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阿笛也学会了看穿一个人的异能?当然,我怎么可能透露任何信息给她。别忘了我可是商场中的老手,什么人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看她的眼神就知道。

  阿笛故意这么坚定的说,无非是想在心理上占上风,我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你真聪明!不过想多了会脑乱的。”

  阿笛收回目光,重新回到位置上打电话让人送吃的进来,给我也倒了啤酒。对于酒这个东西,我要尽量克制,能少喝就不多喝一滴。

  “马金飞,你真的相信那场大火不是意外吗?”

  我懒得看阿笛,早已把她认定为杀人凶手,就不再想跟她有接触,现在也完全是为了我和老肖的目标。

  酷j匠网◎正版dk首发

  “我只能说,那是声哥的命运。”

  “有道理。”

  服务员端菜进来,摆了满满一桌不下十来个,色泽、香味堪称第一,只是不知道吃起来味道怎么样。我没有客气,打算先填饱肚子,反正阿笛的条件我就是现在不答应,以后也得答应,吃饱好谈事。

  阿笛吃得很少,老是看我吃,还给我挟菜说这个好吃那个又好吃,一圈下来我肚子倒是有点撑了。为了保持清醒我可能不再吃了,于是放慢速度。

  “吃好了?”

  我没有作出回答,阿笛也不在意,让服务员上酒,一种我还没见过的酒,她说这是好酒,一瓶得按万来买。

  我喝了一小口,味道很柔软的感觉,不涩,不辣,有点微甜,还带有一种淡淡的香味,很纯很好闻。阿笛提醒我,这种酒不宜多饮,否则后果很严重。

  “会有什么后果?”

  “头痛欲烈,大醉不醒,或者睡上三天。”

  我能信吗?世上能有这种酒?

  虽然不信,我还是少喝一些的好,接下来,我还有事情要问阿笛。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必须弄清楚。

  “如果声哥还活着,他一定不会问你跟刘青成吃饭的那天晚上,为什么不来救场。声哥信你,直到最后一刻他还是相信你。但是我不信,结合后来酒吧的事情,我现在只想知道,面对声哥的信任,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阿笛脸色一变,冷漠中带着哀伤。看我时明显软了下来。

  “如果我告诉你,那天晚上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

  “你摸走我的手机还敢说什么都不知道,你说我会信吗?”我忍着愤怒低声吼过去,手指敲着桌面咚咚咚响,怎么样都无法平息我心中的悲愤。

  “这件事情算我的错,行吗?反正你现在最恨的人是我,也最想让我死。”

  “不要说得这么无辜,你放心吧,我不会怪你的,因为如果你没有帮助过声哥,声哥也不会那么信任你,在当时那么然急的时刻把希望全放在你身上。”

  阿笛不说话,顾自喝了一杯酒,有些心烦意乱。

  我不想看到她,即使再美我对她的恨也不减半分,将来我必定会让她付出代价。

  “声哥的事就止结束,现在谈谈我们。你想让我接声哥的位置,我为了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决定妥协于你,但是我也有条件有底线,不干净的事情坚决不做,违法的事情我也不做。”

  “你想多了,不要以为我们这种人都做违法的事情。这一点你尽管放心。”

  “那行,我该做些什么?”

  阿笛晃着手里的酒杯,轻轻吐气,说道:“星海酒吧装修以后会重新拍卖,竞拍的事情你不需要插手,到时候你要做的是星海酒吧的老板,经营好它就可以了。当然,这是第一步。以后的事情我会再跟你说。”

  我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反正是让我当老板,不用做事的老板谁不愿当。

  阿笛把陆宇辉叫进来,让他从今天开始跟着我,当司机跑腿的什么都行。我看着陆宇辉,上次打架的情景再现,不得不承认他比我会打。这个陆宇辉清清瘦瘦,没想到还是有两下子,不过他一直跟着阿笛,这样的人即使真心对我我也不会完全信任。

  不过阿笛的面子我也不好驳回,就让陆宇辉跟着吧,跑跑腿还是可以的。

  “多谢!”

  阿笛含笑点头,告诉陆守辉以后一切服从我的命令,不得有二心。为了表示跟陆宇辉放下之前小仇恨,我让他坐在我旁边,跟他干了一杯。

  “对了,你不打算把工作辞掉?”

  “有冲突吗?”我假装疑问,看向阿笛。

  “既然你能够两边应付,那我这就没问题。那酒吧装修的事情你要不要一起参与?”

  “有劳你多费心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工作。”

  阿笛含笑点头,“好吧。还有就是你手下的兄弟,我正在安排一个隆重的宴会,至时候你跟他们见个面,你作为老大,有这个必要,之后怎么样让他们对你心服口服,得看你自己了。”

  我吁了一口气,感觉身上突然压下好几百斤一样,又无力甩开。

  “最后一件事。”阿笛若有所思的看我,好一会儿才开口,“所有的人都称我一声四姐,估计你是不乐意接受这个称呼的。以后你就叫我阿笛吧,希望在这个世界上我能多交一个朋友。”

  我扯着嘴角算是接受,又和陆宇辉干了一杯。却一直没有再跟阿笛碰杯,她只是一直带着笑意看我和陆宇辉喝,喝的正是那瓶上万的名酒。

  忘了阿笛提醒过这酒不能多喝,不能急喝,我和陆宇辉似乎都犯了这个错误,怪不得阿笛一直含笑看我们,这会儿我头痛得难受终于知道了。

  喝完这酒,头昏得像从高空掉下来的那种感觉,视线不会模糊,只觉得身体轻盈很多,走路都是飘的。到后来我隐约听见阿笛让服务员开间房,然后她把我扶进房间,我挨到床就闭上眼睛睡觉,接下来的事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我太后悔了,怎么能在阿笛的面前醉酒,万一被他有机可乘做点什么小动作,那我不成了冤大头?

  我洗了个脸走出房间,想起陆宇辉,也不知道他在哪个房间,正想着自己回去,就听见其中一个房间内传来声音。我小心的靠近那扇门,细细聆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