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没什么事,我一直在想老阿笛的话,虽然我确信我只认识权叔,但还是从头到尾回忆了一我身边年纪大的男人,不过没有谁成为怀疑目标。

  阿笛说老爷子不认识我,但是老爷为什么要让我接声哥的位置。这其中肯定有目的。

  叶伊打电话给我,说下午她没班,买了饭做饭,请我和卓言欣一起吃,当然还有老肖。我没有拒绝,还特意打电话告诉卓言欣,她那边好像挺忙的,我再次交待她必须注意身体不能太累。

  哎玛,我怎么像个管家婆一样。

  我特意提前十多分钟就下班了,逄好时间刚好在卓言欣下班时可以赶到她公司,这样多好。可惜我在公司楼下等了快十分钟,才终于看到她走出来,不对,身边还有一个人,魏明俊。

  擦,又一个阴魂不散的。

  卓言欣看到了我,但没有马上走过来,而是站定跟魏明俊说话,聊了几句,不到一分钟,她和很明俊分开,欢我泊走向我。

  我故意黑着脸说她在我面前还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说话是什么意思,她捏我的脸说我又吃醋了,我不承认要亲她,她捏紧我的鼻子说我打翻了醋酝子。

  擦,老子几时吃醋了?

  “别闹啦,大不了我告诉你我跟他说了什么?”

  “才不想听。”其实心里想知道得要死。

  “口是心非。”卓言欣放开,系好安全带。“我跟魏明俊说,魏总,你以后不用关注我,因为我已经找到那个关注我的人了。”

  “呵呵,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以后他要是再敢追我,我就把你马爷搬出来,吓退他们。”

  好吧,真是好孩子,这话我爱听。这样以来,以后就没有人敢再接近我的欣欣了。

  哼着快乐的歌儿回到家,闻到隔壁叶伊家传来香喷喷的饭菜香,妈蛋我口水都流了。因到家,我把包一扔抱过卓言欣,她吓了一跳,问我有什么企图。

  我嘿嘿笑了笑,直接吻上去。卓言欣唔了一声接下来就归我掌握主动权了。

  我深深的觉得,亲吻会上瘾的。比如此刻,真的舍不得。我紧紧抱着她,双手的在她背后摸索着,感觉到两个人都是一片火热。

  卓言欣好像挺可怜的,被我控制着动弹不得。乖乖,谁让你像只小野猫一样,老是小动作不断,我这腰上不知道红了几块。

  一开始卓言欣任我欺负,慢慢的开始回应,我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粗暴,轻了手上的力道,尽量温柔,放慢节奏,第一次把学会把吻当成一种享受。

  捣乱的叶伊又来敲门,还故意说我们在屋里干坏事,我擦,她是透视眼吗?

  卓言欣推开我,我不得不放开她。低头看她时,发现她的脸红红的,嘴唇像娇滴滴的花瓣,实在诱人。

  她低头跑开,我摸摸脸,嗯,有点发热。

  没想到这顿饭有老肖的功劳,她和叶伊一起做的,这个大少爷下厨房,我挺惊奇的。想起以前读大学时,他连食堂都很少吃,经常到外吃独食。当然,很多时候是叫上我的。

  满满一桌子的菜,馋得我流口水。我把卓言欣拉到桌子旁坐下,卓言欣骂我没礼貌,主人都没来我就用手抓。

  哈哈——四个人开吃,海鲜,扣肉,排骨,乌鸡汤,还有叫不出名字的,反正很好。我放开了吃,还马不停蹄的帮卓言欣挟菜。

  叶伊一个劲的打我的筷子,说我肚了吃大了桌言欣会甩了我。哼,我才不信。

  老肖拿来红酒,倒了四杯,先是庆祝卓主欣身体恢复,然后庆祝我们四个人能够聚在一起吃饭。

  饭后,卓言欣和叶伊一起收拾,我和老肖坐到沙发那边,说实话,我一直感觉老肖有心事,似乎有话要对我说。

  趁着卓言欣和叶伊不在,我问他,“有什么事说吧,憋在心里多难受。”

  老肖递了一支烟给我,示意去阳台,我跟他去到阳台,晚上的有点凉,吹在身上正舒服。

  “直说吧,我不希望你再继续这么下去。老马,你走吧,带卓言欣离开,越快越好。”

  我震惊的看老肖,感觉天地在旋转。他不看我,默默的抽烟。

  “说明白点,这是为什么?你遇到什么难题了?”

  老肖吐出一大口烟圈,看向我,“不瞒你,这事光靠我们不可能为声哥报得了仇。”

  我叹了一口气,“你查到了什么?”

  “不好说。”老肖摇头。“老马,我们兄弟一场,我不希望你因为肖家付出任何代价,况且卓言欣这次差点就……,说实在,我很愧疚。而以后的事,风险更大,我不能让你们一起陪我冒这个险。听我的,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早就来不及了。”我用力的吞云吐雾,拍了拍老肖的肩膀。“你不用担心我们。我现在正在慢慢的经营我可信的网络,相信我,声哥的仇一定报得了。”

  “那卓言欣呢?万一再发生点什么事,你让我这一辈子还怎么面对你?”

  “老肖。不用说了。”

  老肖叹气,“老马,考虑一下。我很后悔让你跟我一起做这件事。当卓言欣受伤的时候,看到你痛不欲生的样子,我实在……”

  “老肖,他娘的你说这些干嘛。事情走到这一步,不是你操纵的。怪谁,怪老天爷吧。或许我生来就该当枭雄的命。”我有些愤恨,心中不平,其实都是因为担心卓言欣。

  或许是见我态度如此坚定,老肖也不再劝,只是提醒我一定要注意卓言欣的安全。

  “老肖,对方到底有多大来头。”

  “你无法想像,我想像不到。”老肖不像在说假话,他或许真的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秘密的大事,但是他一定通过某个人了解到了什么。

  “好深奥。”我故作轻松。

  老肖灭了烟,“老马,我代表肖家感谢你。”

  7y最Q新,=章节%上L酷,匠(网

  “说点别的。”我叹了一口气,“阿笛这个女人,有时候我也猜不到。不过我隐隐感觉到,他们只是利用我。并非真的赏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