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能解决掉赵晓清这颗定时炸弹,还有什么地方不敢去?

  不就是饭局吗,还能怎么着?我随时等候声哥给我电话。

  我临走的时候声哥说,进叶伊家的那个人,和昨晚开摩托车的人,他们都已经进医院了,他也跟刘青成打过招呼,这事虽然没完,但是近期我们不会有事。

  我想起叶伊,这个……我都不想说她傻了,这个少根筋的女孩子,她真的没有必要替我跟老肖和声哥求助这事。

  伊伊呀伊伊,你让我拿你怎么办?我真的什么都给不了你,不值得你为我做任何一件事。

  这两天,我特别关注卓言欣,早晚两次电话问她过得怎么样,深怕她再出任何意外。而叶伊,这孩子早晚都来敲我的门,不是做了早餐就是过来讨我煮面给她吃宵夜,我说她不出半月就会跟猪一样,她还说我嫉妒她吃东西不长肉的特质。看到她对我的依赖,我心都酸啦,什么时候卓言欣也能像她这样那就好了。

  声哥安排好饭局后提前半天给我打电话,他说晚上会让人来接我,我提前把公司的事安排好,心里总有不安。下班前我打电话给卓言欣,让她下了班早点回家,她说我今天抽疯了说这么多肉麻兮兮的话。我只好打住了,卓言欣说她要加班。

  我特意走得晚一些,最后一个离开公司。我站在大门口看向四周,想着声哥说过会派人来接我,我又不想老打电话给声哥,打算等等。

  一辆黑色的奥迪出现在视线中,很快来到我身边停下,开车的是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的男人,穿着米白色的翻领T恤,皮肤白白的,有着像声哥一样的特点——笑起来很优雅很好看。

  他对我很和气,告诉我他叫小罗。

  我问小罗要去哪里,他说到了就知道,我也没再问他什么,他倒是话不少,跟我聊起了天,看得出他是个健谈的人,不失幽默风趣。

  小罗的地位应该不低,跟声哥的关系应该也很好。我这么断定。

  车子拐了不少弯,最后停在一家叫新盛的酒楼前,常年应酬的我来过这家酒楼,我问小罗,他说这家酒楼的后台很硬,让我不要多问,等下进去看声哥的安排。

  小罗领我一路上电梯到五楼,这一层楼装饰得金碧辉煌,就像进到皇宫宝殿一样令人惊叹。小罗打开一扇门,我进去后他马上关起来,我惊了一下,感觉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幸好看到靠在椅子上刚刚睁开眼的声哥,我才平静下来。

  我走过去喊了一声声哥,声哥抹了一把脸让我坐下,小罗冲咖啡,很熟练的样子。

  声哥说:“这两天去了趟外地,忙得两个晚上没睡觉,差点要累死我。”

  我第一次看到声哥精神不济的样子,其实心里不太是滋味,感觉自己的事情老是麻烦他。我本来就不想跟他们接触的,只是最近每次发生的事情都不得不让我靠近他,我其实也很无奈。

  “声哥,实在对不住,最近的事情……”

  “打住!”声哥截了我的话,“任何事情有因必有果,你要相信这是天注定的事情,也说明你我有缘而已。”

  小罗把咖啡端过来,又拿来些吃的放桌上在我旁边坐下,他跟声哥开始填肚子,不忘招呼我。

  “小马,最好先吃点东西,待会儿少不了喝酒。”

  小罗把吃的递给我,我看他们吃得香肚子也受不了了。三个大男人就这么边喝连吃,把一大包的饼干搞定。

  声哥去洗了把脸,回来时给我了一把刀,让我放口袋里防着。我惊讶看他,用眼神问他不是说好的饭局吗?还得动刀子。

  小罗拍我的肩膀笑笑,“声哥说拿着就拿着,你当这把多功能的军刀数量多呀,连我都没有这种福气拥有。”

  声哥笑了笑,然后正色说:“虽然只是一顿饭,但你也知道我们这种人一直都是过着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任何时候都不能大意。”

  我点头同意,的确是这样的,但是我没有想到我也是参和进了这种日子里。说实话,我不想再继续下去。我吐出一口气,拿过桌上的烟吸起来,我需要镇定一下,来选择我的路。很明显,声哥他们的路是一去不能回头,我是带着卓言欣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还是借助声哥他们的力量得到我和卓言欣平静的生活?

  a酷匠《网8永#a久9免*费‘看`{小说

  声哥和小罗都没有开口说话,似乎知道我的心情很复杂一样。抽完第二根,小罗制止我再抽,把烟扔到一边去。

  “小马,你不必想太多,凡事想想好的,也计过了今晚你会过回以前的生活。”

  “也有可能过了今晚我就真正的回不了头。”我看向声哥,他愣愣的与我对视,最终我先移开目光,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不能这么窝囊。

  我说:“声哥,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生活,若非不得已我也不会来找你们。不过我还知道自己是个男人,男人就应该承担和担当,为了卓言欣和叶伊,我不会退缩。”

  我不会退缩,这就是我的选择。

  我跟在声哥和小罗的身后,八点钟前离开房间,去了包厢。这间包厢很大,似乎就是为了这些大人物聚集用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走进去就有种坠入地狱的感觉,眼前昏花,就像看到很多地狱里的惨烈画面,让人毛骨悚然。

  小罗碰了碰我的手,我激灵一下回到现实,跟小罗走到声哥两旁坐下,我下意识伸手进口袋摸了摸那把刀。

  外面传来脚步声,听起来应该有三四个人,还有高跟鞋的声音,应该有女人。

  我一想,不会是赵晓清吧?

  大门打开,首先出现的是一个身高和声哥差不多,块头比声哥还大一些的男人,小平头,白色T恤加中裤,领子上挂着墨镜。这人就是刘青成,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人,一个穿黑色衬衣加牛仔裤的男人,这个我见过,那天在酒吧欲对卓言欣和她同事不友善的人,另一个我没见过。走在最后的那个人,一眼看过去,吓了我一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