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伊,相信我,声哥和小罗的死真的是意外,这一点老肖也可以做证。你想别太多,这几天你承受了很多,什么也别想了,好好的调整一下。”

  叶伊这才收回目光,失望的低下头。

  “我只是难以接受声哥的离开。你或许不知道,小时候声哥很照顾我和阿华,给嘴馋的我们买吃的,还被我们逼着帮做作业,就连闯了祸也是他顶着。我妈说我出生的时候,他们一家人来看我,我抓着他的手指时,他很认真的问大从能不能让我做他的妹妹。”

  叶伊苦笑一声,又说:“现在想起那些童年往事,心里的痛真的无法平息。”

  我叹了一口气,拍拍叶伊的肩膀安慰她一番,也当作安慰自己。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无法迅速的从阴暗中脱离出来,我们都需要时间将这段悲伤的事情忘记。而我,却不能好好的歇一歇。

  我已经跟老肖说好了,我负责跟阿笛他们接触,争取摸到老爷子这号人物,他负责一切道路通畅清扫以及金钱支援。我们的目标是搬倒老爷子的所有势力,让这座城市回归安宁。

  ☆酷:!匠e网唯Yb一~Z正mv版I#,@其R/他:都h是2*盗:+版eq

  这个晚上,我终于睡了一个踏实的觉,第二天自然醒来,我换上平时上班的西装衬衣,系上卓言欣送我的那条领带,整理完好正常上班。我需要这份工作来作为我生存下去的支柱,因为不论我接下来会怎么样,我都不愿意承认我加入了阿笛他们的队伍中成了他们的一员。

  中午,我打电话给阿笛,她很爽快的答应晚上见面,地点由她来安排。午饭是刘秘书帮我叫的外卖,她跟我说下午有个客户约在三点过工厂看样办,如果样办OK就会下单签合同,我想着和阿笛的见面约在七点,去趟工厂来回还是来得及的。

  刚刚立秋,天气依旧热得难耐,黄总派他的司机送我去工厂,这一年多以来总是我带秘书外出谈生意,黄总对我极为信任。

  工厂的位置在一个较为偏远的工业园,这个工业园还算正归,环境也好,我特别喜欢的是园内北面那边种的一种花,四季常开不谢不败,叫什么我也不知道。

  “经理,您对那些花还真是长情啊!”

  刘秘书笑着调侃我,我懒懒一笑说:“当然,美好的事物要永远保存在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卓言欣,心中一片酸楚。

  客户还没有到,我先去看过样办。因为是新客户,能不能拿下来我必须自己凭样办评估。黄总这人吧估计是为了锻炼我,非得让我多干活。

  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个客户居然是认识的。没错,就是刘山东。刘山东见到我的时候也是惊了一下,随后有些尴尬的和我握手,要不是为了公司,我会直接将这人赶走。

  再见刘山东,我心情并不好,一切的沟通变得工式化,没有客套,不带感情,刘山东的话也不多,在看过样办后满意的进行下一步,我临时做了个决定,就是把产品的价格抬高了百分之三十。刘秘书惊讶的提醒我这样会丢掉客户,我只是冷哼回她,按我的要求去做。她匆忙去办公室借电脑修改合同。

  对于我临时抬高的价格,刘山东有些犹豫,我扫过刘秘书和厂领导的脸,他们都捏着冷汗,这个房间的四五个人,也只有我最为轻松。

  “马总,您这是在为难我,之前谈的价格可不是这个数?”

  面对刘山东的疑问,我点头表示没错,淡笑回他,“刘总有所不知,工厂前几天才进口了新的设备,您这一款产品全是由新的设备完成,我们的成本提高,这价格当然也要抬高。”

  据我所知,刘山东只是在北民路那边有个厂子,怎么会一跃成为这一最新款的电子产品的总开发商?想来刘山东确是有些门道。我也料定了今天这合同刘山全不会不签,因为他必须得听阿笛的,若是得罪了我,他是没有好下场的。

  “马总真是个做生意的高手。行,我签。”

  签名,盖章,合同就此敲定。刘山东带着样办闷声离开,会议室里其他的人都说虚惊一场,刘秘书这才提醒我应该安排饭局。

  饭局个屁,老子才不要跟这死胖子同一桌喝酒。

  从电子产品的代理上,我之前倒是小看了刘山东,这个人看是脑满肥肠,除了心狠手辣以外,肯定也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以后做事还须再谨慎一些。

  阿笛约我在酒店的包厢见面,来电话的是那个叫陆宇辉的人,想必此人应该是跟在阿笛身边的小助手,是阿笛信任的人。

  我没有开车过去,而是打车,陆宇辉在楼下接我,看我的目光中带有些许尊敬,应该是得到了阿笛的什么旨意。包厢订在五楼,见到阿笛的时候她正在K歌,对我摆摆手示意不要吵她,她唱的是王菲的传奇,嗓音清亮,温柔情长,水准还是有的。

  唱完后,她问我会唱什么歌,我心情挺沉重的,没什么心情搭理这些事,她自作主张点了首广岛之恋要和我对唱,我没接话筒,问她真的有心情唱歌吗?

  “有。”阿笛目光闪了闪,有晶莹的泪花泛着光,我突然觉得难受,原来她也会伤心,她也无法忘记声哥的死。

  我应付的跟她唱完歌,她关掉音响坐到桌子前,倒了一杯啤酒仰头喝个干净。

  “马金飞。”阿笛侧头看我,“你是不是恨不得杀了我?”

  我冷目以对,紧了紧拳头,看阿笛一脸期待,最终松开拳头,“如果你死了能让声哥活过来,我会毫不犹豫的……。”

  “你不会。”阿笛站起来来到我身边,轻轻一笑,“你要替阿声报仇,绝不会只让我付出代价,恐怕你的目的比对付我还要大,对吧?”

  “你想得真多。我妥协你全是为了卓言欣,声哥的仇你觉得我有能力报?”我挑眉,冷漠的迎视阿笛,她嘴角的暖笑渐渐放大。

  “你在说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