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笛的家,充盈着淡淡的百合花的香味,晚风从窗子吹进来,窗帘轻轻飞起来有一种漫妙的仙境之感,那花香正是从院子里传来的。大厅通透凉爽,清风徐徐,置身其中仿佛身处仙境,安静淡雅,别致优美。

  阿笛让我随意坐,点心茶水什么的都别客气,她自己则上楼去了,这一去竟然半个小时。

  我在楼下大厅坐立不安,手里摸着手机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决定等一下就要问个明白。

  楼上传来脚步声,我看过去,阿笛披着头发,穿着睡裙走下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简单大气,温柔如花。

  我迅速的称开目光,在阿笛还没有来到我身边时调整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这个时候好想抽一口烟,让自己镇定下来。

  “小马,你害怕我?”

  我老老实实的点头。又补充:“人人都叫你四姐,想来你地位不低,手下马仔也多不甚数。更何况我才刚见识到你的厉害。”

  我一骨脑的说一堆,又后悔得不得了,所谓言多必漏,我透漏出去的正是我的心慌和不淡定。在阿笛面前,我只希望自己给她的是冷漠的一面。

  阿笛说:“不用那么认真,我们之间其实可以做朋友。”

  “不好意思,不是我不想交你这个朋友,是我高攀不上。”我叹口气看向阿笛,很认真的说:“我不知道你们看上我什么了,或者说你们非杀我不可。不管你们想对我怎么样,我都想告诉你,我只想做一个安安分分的打工仔,追求我爱的人,过我自己想要过的生活。你们的圈子我玩不起,也不想玩。还希望你能给我一条活路,我一辈子感激你。”

  阿笛不悦,冷哼一声,坐到沙发上,抬起眼皮看我,说:“难道我这条路它就不是活路吗?你倒是说说它怎么就是条死路?”

  我怔怔的不知如再回答,阿笛让我坐到他身边,我本能的反抗,依旧站在原地。

  “想快点离开这个地主,你最好听话,我让你坐你就坐,让你站你就站。”

  阿笛再次给我脸色看,可是她这句话更加激起了我的反抗。我依旧没有会过去,站在原地,无所谓惧。

  “我知道你随时一句话我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我只想问你,你这样做有意思吗?我是个男人,我靠我自己生活,我不是依附于你看你脸色吃饭的那些个小弟,你若是想找人解闷的话,尽管找他们去好了,恕难奉陪。”

  “你走得了吗马金飞?”

  我不得不停下脚步,我知道我走不了,阿笛也不可能让我走。可是我就是心毛得很,想狠狠的揍人一顿。这种压抑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今天晚上你哪也别去,留下来陪我!”

  我震惊的回过头,阿笛已经站起来,先前脸上的不悦已经消失,换上的又是一张笑脸,那种感觉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男人见了都会往歪了想。

  不过,阿笛的话不正是那个意思吗?

  “你开玩笑吗,鼎鼎大名的四姐……”

  “谁说我开玩笑?”阿笛截了我的话,大步来到我身,伸手拉过我的衣领。“马金飞,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其实你很帅,很正义,很……好吃。”

  我不怒反笑,用力去掰阿笛的手,一边说:“那么有没有告诉过你,我还是个专情的男人,任何女人想迷惑都是自取其辱。”

  “那就试试看。”阿笛力气不小,把我领子都快扯破了,不论我怎么掰她都不肯松手。

  阿笛另一只手抱着我的腰,整个身体贴上来,我能感觉到清晰的肉体相碰,冷暖不同的触感。我似乎是个冷漠的人,再好的暖色生香也无法驱散我心里的烦躁和愤怒。而阿笛,似乎正是想用这一招来攻破我的防御。

  “你就是在害怕,这里明明没有人会看到,我不相信你一点也没有动心?难道是因为我不够漂亮?”

  我抓住阿笛放在我腰上那只乱动的手,不客气的回她,“我从来不喜欢主动的女人,更何况在我知道你是大姐头的时候,我就对你失去任何性趣。”

  “骗人。”阿笛笑得很灿烂,仿佛把这些对话当成了调情,媚眼乱飞的盯着我不放。

  “骗不骗人凭我的反应就能知道,你觉得呢?”

  阿笛突然诡异的轻嗯一声,“你让我摸摸它,我才能相信!”

  9q酷4p匠p*网O首Q发$!

  我真是哭笑不得,心中大骂阿笛这个女流氓,居然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哦,不对,我就不应该把她当成一个女人。

  “你最好别随意碰触男人的尊严。”我以警告的口气对阿笛说,她眼里的热浪被慢慢的浇息,手慢慢松开。我稍一用力,掰掉她还放在我腰上的手,不客气的退到一边。

  她苦笑,我看到她眼里有晶莹的东西在闪,在她转过头后消失。我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愣了愣。

  “为什么我喜欢的男人,眼里心里都没有我的位置。”阿笛重重的叹气,又说:“马金飞,你跟他一样,除了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对别的女人都是无情又无义。”

  根本不用猜,我就能知道阿笛口中的‘他’是谁。

  故事转折太快,我有些不知所为,安慰?还是继续嘲讽?

  我以为阿笛会继续悲伤一番,没想到我还在考虑要安慰的时候,她已经恢复过来,看我的时候变得高高在上。

  “我果然没看错你。老爷子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说过一句话,如果一个男人,对除了所爱的女人以外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情无义,那么这种男人将会成为我们这个圈子里最狠最强的男人。所以综合这句话,我当然不能让你成为我的敌人。”

  我摸摸鼻子,低头,竟然觉得阿笛是在讽刺我。

  “可我,并不想成为你的伙伴。”

  “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我们这一行。”

  “是谁告诉你我想了解你们这一行?”

  阿笛轻轻一笑,再次来到我身边,只给我了三个字,这三个字像死神来临一样戳中了我的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