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赵晓清,不过也是个女的,这个女人身材火辣,穿着浅绿色的短装旗袍,性感惹火,一头长发微卷,笑容满面。

  我没想到,女人也混这一行。

  不等刘青成说话,那个女人心花怒放似的喊了声声哥,然后大步朝声哥走来。这个女人的出场似乎是一个插曲。

  声哥笑得很温柔,站起来,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主动跟声哥拥抱,声哥看上去有些不自然,主动将人推开。

  “我说阿笛呀,你是准备给我戴绿帽子?”

  听到这句话,我诧异的看过去,没想到这句话居然是刘青成说的,所以这个叫阿笛的女人其实是刘青成的女人。

  妈的下巴都吓掉了。

  声哥看了一眼刘青成,笑说:“看看吧,终于有人吃醋了。”

  《T酷匠网…q首X√发^√

  阿笛调皮的眨眨眼,鬼灵精怪的样子绝对的让人心动。我在想这刘青成,阿笛,声哥,这三个人应该有过一段故事吧。

  阿笛乖乖的回到刘青成身边,无辜的辩解说是太久没见声哥,没想到声哥还是像以前一样帅巴啦巴啦之类的,原本紧张的气氛被她这一搅合,居然充满了欢乐,就像老朋友叙旧一样。

  这时,声哥倒了三杯酒,把其中两杯给了刘青成和阿笛。

  “这一杯我们三人喝,算是为阿笛接风,也算是我们三人的小聚吧。我先干为敬。”

  刘青成呵呵笑,“阿笛啊,阿声可是一点都没变,难道你对人家念念不忘的。”

  阿笛什么都没说,只是看了一眼声哥,豪爽的把酒喝完。

  见他们这么轻松,我手心都汗湿了,难道只有我紧张我?我看向小罗,他很镇定的坐在那儿,看不出什么,刘青成那边的两个手下也悠然自得,好吧我不得不承认,似乎只有我很紧张。

  余光中一道目光投过来,我下意识侧过头,是阿笛,她正笑意浅浅的看着我,大眼睛亮晶晶的,粉黛红唇,眉眼如丝,哪个男人见了都得心跳加快。

  我要是这个时候撤退目光,那不是让她看轻了。妹的,老子活这么大,除了对卓言欣会脸红心跳加愉,对别的女人,绝不能保持形象。

  于是,我淡定的轻轻点头,刚好声哥叫我,我解脱似的看向声哥。

  声哥说:“你的事我之前有跟成哥打过招呼,不过成哥应该还是不太清楚的,你自己说一说吧。”

  这时,对面刘青成等几人都看向我,明显不友善。说实话我挺恐惧的,毕竟人生中第一次面地这些不怕死的人,在坐的就我一个打工仔,什么依靠都没有,指不定从此变成那些人的眼中盯,见一次打一次。

  小罗给了我一个状胆的眼神,声哥悠闲的给我们倒酒,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老大的样子。我知道声哥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可是好歹帮我把事情说完呀,省得我张口不知道说哪句。

  不经意间瞄到对面,刘青成的手下讽刺的目光瞟向我,这倒好,老子因为心中升起的仇恨反而让胆量大了,心一横,站起来。

  “我不在这一行混,但我这知道这一行也是有规矩的。成哥,今天让您亲自出马,我马金飞先说声抱歉,但是这事还真得必须您出马,才能得到解决。”

  我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废话我也不说了,正题就是赵晓清和刘山东。赵晓清跟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怕大家笑话,她跟在一起半年里,我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但是这个女人已经疯了,她以为我不选择她就是我对不起她,其实不然,在知道她跟刘山东的关系后我并没有把她怎么样,也没有恨她怪她,因为我知道我自己是个没钱没权没地位的人。然而今天,她还死咬着我不放,她让刘山东找人已经两次伤害我的朋友,这种事情我不能忍受。在此,我希望能借成哥的威严,替我做件公道的事情,多谢了。”

  我拿起酒敬成哥,没想到成哥居然跟我一起喝,我这倒是赚了些面子。

  “喂,小兄弟。”阿笛把椅子挪到我身边,碰了碰我的手,似乎对我的事情很感兴趣。“没想到你居然会遇到这种事情,我说你怎么这么傻,女人做了小三很容易就看出来了,你哪根筋不对劲呀居然让自己受这种委屈。这个女人有病呀……”

  “阿笛。”刘青成喊了一声,面上带着宠溺,“男人在谈事情,你要是这么有兴趣,等解决以后我单独请小马兄弟跟你说。”

  我看向声哥,他只是含笑看我,依旧不说话。

  成哥正正色说:“马兄弟,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其实不是很清楚,所以我大哥做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反对,但是现在知道了,原来马兄弟才是受害者。也好,借着这件事情我会好好的跟大哥沟通,至于赵晓清这个女人,我也不敢保持她会不会再找别的人对你下黑手。”

  我去,刘青成居然这么狡猾,尼妹的。

  我有些气愤,但气愤并没有让我失去理智,我说:“只要成哥一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成哥何必为难我。再说了,赵晓清为什么报复我原因谁都知道,对吧?”

  “妈的你什么意思?”成哥身边的手下突然晓喝。

  我冷哼一声,瞪向他,“管好你的嘴巴,我能放过一次,绝不会有第二次。”

  成哥的另一个手下也动怒了,却被成哥瞪了一眼,马上不敢发作。成哥又看向刚才喝我的手下,冷声道:“还不快给马兄弟道歉。”

  那人乖乖的拿起酒跟我道歉,把酒喝干后坐下,但明显的口服心不服。我也懒得理那鸟货,毕竟心里还是很气愤的。

  但是,我却发现阿笛一直在看我。

  声哥终于开口了,“阿成,事情就这以么个事情,过去的过节出了这个门小马也会忘记,你给个话吧。”

  “声哥,说实话这事真有点为难,我大哥一向独来独往的,我又是弟弟哪敢管他的事。”

  “是吗?”声哥像是在询问,但其实这些问题显而易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