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说:此章为卓言欣番外,内容与本文主题无太大关系,不过以下出现的某个人物在后文中将会成为小马哥的对手。提示:不喜欢看番外的可以跳过。))

  准备了半个月的聚会,今天终于要实现。作为策划人兼主要负责人之一,卓言欣深怕工作没做好,起了个大早,打电话给另一个主要负责人——张涛。

  大学毕业以后,这是第一次大学同学聚会,相约于七夕,当然不能有半点差错,否则怎么对得起那些年一起疯狂的哥们姐们。

  张涛如今的状况,卓言欣不太清楚,不过她倒是时常想起那些年中,那个最爱耍酷最爱有事没事找她说话聊天各种借口一起玩的张涛。那个时候吧,大家其实还是挺单纯的。

  跟张涛通过电话,确认两方准备完毕,由张涛再次跟订好的伯顿酒店做最后沟通,接下来她就等着今天中午的见面。

  正准备煮个面做早餐时,手机响起,一看是魏明俊。

  再次拒绝魏明俊的七夕相约,卓言欣把手机冲上电,进厨房忙活儿去了。

  聚会总免不了好好打扮一翻,卓言欣挑了一套紫色的长裙,本来就白美瘦高的她轻易就将紫色Hold住。往镜子前一站,身材修长,长裙刚好也能将美腿盖住,胸口领子小荷叶垂下,不显轻挑,转一圈一袭长裙飘飘,仙气漫漫,有几个男人Hold得住?

  临时还自己简单烫了个卷发,想着成熟点总是好的,否则该显老气了。

  让她想不到的是,十点半钟时,她接到张涛的电话。

  张涛说:“我到你住的地方附近,但是不知道你具体住在哪里。”

  卓言欣惊讶问:“你来干嘛?不是说好在伯顿见面吗?”

  “我来接你呀,总不能让你打车去吧。”张涛说。

  人也来了,卓言欣不好再拒绝之千里,报了自己租房的地址,背上包下楼。说起来她也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张涛,也就是毕业各奔东西以后,不由得猜测如今的张涛长成了什么模样。

  她等在小区让口,岗停里保安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的影子,那眼神充满了满意,她当然是不知道的,四下张望时,一辆红色的奥迪敞蓬跑车开了过来,车子停在她的面前,开车的男人摘下墨镜看过来,她吓了一跳,然后才惊讶的感叹时间是把杀猪刀。

  “卓言欣!”

  “张涛!?”

  张涛下车,让卓言吃惊的不光是这一辆价格不低的豪车,还有张涛一身上下名牌,一看此人就是个混在上流社会的阔少。

  卓言欣忍不住打趣,“喂,什么时候脱胎换骨了,我记得大学那会儿你不带这么炫的吧?”

  h酷o匠'P网;唯P一XP正版◎0,{其他都@F是7|盗版!O

  张涛笑容深深,来到卓言欣的面前,靠在车上,摆了个随意而优雅的姿势,带着几分玩味,加上外貌条件本就上等,此刻看起来竟多了几分男人味。

  “哥一直就这么低调做人,低调做事,哪来的炫呀?”

  卓言欣淡然一笑,“我是发现了,你呀除了多呼敢几吨米,多长了几分男人味,还是跟过去一样,嘴贫。”

  张涛暴出大笑,拉开车门请卓言欣上车,随后往保安室一看,笑着指向那个还在发呆的保安说:“哥们,你眼光好,但是运气不好。呵呵——”

  一串豪爽朗的笑声传入卓言欣的耳里,她心中渐渐明朗,就像又回到了大学的日子,张涛还是那个爱给她找事的张涛。

  路上两人闲聊,各自说了一些个人情况,卓言欣才知道张涛毕业后,进了他老爷的小公司工作,一改陈旧,居然把公司搞得有模有样,这些年赚得盆满钵满,业务更是跨了好几个省。这一点卓言欣着实有些意想不到。大学时看上去不务正业似的,没想到居然有老板潜质,这个张涛啊。

  “对了张涛,今天七夕呢,说好了大家可以带女朋友老婆什么的,怎么,你就一人?”

