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言欣说,她昨晚半夜就来这里,一直坐在这里没离开过,难怪一站起来就摔跤,估计双腿该麻木了。我扶她起来时,她仍然站不稳。

  心疼之下我干脆将她抱起来,进电梯,上楼,回家。

  上次从叶伊那里拿的药箱还没还过去,我拿来给卓言欣消毒伤口,再擦了点外伤的药,贴上纱布。看到她双眼经肿,我真恨不得受伤的人是我。

  处理好伤口,我去厨房煮面,闻到食物的味道才觉得肚子早就饿得只剩下胃液。把两碗鸡蛋面端上桌,让卓言欣过来吃,她对我点点头,眼神略为复杂,像是有心事。我能猜到她的心事,所以我打算主动坦白。

  “先吃面,吃完我再告诉你。”

  卓言欣轻轻点头,目眺淡淡,似乎也是饿得心慌了一样,也顾不上优雅不优雅,填饱肚子才是关键。

  }1更I新最◇h快上酷匠/U网VA

  我特意将窗帘拉开,让明亮的阳光照进来,早上的太阳最是能给人希望。此刻面对卓言欣,我心中盘算的事情已经不再是如何交她追到手,而是我该如何放弃。

  是的,就是放弃。

  我之前所有的豪言壮语,都将成为过去式,我也只有放弃才会保住她的安全,将来我也才能全身而退。

  可是放弃,这就意味着我必须经历一次比初恋时更痛苦的前熬,我不敢说我做好了准备,因为我相信,如果真的从今天以后不能见她,心中的爱被抽空时,我这一辈子将不会再有勇气去爱,也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人女人。

  卓言欣给我倒了一杯水,问我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事,让我别一个人藏在心里,我并不打算把所有的事情都跟她说,正想着怎么样说才能让她少担心。

  “欣欣,我的确遇上了麻烦。前几天我一时大意得罪了一个客户,那个客户在社会上有些关系,找了几个混混想要对付我。不这你放心,我这两天一直在处理这个事,目前已经平息了。”

  “你手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卓言欣平静的目光中带着怀疑,看着我,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别过头去说是。

  突然觉得,我居然害怕她,怕她看透我心里故意隐藏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卓言欣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我松了一口气,想着她或许是相信了,这样就好。接下来我就该疏远她,克制再去想她。

  我以为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我和卓言欣的这一面将是一生的最后一次见面,从今以后我的道路坎坷艰难,而她,将会平安的过幸福的一生。

  突然觉得,我是在用我的命换她的一生平安,也罢,老天爷,你就让我自私一次,自私的认为她的幸福与我有关。同时,我也把她列入我永远得不到的收藏夹内,我的心就是那个收藏夹,仅供她一人所有。

  “欣欣,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

  “你讨厌我?”

  “不是。”

  “你不喜欢我。”

  “不是。”

  “那你就是想逃避事实,逃避我。”

  我愣了一下,发现卓言欣突然像上戴上了一副穿透眼镜,把我心里的想法看破。我无奈的看她,不服软的坚定摇头。

  卓言欣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垂下眼帘,“小马哥,你不想告诉我真相我能理解,我谢谢你的保护。不过,你要是不告诉我真相,我以后怎么才能做到自保?难道你以为你这样做就能让我一辈子不被他们伤害?”

  说完话时她抬头看我,我再次逃开目光思忖着她的话。这似乎是我没有想到的一个问题,我这样做真的就保护得了她一辈子吗?阿笛他们难保不会在以后的某一天再次用她来逼我做别的事情。

  陷入两难境地,突然觉得人生太特么的麻烦。眼前闪过一片火海,我想起声哥和小罗,前晚我们还一起战斗,一起逃命,这才一天时间,我和他们已经是天人永隔,再也无法见面。

  我不敢在卓言欣面前提这件事,我怕她会担心我。

  “小马哥,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无话可说。不过,有一个错误你休想再犯第二次。”

  “什么错误?”

  卓言欣突然站起来,昂了昂头,指着我说:“小马哥,你要是敢再甩我一次,我绑了你一起跳海你信不信?”

  惊得我跳起来,傻子一样看她,温柔善良可爱淡定型的卓言欣,秒变成了悍妇?这是我遇到最震惊的一件事,最最不能接受的……改变,还是说其实女人有时候也像男人一样,认定是自己的东西,咬死不放。

  但是,我什么时候成了她的……东西?!

  “你,想表达什么?”我小心翼翼的看向卓言欣,顺便拍掉她还指向我的手,她一脸坚决之态,目光像是加入力道一样盯着我不放,说实话,我怎么感觉我成了她的猎物?

  卓言欣松了一口气,走到我身边,我坚决不动,看她想干嘛。她突然垂下眼帘,低头不再抬起,十指缠在一起,似乎有些纠结,又你是有心事要说。

  “喂,欣欣,你这是……?”

  “小马哥。”卓言欣抬头看我,眼里闪着泪光。

  看到她要哭,我还是忮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只好顺手给了递了一张纸巾,把椅子移了移,和她保持着一小段距离。

  “欣欣,不管你想说什么,首先我劝你想清楚,凡事三思而后行。”我不得不说这样的话,我们之间错过的不止是缘份,也是八年的时间。刚才她那句让我霸惊的话意思已经很明显,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我的高兴只能藏在心里不能表现。

  卓言欣双眼一闭,财睁开,那双明亮而坚决的目光中已经告诉了我她的答案。

  “难道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我不置可否,叹了一口气不再看她。“欣欣,我只当作没有听过你说的话,这样好吗?”

  “你害怕?”

  我能不怕吗?我怕得要死。可我不能告诉她,我从来没打算过要把我发生的这些破事告诉她,这只能让她担心,现在,我面临阿笛给的艰难选择,面对声哥的恩与仇,我更不能告诉她。

  欣欣,对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