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最怕什么?我曾经觉得我最害怕的是面对初恋。不过现在,我最害怕的是面对现实。老肖说要不是我这个电话,他们全家都不会知道声哥出事了。

  我飞奔下楼跑了几百米才打到车,让师傅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星海酒吧。一路上我已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紧张焦虑到什么程度。虽然我是极度的不愿跟声哥他们走到一起,但几次接触下来,单单声哥的为人还是不错的,值得交为朋友。可让我愤怒的是,我还没有来得及跟告诉他我愿意交他这个朋友,他就……

  赶到星海酒吧,眼前的一幕让我窒息,三辆消防车正在全力灭火,整个酒吧已经淹没在火海里,红光冲天,浓烟滚滚。尽管如此,我仍然相信声哥已经逃出来了。

  我一直站在旁边看,不敢眨眼的看,希望声哥能像好莱乌大片里的英雄一样从火海里走出来,可是直到火势扑灭,我什么也看不到。

  酒吧的外墙已经被浓烟熏得漆黑,里面被烧成什么样不得而知,我等待着伤亡人员的名单,直到此刻,我依旧不会相信声哥死了的事。

  找到老肖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他们一家人一直在消防指挥车里,他的父母伤心过度,泪流不止,双双陷入绝望,而老肖,除了满腔的悲愤,还有充满的杀气。

  老肖是个头脑特别灵活的人,而且他不相信这场火灾是天意,他告诉我,这是人为。仅仅两个字,让我有一种在地狱里受到锤打的感觉,我看着他,凶手名字就要冲口而出时,他及时制止。

  “什么都别说,我现在只想好好的送走我哥。”

  清晨八点多钟,火灾现场清理干净,让人震惊的是,只有两具烧焦的尸体,据逃出来的酒吧经理提供的信息,找到这两具尸体的那个房间,正是声哥和小罗当晚休息的房间。

  我抬头看着那升起的太阳,再刺眼我也无法闭上眼睛,天空中是阿笛的影子,他正用一种高傲的姿势看我,就像在告诉我,她想让谁死谁就得死。

  我恨不得手里有一把枪,让子弹直穿她的心脏。然后把那句话还给她——我想让谁死谁就得死。

  发生这件事情,我的心情低落到无法形容,但当站在老肖父母的面前,看到两位老人绝望的眼神,我告诉自己,我要强大,我要为声哥报仇。

  老肖家的亲戚得到消息后纷纷赶过来,老肖让我先回去休息,需要帮助的时候会给我打电话。我像失了魂一样离开现场,转过身之际,心里最多的是仇恨。

  打车回到小区,我终于找回一些冷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抬起脚步走进去。花园里的花开了,我却无心顾及,只想回到自己的小窝里。

  看gx正版H)章节上:*酷v匠“网X}

  左边的阶楼上,一抹白色的影子像一个小点一样抱着身子缩在那儿,我有一种错觉,那个人是我熟悉的人。

  我正要走过去,那个白色的人抬起了头,看见我时马上站起来,却不小心摔倒从阶梯上滚下来。七八个阶梯一直滚到平地。

  “欣欣——”

  我失声大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过去,额头上撞伤的卓言欣正挣扎坐起来,我心疼的看着这个不声不响出现在我家小区花园里女孩,我爱的女孩,这一刻,竟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惊喜与悲痛融合,那感觉让我觉得从地狱获释终于看到阳光。而卓言欣,就是我的阳光。

  “欣欣,你怎么样了?”

  卓言欣的眼泪一瞬间滑落,依旧是那一声从未改变的小马哥,让我惊奇的是,她突然倾身上来紧紧抱住我,然后放声的哭。

  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一向坚强独立的她怎么可能在我面前哭,所以可以确定,她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我想到阿笛那双眼里的冷漠,对她的恨又一次加深。

  而我心中的悲伤不比卓言欣少,不过我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用同样的方式抱着她,给她力量,给她安慰。

  从认识以来,卓言欣对我的表面态度从来都是可有可无,她不会把心里的想法显示在脸上,也不会告诉我任何她的需要。或许是因为初恋太短暂,我们来不及告诉对方各自的感受,十七八岁的大小孩,不懂真爱的年纪,我们因为我的荒唐分手错过了很多,很多。

  因为担心卓言欣刚才摔下来受伤,我推开她问她除了额头还有没有哪伤着,她努力的克制哭泣,对我摇头,却在她抬手之际我看到她手肘处擦破了一块皮,红了一块。

  “一大早,你怎么会这里?怎么会摔下来?”

  “我……”卓言欣委屈的咬咬牙,低下头忍住哭出的声音,又是摇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两天我一直联系不到你,以为你是为了上次我跟魏明俊去肖家的事而生气。可昨天晚上我下班路上,突然有个人来找我,他抢走我的工作证,还告诉我说你快死了。我拼命的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到处找你又找不到,去敲你家门也没有应,你隔壁的女孩也不在家。后来,我只好去我们去过的地方找你,可是我跑了好多地方都没有找到你,再想给你打电话,手机也丢了。我半夜回到这里,就一直坐在这里等你,我相信你一定会出现的。”

  眼前的卓言欣突然像是蒙上了一层面纱,让我看不懂她。相遇那么久,她从来没有表现过对我的在意,我也一直以为她早对我的爱不屑一顾。而今发生这样的事,她竟然整个城市的找我,还等了我一夜。我怎么能不激动不感动,这个看好起瘦到只剩骨头的女孩,她一个人承受着煎熬,似乎和我昨晚所经历的痛苦相当。

  “欣欣,看到你好好的,我也好好的,别哭了!”

  卓言欣用力的点头,却是收势不住哭泣,我看着手上额头上的伤,心中滞了一口气,再呼吸时感觉胸口闷得要暴炸一样。想起我曾经说过的话,不会再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但眼前她身心的伤害祸首是我。再想起阿笛的愤怒和冷漠,我心头突然袭卷而起另一个恐怖,定定的看向卓言欣。

  这双手,我是否还有勇气牵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