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灼灼,空气燥热,不管是凶禽野兽,还是人类,此时心中不免有些焦躁暴动。

  但在苍原山脉的北部一处,却并非如此,此时这里很安静,静得连风,也似乎忘记了刮向此处。

  猛禽敷上枝头,猛兽匍匐在地,但无一例外,它们的表情都是茫然的,似乎因为什么事,而怔怔出神。

  大河汹涌,响彻云霄!

  在其对面不远,猴儿村的众人,正面色疑惑的看向黑龟,总感觉这黑龟很不对劲。

  林风也是纳闷,他觉得黑龟有些莫名其妙,看来是被那金光亮坏了脑子,林风一这样想,似乎感觉对了路,越想越有理。

  而后也没再多想什么,伸手抓向了其身前不远处的金色小石头!

  轰……

  一声轰响突然传出,所有人身体一颤,震撼莫名,因为这声音不大,但却撼人心灵,让得所有人的心神,忍不住的剧烈动摇!

  于此同时,众人便是看到,林风身体外围,正有着一道透明的银金光芒屏障,呈圆形,一丈大小,降他包裹在了其中。

  林风又被吓了一大跳,今天的怪事还真没完没了了,一波未灭一波又起的。真不会消停,打量着身体外围的屏障,他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挺好看的。

  闪闪发亮,给水泡似的,但他可不敢含糊,这玩意凭空出现,谁知道对他来说,有没有坏处!

  嗡鸣声并未消失,林风突然心中一震慌乱,瞪大了眼睛,骇然的看了一眼变成了金色的小石头,而后猛然撒手给放开了。

  因为那石头在震动,而且频率之高,近乎连空间也因此快要抖碎了,林风抓着他时,感觉手掌的血肉骨头,似乎都要震碎了,这种感觉让得他脊背发寒!

  哧,哧……

  一道道金光闪耀,一条条指母大小的金色锁链,陡然间自那金色小石头之中,飞射而出。与此同时,整片天空大地,似也在此时嗡鸣抖动。

  说是链条,但并非如此,仔细看就能发现,那是一个个金光耀耀的晦涩符文,首位相连,似乎铁链般,环绕而出。

  符文的出现,似乎空间也不能承受住它的重量,故而有着哧哧声响,自虚空传出。

  X酷Nb匠◎+网)首An发Z3

  所有人都快速倒退,远离林风,今天的林风太奇怪了,什么怪事儿都围着他,紫麟猴也在此时睁大了眼睛,呼吸急促。林啸等人更是如此,此等怪事和时见过?

  别说他们了,就连林风自己也是如此,心绪慌乱的就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焦躁难安。

  在他面前的符文锁链,正围绕着他刷刷游动,而且看那架势,似乎随时都要冲过来一般,看得林风头皮发麻,背后凉飕飕的!

  黑龟先是一呆,紧接着整个人就如霜打了的茄子,顿时蔫了。身子软趴趴的趴在了地上,表情沮丧,金色的瞳孔都要红了,肉柱般的右肢,不停的锤着地面,嘴里更是嫉妒与心酸的呐喊不停!

  “禽兽啊!禽兽不如啊,禽兽得不能再禽兽了,嗷嗷……”

  黑龟不停的凄凉嘶吼,它感觉整个世界都灰暗了,它可是神兽后裔,别人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那是传承。而且是非常厉害的传承。

  它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不是他,一份天大的机缘,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失去了,但他也不敢乱来,刚才那一幕,太恐怖了!现在想着心胆还带颤呢!

  但一想到这,他就更难受了,更伤心了,因为那份传承太可怕太厉害了,远远不是他能想象的!

  黑龟哭了,哭的很伤心,肝胆欲裂,它感觉这世界太不公平了,对它太不好了,它的前肢锤得大地轰隆隆巨响,似乎以此来发泄心中的不满与憋屈!

  然而,就在众人心绪杂乱之时,屏障中却有了大动静,那侵占了屏障内所有空间的符文链条,突然停止了。

  紧接着它们开始激烈抖动,嗡鸣不止!

  哗哗哗…

  突然,似乎受了什么牵引般,它们争先恐后,杂乱无章的对着林风的脑门心,如洪流般,疯狂奔涌而去。

  “啊,啊,啊……”

  林风面色煞白,被吓得一声尖叫,但当那些链条融入头颅之中后,尖叫化为了嘶吼,嘶吼之凄厉,近乎野兽哀嚎。

  林风身体金光弥漫,周身经筋暴跳,似乎要从肌肤内崩裂而出,血管青黑,在皮肤上,犹如一条条游蛇般,蜿蜒曲则!

  他面色煞白,身体似乎被控制了般,动也不能动一下,保持着张开双臂,身躯笔直,望天通吼的挺拔之资。

  他仰天痛嚎的巍峨身影,带着金光弥漫,远远看去,犹如一位欲破苍天的神灵一般,看得众人心生震撼,但他那不曾停熄的凄厉嘶吼,与喉咙时而弹出的血渍,却是让人知道,此时的他,很是痛苦。

  林风或许是因为身体麻木了,所以他的身体并不疼。

  有一股虚无的精神意志,叫做神魂,此时他的修为,还不能发现它的存在。

  但他此时却能感受到,疼痛是那里传来的,那种疼痛不能言语形容,但他只感觉到脑袋天昏地暗,目中星光点点。

  神魂似在被鞭策,被烘烤,被刀划,每一丝的触动,都能牵动他身体最敏感的神经,刀滚油锅,也不外乎如此罢了。

  最让他恐惧害怕的是,身体承受这样的疼痛,恐怕一吸间就晕厥了,但神魂却并非如此,神魂是是不会晕的,也不会失去意识的,哪怕人死了,它作为一种特殊能量,也是依旧存在。

  所以面对如此的折磨,他只能忍,哪怕忍不了,那就只能痛。

  众人惊骇,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黑龟却知道,看着林风痛苦哀嚎,似乎终于找到了安慰自己的理由,咧嘴笑了起来。

  如此几吸之后,那充斥满了整个屏障的符文链条,终于消失了,但林风的疼痛,却并未停止。

  虽然比起刚才好了很多,但依旧难以承认,它的身体恢复了自由,符文链条消失的一刹那,林风猛然抱着头颅,在地上剧烈翻滚。

  渐渐的头脑不再疼痛,但却感觉脑袋很胀,似乎要炸开了,并且一个个如蝌蚪般,但却神韵非常的符号,在他的脑袋里横冲直撞,时时出现。

  他眼里血丝暴涨,下唇也因为用力留下了一排排齿印与鲜血,还好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也就几吸之后,便徐徐安稳了下来。

  众人愣愣的看着林风,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不该如何是好,林啸却是动作迅速,快速跑了过去。

  看着被搅动得碎裂的地面,看着烟尘的飞舞,看着抱头挣扎的林风,林啸心中一疼,虎目有些湿润,连忙走了过去。

  也在林啸走来时,林风的头脑的膨胀感陆续减弱得差不多了,他呼吸局促,面色煞白,身上沾满了泥沙,整个人蔫嗒嗒,趴在地上似乎一下也不愿动。

  这种传承本就不是现在的林风所能承受的,是被黑龟强行给逼出来的,所以才有这样的事。

  但对于这样的事情,别说林风不知道了,就连作为凶手的黑龟,也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