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卓言欣扶回床上躺好,盖好被子,她看到桌上的花惊喜了一下,还夸我手巧,搞得我像个小媳妇似的。唉,现在她病着,她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明俊哥怎么没送你回来?”

  卓言欣笑回:“哦,他说挺忙的,我就让他先回去,怎么,你有事找他?”

  咳咳——“我是想问你,你跟人家说清楚了没有?”

  “说什么清楚?”

  擦,欣欣这不是故意的么,明知道我问的是什么?不对,我干嘛要问她,难道我不相信她?还是……好吧,是我自己没话找话聊。

  “哟,看你那样儿,够贱的哟!”

  “你还好意思取笑我,谁让你拈花惹草的?”

  卓言欣哼了一声,瞪着我,“谁拈花惹草了,你好意思说我,那个伊伊我才是天天见面好吗?拜托你正常一点,我才是受害者。”

  我顿时汗了一把,真的我就不该吃这门子干醋。

  卓言欣偷笑,像摸小狗一样摸我的头,大仁大量得很,“本宫原谅你了,谁让人家伊伊青春貌美,人见人爱呢,只要你以后好好侍侯本宫,本宫一定会把你扶正,等着吧。”

  “喂,是我把你扶正好吗?朕……朕收了你。”我心一急,上去亲了卓言欣一口,软软的小脸蛋,味道不错,更重要的是,嘿嘿,这是我的菜。

  “你还真是想得美。”卓言欣别过脸,明显有些不好意思。我也不再逗她,让她好好休息,我要去酒吧一趟。

  走出病房,我忍不住释放我的喜悦,那一吻,偷得真爽。

  自从火灾过后,每次来酒吧,我都有一种悲伤感,想像着这里曾经是声哥的地盘,甚至会想像到他和小罗经常出入这里的场景。

  我闷闷的抽了一口烟才进去,陆宇辉在临时的办公室里忙着,图纸、工具摆满桌子,见我进来时叫了一声马爷,然后继续埋头。

  店里十多个工人正在抓紧时间改造,阿笛说中秋节前一定要开业,争取中秋节搞优惠活动,招揽更多的生意。所以似乎只有我还能闲一下。对了,因为我是老板。

  负责酒吧工程的是个中年男人,陆宇辉之前跟我说过这人叫老高。我正要离开酒吧时他刚好来到,我不知道他怎么认识我的,反正他一见我就叫我马兄弟,我就知道他应该就是工头老高。老高大概四十来岁,看上去倒像是三十来岁。

  我自然不会冷脸走开,礼貌的和他打招呼,他笑得红光满面,身材高大的老高瞬间让我有了压迫感。

  “马兄弟,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四姐没少跟我说起你,怎么样给个面子,晚上一起吃个饭。”

  “好说。”

  老高给我递烟,对我很是尊重,看来阿笛没少吹捧我呀。

  我上了老高的车,把我的车钥匙给陆宇辉拿着让白镜过来帮我开回去。老高很热情,也很健谈,在车上就没少找话题,谈吐幽默风趣,给人的感觉不错。

  我和老高去了一家不太熟的酒店,点了菜点了酒,两人间像是兄弟相见恨晚一样,一连干了几杯。喝了点酒,老高的话也打得更开了。

  “马兄弟,佩服你呀,为了自己的女人不怕树敌,说实话,现在还有几个男人不把利益放在第一位?所以,我佩服你。”

  ●R酷匠=6网唯一正版,Tt其他都|O是#盗《版h

  “没什么,只是那个时候血冲脑,冲动了,让高兄弟笑话了。”我装着客套,其实现在想起那些事是有点害怕的,怕我救不了卓言欣,又抓不到凶手。

  老高给我敬一杯酒,说我不必客气,我的事他都听过,本来也挨着这一行,难免需要了解这一行的事情。

  “说起来,我跟声哥也是有些交情的。声哥这人吧,看起来斯斯文文,其实真的够豪爽够大方,对朋友也肯付出。是个值得交的朋友。”

  突然提起声哥,我有些难过,但面上没有表露出来。进了这一行后,我已经告诉过自己不要轻信相信人,老高看起来对我虽然掏心掏肺,但毕竟是刚刚认识的,我不能太多自己的事情让他知道。

  “声哥这人确实是个值得交的朋友。”我没说太多,估计老高早知道我和怕哥之前的一些事,也可能知道声哥是为了帮我才被刘青成借题发挥给干掉的。

  老高一直给我倒酒,说认识我是他的幸运,还说他开了一家装修公司,各行各业的人都认识一些,要是我以后有事情可以找他,还说只要他能做的一定帮我打点好。

  我就当交了个朋友,回敬老高一杯。总而言之,如果老高不是老奸巨滑,就是真的豪爽之人。

  酒过几巡,老高带着三分醉意说:“马兄弟,跟你说个事,这事你可千万别往外说,自己听着就好。”

  “好说好说,高兄弟说怎样就怎样。”

  老高干咳两声,凑近我说:“本来声哥已经是内定的接班人,老爷子和权叔大力培养,不过后来听说声哥移情别恋,甩了四姐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权叔和老爷子很生气,四姐更是明着跟声哥对着干,帮助刘青成打压声哥。要不然姓刘的哪来这么大的势力。”

  咦,怎么和我的猜测相反?这么说,声哥和阿笛曾经是男女朋友,因为阳小雨的出现声哥才和阿笛分手的,阿笛怀恨在心和刘青成在一起,针对声哥。

  好吧,这或许是真相。

  “对了马兄弟,刘青成还有个哥哥叫刘山东,这个人看起来脑满肥肠,但是你还真别小看他,这人聪明着呢,据说他是刘青成的背后军师。对了,前一段时间这个刘山东倒是吃过亏,说是抢别人的女朋友做小三,后来被发现了,本来是要休理那男的,结果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那个女人突然消失了。”

  我还能说什么?自己的事情被人当成故事再告诉我。

  我无奈的闷了一口酒,淡淡的回应老高,老高摇头叹气,说那个戴绿帽子的人真可怜,要是有马爷我的胆量,估计吃亏的是刘山东。

  呵呵,“那个男的”不是已经让刘山东付出代价了,至少回陇了一张百万级的银行卡,生意场上也分了他的巨额利润,对于没有一个赵晓清而已,值得很。

  不过,高兄,你真的只是跑装修生意的吗?你他妈的比我懂得还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