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酷匠x(网,唯./一W正版,qv其他Ut都W是盗r版

  对,这三个字就是卓言欣。

  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保护好卓言欣不受伤害?

  和卓言欣相遇至今,那么短的时间内,她已经成为我致命的弱点。所有觉得我有利用价值的人都用她来威胁我,我还不能让她知道。而我的悲哀是,我不能好好的保护好她。

  所以,我只能再次妥协。

  阿笛从酒柜旁摸了烟,坐回沙发上点烟,此时打火机的声音都能让我提紧心脏。反观阿笛,轻松自在,一切皆在笃定中。

  “你到底有什么条件,说吧!”我必须让自己冷静,才能保持理智面对接下来的事情。

  阿笛看向我,吐出一口烟圈,看看墙壁上的时钟,像是在等候什么。我除了烦燥只剩下无可奈何,猜不到阿笛打的主意,只能等待,这种煎熬让人犹如置身于烈火中,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断气。

  大概过了五分钟,阿笛手上的烟即将燃烬时,桌上的手机响起,她速度熄灭香烟,接起电话,脸色从紧张到放松,最后露出笑容。

  “小马,现在我们可以谈条件了。”

  “快说吧,我都快等不及了。”

  阿笛眼里闪过一丝诡异,背对我说:“从明天开始,你接手声哥的地盘,做声哥的位置。”

  我失声惊叫,睁大双眼看阿笛,她的侧面让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一度认为我听错了。我再也淡定不住,上次掰过她的身子,全身颤抖的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别紧张!”阿笛拍拍我的脸,笑容放大,“情况就是……声哥已经死了。”

  这一刻,我感觉身体有个东西被炸开,就像晴天霹雳划破完整的天空一样,我的思想里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阿笛在骗我。

  声哥那么好厉害,身边有小罗,还有超人,他不可能死得了,不可能。阿笛是为了让我加入她们才故意试探我的,对,就是这样。

  呵呵——,呵呵——我干笑两声退离阿笛,冷哼说:“不要用这种方式试图让我屈服,我告诉你,不可能。声哥不可能会死。”

  “你缺心眼呀,这种事情我有必要骗你吗?跟你说实话,声哥跟小罗前两天帮老爷子处理了一件秘密事件,老爷子容不下他们,所以,他们必须得死。”

  “老爷子有病吧,这么死忠这么能干的手下也不放过?”

  “你对我吼有什么用,有本事做了声哥的位置,得到老爷子的信任,将来做老爷子的接班人。”

  “我呸他大爷,老子没那个兴趣。”我大吼过去,一度失去理智,虽然我不相信声哥会死,但阿笛的反应不像是在骗人,况且我听小罗说过他和声哥帮老爷子处理过一件事情,所以,也有可能声哥真的死了。

  “马金飞,你冷静一点,做我们这一行的,死个人不算什么。”

  我想起昨晚的事情,想起我们向阿笛求救,她一点反应也没有,所以声哥的死一定跟阿笛有关。我咬着牙上前双手掐住阿笛的肩膀,将她推到墙边,她大力挣扎,不过我此刻已经豁过去了。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声哥的死一定是你下的命令,你说过你是刘青成的头儿,所以这件事情是你安排的对不对?你是老爷子的干女儿没错,可是你不是很喜欢声哥吗,你竟然为了干爹杀情人,你是不是人啊你,你他妈这么恶毒你全家人知道吗,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比声哥死得还要惨。”

  “混蛋。”愤怒的阿笛突然全力挣扎,狠狠一巴掌甩到我脸上。

  火辣辣的一巴掌抽得我整个头都有点错,我咬着牙抵抗痛楚,摇摇头用一种杀人的目光盯向阿笛。在我的眼里,阿笛就是那个给白雪公主毒苹果的恶毒巫婆。

  “马金飞,你最好识时物,否则肖楚声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阿笛愤哼一声,再次点燃一根烟,不再看我。

  这戏剧性的转变,也让我不得不停止门腾,但我真的不明白,阿笛喜欢声哥,怎么还会对声哥下手?我特么才知道,他们真的非我不要。我到底哪点被他们看上了,我改还不行吗?

  此时此刻,我依旧不能相信声哥死了!我摸摸嘴角,痛得眦牙,阿笛这一巴掌够狠,正好也向我证明了她是个内心冷漠的女人。

  我站直腰杆,轻哼一声,对阿笛说:“不论你用什么手段,我都不会加入你们。还是那句话,你们要是不放过卓言欣,我就跟你们死瞌到底。我走正道,本地不行,还行中央,我就不信在我有生之年我不能为自己和我爱的人讨回公道。”

  我移开目光前,看到阿笛复杂的眼神中带着不可思议的情绪,我无瑕顾忌这些,我现在迫切的想要问老肖,声哥是不是真的出事了。就在我打开大门时,阿笛轻飘飘的警告我,让我别后悔。我一声不吭,把这句话习惯过过滤掉,开门离开。

  一出门我立马拿打电话给老肖,那边老肖已经睡下,迷迷糊糊的问我什么事,我听到他淡定的声音,再度觉得阿笛是在骗我,但为了证实声哥没事,我还是问出口。

  “老肖,你打个电话给声哥,就说我想找他,问他什么时候有空,对了,你必须跟他本人亲自通电话。”

  老肖骂我混蛋,三更半夜的干这种事,我心里紧张得想死,又不敢说太多。老肖让我等等,我挂掉电话走进电梯。电梯直达一楼,像我的心一样落下去,起不来。我一遍遍的安慰自己,阿笛是个坏女人,她骗我骗我骗我,虽然还没有收到老肖的电话,但是我真的越来越害怕。回想阿笛的表情,真的不像是在开玩笑,而且她也没有必须用声哥的死来逼我加入他们,这种玩笑她不会开。

  刚走出电梯门口,手机终于响起,我心脏一阵收缩,提着一口气盯着手机上闪动的老肖两个字,莫名觉得自己一瞬间跌落十八层地狱。

  铃声像催命一样响着,我惊醒过来闭了闭眼吐出一口气,接下接听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