu网首a发

  连续几轮敬酒下来,桌上的人几乎都喝多了。

  山南海北的胡侃了一圈之后,在王副县长的带领下,话题又回到了付玉蝶身上。

  “唉,你们、你们山庄可谓是金屋藏娇啊,这小、小付总监,论模样,在浦溪也是数一数二的,你、你们看人家那身段,那前胸,那屁股,那……”王副县长有些语无伦次了。

  三胖爹嬉笑着随声附和:“嗯,没错,尤物,绝对是尤物。”

  光头强也趋炎附势的迎合:“嘿嘿,你们别看她面冷,其实心里是一团火,属于闷骚型的。”

  三胖爹一拍大腿:“还是陈部长了解她,这种女人一旦发了情,在床上能把你榨干了,哈哈。”

  王奋起在一旁看着这些人的丑态,听着他们污言秽语的议论他漂亮的付老师,气的直发抖。

  他真想借着酒劲,狠狠的给他们几记降龙掌。

  一直喝到下午四点,王副县长望眼欲穿的看着餐厅门口,也没见那个丰满性感的迷人身影出现,只好悻悻的被随行人员扶上了车,临了还向光头强要了付总监的手机号,才心有不甘的离去。

  等车子渐渐消失之后,光头强转身看向王奋起,一脸阴沉:“小王,没看出来,你很机灵嘛。”

  “我也是没办法,看着玉蝶姐受罪,才想了这么个法子,这帮人也太龌蹉了。”王奋起说道。

  “龌蹉?哈哈,”光头强狂笑了一声:“你是妒火中烧、醋意大发了吧?你和你的付老师,孤男寡女两个人天天晚上在一起挑灯夜战,一定是日久生情,感情越来越深厚了哈。”

  王奋起的脸腾地红了。

  “瞧瞧,被我说中心思了吧?唉,我说小王,守着绝色美女,这艳福不能独享,被人家调笑几句,摸摸小手,搂搂抱抱,算不了什么,何必那么气恼呢,哈哈。”光头强显然也是喝得差不多了,带着醉意肆意调侃起来。

  “你说这话是在侮辱玉蝶姐。”王奋起怒了,大声吼了起来。

  见王奋起怒了,光头强也挂不住脸了,低吼一声:“小子,你算老几,也敢跟我喊?”

  “那是你不说人话。”王奋起来了倔脾气。

  “靠,你小子今天发酒疯了,看来是欠收拾了。”光头强握紧双拳,面目狰狞的吼道。

  “你以为拳头硬就会怕你吗?我打不过你,也不会向你这种垃圾低头。”王奋起借着酒劲,也瞪起了眼珠子。

  “找打。”随着光头强的一声低吼,王奋起应声摔了出去。

  他用的也是降龙掌,不过,他的出掌速度较玉蝶姐的相差很远,力道也差了很多。

  王奋起一边爬起来,一边琢磨着如何对付这个家伙。

  “向我认错。”光头强傲慢的说道。

  “呸,”王奋起狠狠的向地上吐了一口。

  光头强的脸色铁青,恶狠狠的说道:“臭小子,不要以为你有什么特殊,告诉你,谁也保护不了你,今天,你必须向我低头。”

  说罢,再度举拳击来。

  王奋起这一次稳住神,盯准对方的招数,挥掌来应。

  “嘭”的一声,两掌相接。

  王奋起身躯晃了一晃,而光头强竟然后退了半步。

  光头强脸色愈加阴沉。

  这小子的力道果然惊人,付掌门所言果然不虚,这家伙天赋极佳,再仰仗着那珠子,在力道上自己占不到便宜的。

  不过,你先天再强,珠子再霸道,你毕竟是人易境初阶的菜鸟一个,而我这个人易境九阶要是不能把你踩在脚底下,还怎么在修元界混?

  看来,还得用身法和招数教训他。

  而且还要速战速决。

  一是时间久了,付玉蝶要是知道了赶来,必然阻拦自己。

  二是这个小子有那个臭珠子,元力源源不断,持久战显然对自己不利。

  拿定主意,光头强运转元力,全力出手,一气打出了降龙三十六掌,凌厉的掌风将王奋起罩在了里面。

  “嘭嘭嘭”。

  这一回,王奋起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击打,倒在地上接连翻了几个个。

  光头强喘息着,阴森的看着倒在那里的王奋起。

  谁知,脸上挂满血迹的王奋起,像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居然晃晃悠悠的又爬了起来。

  “呸”,一口带着血丝的口水吐向光头强。

  我靠,这小子真特么顽强。

  光头强也同时觉察到周围人的惊叹目光,不由得火冒三丈。

  “去死吧。”

  他要最后全力一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轻风拂你说:

  求支持啊!不要忘记点击追书、推荐和挖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