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头的闹钟响起,我睁开双眼跳下床,穿衣后去厨房,瘦肉剁细,加上少许花生粉和红枣泥,放进洗好的米中,上灶熬粥。

  从前天卓言欣能吃东西开始,我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熬一个多小时的粥,医生说必须熬得够细够烂才能给她吃。我谨遵医生的话,不敢大意。

  七点钟准时出门,这是新的一天开始,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给卓言欣送早餐。

  转入普通病房已经两个星期,她的身体已经在慢慢的恢复,虽然仍然不能下床走动,不过她已经说话自如,双手可以自己端着粥喝。

  虽然她还不能吃太多的粥,但每次看她吃,我都觉得这是多么幸福的时刻。欣欣,加油!

  看到卓言欣一天一天的恢复,我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放下。现在,我还要去处理另一件事情。

  今天周六,我本来打算在医院陪卓言欣一整天,但有些人不让我如愿。中午时我开车去阿笛家,她正在做午饭,几个家常小炒很快端上床。还没吃饭的我真是有些馋了。

  阿笛拿了两副碗筷招呼我一起吃,我也没拒绝,并且阿笛的手艺不错。

  “你一个人住?”

  阿笛问我,我懒得开口只是点了个头,她又说:“年纪不小了,是时候结婚了。”

  我真想说,要不是你搞出这些事我早就把卓言欣追到手了,估计都定了,还用在这听你讲这句废话。

  阿笛轻笑,说:“不过说起来我比你还大一点,老了,真是岁月不饶人。”

  我抬头打量阿笛娇艳的容颜,白嫩的白肤,这像比我老的人吗?明明二十出头好不?好吧,应该是阿笛保养得好,因为从言行举止上看,怎么的她也是个成熟的女人。

  “你今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阿笛愣了一下,继尔笑说:“没什么,只是寂寞了,想找个我看得过眼的男人陪陪。”

  我终于忍不住了,但不怒不悲,只是把筷子一放,倒酒边说:“传说中的四姐聪明漂亮,人见人爱,没点资本的人估计都不敢追你,我看你是挑花眼了,才把我这种低下层的屌丝放在眼里。承蒙四姐看得上,我敬你一杯。”

  “好说。”

  一杯白的下肚,阿笛以优雅的姿势吃饭,一边对我说:“你手底下的兄弟这些日子都跟个无头苍蝇似的,你打算怎么管教他们。”

  “顺我者昌,逆我者……滚。”

  “可千万得给自己留后路,否则你会无路可走。”

  “错。”我笑着否定,“给自己留后路就等于给别人也留了后路。我要的是对方无路可走,所以我必须也无路可走,这样,我才能开辟新的道路。”

  阿笛若有所思,看了我一眼又飞快的收回目光,低头说:“上次你闯进包厢对众人不敬的事情,老爷子已经知道了,这令他很生气,我看你以后的表现最好积极一些,把这些坏印象冲减掉。”

  “你是让我迎合老爷子,让他喜欢我?”

  阿笛看我,不说话。

  我冷笑,“恐怕你看错人了。我可不是那种为了讨好别人而做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

  “别怪我不提醒你。”

  “多谢!”

  我收回看阿笛的目光,我知道她表面上没有生气,但心里指不定对我骂了千百遍。我也无所谓,也早就跟阿笛说过,不光明正大的事情我不做。所以我当然不用考虑头上那些人的想法。

  “其实说起来,声哥下面有很多比我有才能的人,你为什么偏偏把我引上船?还有上次让你爸跟我关在一起,他到底想从我身上知道什么?”

  阿笛沉默好一会儿才说:“直接回第二个问题,从来我看中的人,我爸都会把关,过了他这一关才算真正过关。而你的冷静和胆量,还有机智和勇气都是做我们这一行必备的先决条件,这一点我爸很满意,所以你就是这样上了我们的船。至于阿声手下的那些人,能比得上你的,没有。”

  我无言以对,只是叹了一口气。

  阿笛含笑,给我挟了一块鸡翅,“星海酒吧需要更名,既然是你的主场,这名字就得由你来定。”

  “我无所谓,你们随意取名就是。”

  “这是你的主场。我给你安排了开业典礼,让你跟底下的兄弟们重新见一次面,马金飞,你最好认真对待。否则到时候窝里斗了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和你身边的人。”

  身边的人……

  我唯一想到的是卓言欣,试想我已经敏感到什么程度。我稍稍松了一口气,看向阿笛,“同桌吧。”

  “没问题。”

  “你不觉得这名字很土?”

  E;酷ad匠7网}首◇G发t

  阿笛给我了一个事不关已的笑容,“反正是你经营的酒吧。”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阿笛到底在想什么,这个女人看起来带着几分天真,但实际上心思深沉得很,典型的“表里不一”。

  其实,阿笛说对了一件事,我对待这些事情太不认真了,如此以一我很难得到手下兄弟们的臣服,还有老爷子,阿笛也说因为我为了卓言欣闯进包厢的事情老爷子不高兴,这样的话他必定会对我不抱希望。

  不过,反过来想,老爷子肯定会记住我了,虽然印象不好。我心中有了主意,老爷子不看好我,我就应该做出让他吃惊的事情来,整顿与安抚声哥以前的手下就是一个突破口。就是做做样子我也得做出来。

  阿笛说酒吧刚刚竞标到手,接下来是繁重的装修,这件事情将由我来负责。这次我没有拒绝。她让陆宇辉帮我规划内部,我不明白她的意思,她才告诉我陆宇辉是学设计的,老爷子的产业好些家店铺都由他设计。

  我不太敢相信,就陆宇辉,那么粗心能打的一个人居然懂设计?

  我对陆宇辉不抱什么希望,毕竟他是我不会选择信任的人。所以酒吧的设计到最后成什么样子我也在观望,最好是别具一格,引人注目,到捧腹大笑,那才过瘾。

  现在酒吧要盯着,我终于感受到不能分身的痛苦,只好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因为没有能用的人,我自己负责跑建材,带上白镜,陆琮辉负责设计,然后告诉我要买什么什么的,要求还特别高。说多了我挺烦的,决定看看陆宇辉的图纸,到底搞成什么了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