  张涛侧头看卓言欣,呵呵一笑,“一个人不能参加?你也不一个人吗?”

  “我跟你不一样,我单身呢。”

  “我这不也是单身吗?呵呵,要不咱们凑一对儿吧?反正大家了解彼此的底子。”

  卓言欣给了张涛一个可爱的笑脸,说:“对不起,我不稀罕土豪。不过,我代表班上的哥们姐们对张土豪送上最诚挚的感谢,这一顿多谢您老了。”

  张涛顺杆往上爬,最后总结成一句话:哥让你依靠!

  到达伯顿,刚好十一点。酒店门口做了标语,关于聚会的内容,很是符合大学那个时代的味道。卓言欣订的是特大包厢,摆了三桌,负责经理跟他们碰了面,他们俩这才放心的先进包间。

  两人还顾不上说一句话,一个十二三岁怯生生的女孩走了进来,她的手里捧着一束鲜,是娇艳欲滴的玫瑰。淡淡的芳香让人惊喜,卓言欣看过去。

  “哥哥,买束花送给姐姐吧,我祝你们幸福美满,白头到老。”

  小女孩粉嫩嫩红扑扑的,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扎着马尾,简单可爱,还口齿伶俐,看上去就像个经常卖花的老手。

  卓言欣不好意思的笑笑,对小女孩说:“小妹妹,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情人,是大学同学,今天我们聚会呢。”

  张涛也附和几句,不过小姑娘可没那么好打发。

  “哥哥姐姐,你们要是不在一起那真是可惜了,我卖花这么多年,看人看得最准,谁和谁有没有夫妻相我看一眼就能知道。像哥哥和姐姐,朗才女貌什么的就不用提了,更重要的是,哥哥应该发现了姐姐脸上的酒窝吧,这个酒窝可是因为前世的情债而订下的,这可是前世的见证。传说在某一年的七夕节这一天,两个人一定会在一起,不管是什么原因。所以哥哥,买束花给姐姐吧。”

  小姑娘把张涛和卓言欣说得一愣一愣的,两个感叹后相视一笑。

  “小妹妹,哥看好你这种推销的手段,特别棒。”

  小姑娘来到张涛面前,把花往他身上放,“谢谢哥哥买花,祝你和姐姐甜甜蜜蜜,夫妻恩爱。”

  “开玩笑,我又没说要买,你看看姐姐,被你气得脸都绿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姐姐看不上我。”

  “那一定是因为你没有跟姐姐表白。其实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喜欢姐姐,而且很久很久了。”

  张涛慢半拍的反应,“你这意思是让我现在对你姐姐表白,你姐姐就能答应我?”

  不等小姑娘点头,卓言欣踹了一脚张涛,希望他能正常过来。转头又对小姑娘说:“小妹妹,我们这还忙着聚会呢,你还是到别处去卖吧,乖啊!”

  小姑娘看了一眼卓言欣,没有走,“哥哥,买束花吧,要不紫衣姐姐该生气啦。”

  张涛有些动摇了,跟卓言欣正式的解释,“言欣同学,这样吧,这花我买了,人小姑娘卖个花其实挺辛苦的,你说咱俩不是也挺有缘的吗,反正都单着,送个花应该没关系吧。”

  “谢谢哥哥,一共九百九十九元。”

  小姑娘机灵着呢,根本不想让卓言欣开口。而张涛,已经掏钱包付款。关键是卓言欣好像听错了什么似的。

  “小姑娘,你这花多少钱?”

  “九百九十九。”

  “你打劫呀?就几朵玫瑰花开口就是天价?”卓言欣激动得站起来,盯着张涛要掏钱的手。本来她想拒绝的,不过张土豪想当散财童子,她也不好拦着。

  当然啦,她是不会收下这束花的。

  小姑娘乐癫癫的离开,张涛看了一眼卓言欣,手抖得有些不好意思,大学那会习惯油嘴滑舌,说到底还从来没有送过花表过白,这个时候如何是好?

  卓言欣也挺尴尬的,赶紧借口上洗手间,结果张涛率先一步堵在门口,热辣辣的目光盯着卓言欣,两人中间隔着一大束红艳艳的玫瑰花。

  “张涛,你……?”

  “卓言欣,呵呵,别客气呀,你看今天这日子也挺特殊的,说明我们真的有缘,这花送给我,收下吧。”

  “你没开玩笑?”

  “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天地良心。”

  卓言欣一言不发,接过花很大气的笑笑,“我代表所有的小伙伴多谢张土豪的花。”

  张涛还愣着,卓言欣已经把花拆开,外包装扔一边,把里面的花一枝一枝的分开,问服务员要来很多的高脚杯,放在每个位置上,一一插上一朵鲜花,几分钟之内,三张大圆桌上被鲜花围成一三个圈,别致啊,直接让张涛无语。

  “那什么,你忙,我上个洗手间。”张涛逃离现在,在无人的地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怪自己嘴巴笨,不会说话。

  “你就是笨蛋,却从来不肯承认,否则怎么能落到今天都追不上人家呢?”

  张涛惊讶转头,紧张的将小女孩拉到一边,“你怎么还没走,不是说好了你卖完花就没事了吗?”

  小女孩白了一眼张涛,“表哥,你开玩笑吧,不是说好了你得给我酬谢吗?赶紧的,今天七夕,别浪费我时间。”

  “你个小屁孩。”张涛手指弹在小女孩的额头,不悦的说:“王钰菲你听好了,你才十二岁,过什么七夕,赶紧回家去,要不然我告诉你妈。”

  “张涛你不守信用,你耍无赖。再说啦,我跟姐们约会去,又不是跟臭男人,你怎么比我妈还罗索?”

  张涛被堵得说不出话,直摇头叹气,抽了几张毛爷爷给王钰菲,念叨着现在零零后的熊孩子越来越不像话。

  “表哥,我爱你。”王钰菲趁张涛不注意,亲到张涛的脸上,俏皮的祝福张涛早点把姐姐娶回家,张涛看着跑远的王钰菲,摸摸脸,怔了。

  “这亲亲,要是换成卓言欣,那该多好!”

  “张涛,你干嘛呢,有几个同学已经到了,我们下楼接人去吧。”卓言欣看到不对劲的张涛,便也没怀疑什么,和张涛一起下楼迎接同学。

  同学们陆陆续续的出来,一个二个全变了样。男人们该发福的发福了,带老婆儿子的,老板、个体、经理、创业,进军各个行业。女的单身居多,白富美小清新女汉子各有特色,穿着时尚,打扮娇艳,这一聚,把每个人的现状都显了出来。

  能来的有二十七个人,每个人进门时都看到了位置上的那朵玫瑰花,当然,卓言欣才不会说这束花的来历,只说是酒店送给他们的七夕礼物。

  多年不见,感慨良多,同宿舍的男生女生哪里顾得上吃饭,纷纷坐在一起忆当年,当年谁谁谁爱上了谁,谁谁谁又暗恋着谁,又是谁谁谁在食堂对谁告白,欢乐的气氛,豪爽的笑声,充满整个包厢。

  待男女各自小聚完毕,大家打成了一片,也不知道是谁说起了当年张涛喜欢卓言欣的事,这会儿大家纷纷质问卓言欣为什么不喜欢酷炫狂霸拽的涛哥,卓言欣被逼问得无路可退,有几个女生上来帮她反攻,说张涛当年根本就没有诚意,这一来二去的争吵后,突然有人建议张涛现场表白,再续前缘。

  张涛傻眼了,被男生拉到卓言欣面前,卓言欣这一方的女生也跟着起哄,把卓言欣控制起来,两人就像被五花大绑了一样被迫面对面。

  “我说姐们快放手,别闹了成吗?”卓言欣急了,可这个时候没有人听她的。

  张涛也被逼急了,可根本反抗不了,最后在众人的鼓舞中,决定豁出去了。他要求大家唱一首同桌的你来给他力量,当歌声响起,那些年的回忆也越来越清晰。

  还好,没有人为她做嫁衣,没有人为她盘发,她依旧如过去一样恬静单纯。

  歌曲尾声,张涛看着卓言欣大声的对她说:“卓言欣,我爱你……很久很久很我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