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仰天大笑,先不管卓言欣是否误会,只要她还在关注我,我就是胜利者。

  我没有立马解释,她见过叶伊,也知道叶伊只是我的邻居,而且我也相信她其实心中有数。我需要这种信任,也觉得她一定会信任我。

  我问她为什么自从那天看到叶伊以后就不接我电话,她说没什么,太忙了顾不上那么多。我隐约觉得她好像有些话没有说,就像叶伊先前给我的感觉那样。

  想不通后,我把这种现象当成女人的特性。

  看看时间还早,我叫她出来约会,她没有反驳约会这两个字,让我去公司接她。我震惊呀,这丫头真拼,玩命吗都快九点了。

  我心情美美的换衣服,打扮打扮,还特意喷了点三年没用完的古龙香水,但是喷完我还是后悔了,尼玛臭死了,不得把可爱的欣欣熏到?果断换衣服,还是我的格子衬衣好看,往哪儿站都是集气质酷帅为一体,回头百分之千。

  √最新{章“;节?上‘$酷l匠AN网my

  臭美了十多分钟,穿上我崭新的皮鞋,哼着小兔子乖乖出门,今天夜色真好呀。

  好死不死在楼下碰到扔垃圾回来叶伊,我想躲都来不及,她小跑上来拉着我的手上下左右的打量,不忘取笑我。

  “喂,马金飞,打扮得人模狗样的这是要去哪儿呢?约会?见客户?”

  “要你管!”我拍掉叶伊的手,知道她就是故意的。

  “别这么小器嘛,带上我好不好,我今晚没事回来得早,一个人待在家里心凉凉的。”

  “你家有灯,把厨房洗手间阳台的灯全部打开,鬼来了都得绕道。”

  “你故意咒我!”叶伊给了我一拳,小脚一跺不乐意的瞪我。“马金飞,你太没良心了。”

  我回头看叶伊,心情还是不错的,“我良心早就坏透了,所以妹子你别跟着我了,好好跟你们家主任发展吧,老男人吃起来才香。”

  我哼着啦啦歌,兴灾乐祸的上车,也不管叶伊开着就跑,我心情那么美,哪有顾得上那么多。不过,我和叶伊之间倒是越来越随意,对,像好朋友一样。

  今晚的夜色确实很美,我在计划着等下去哪里一边吃东西一边谈人生谈理想谈未来,想到有次跟客户吃饭去的江边餐厅,在三楼的位置刚好看到对岸公园的景色,于是就这么敲定了。

  我在卓言欣公司楼下的老地方等他,很快看到她孤孤单单的从大门走出来,单薄的身体感觉风都能把她吹跑。她微笑走向我,这一刻我又觉得她是那么独立坚强的一个人。

  终于能跟她坐在一起,我的心灌了蜜一样美滋滋的,也没问她想吃什么,直接说带她去吃点东西。她说好,看起来有些疲惫,脸色也不太好的样子。我问她干嘛这么拼,她只说趁着单身就得多拼多赚,要不然等以后成家事情多了没办法再拼。

  我的心弦被触动,问她会找个什么样的男人来结婚,她扭头看窗外,笑笑说等缘份来敲门。

  我一乐,逗她:“我从现在开始改名了,以后请叫我缘份。我时时刻刻都在敲你的门。”

  卓言欣给我一个摇头笑容,“兔子不吃窝边草,何况还是前男友。”

  “我想升级,升级成ING,正在进行时的男朋友,苍天见证,月亮为媒。”

  “累!”

  “为什么?”

  “不要拿我开涮,姐这几天太累,没心情跟你斗嘴。”

  卓言欣一句话就马这个话题结束,虽然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可我却觉得我的希望越来越大。试想,如果一个女人对你没点那个意思,她跟你吃个毛消夜,跟你斗毛嘴。

  好吧,我就当她是真的太累了,等她不那么忙的时候,等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我要向她表白。

  到达日的地,我把车子停好,走向餐厅,前方传来轰轰的声音,一辆摩托车以闪电般的速度向我们冲过来,距离四五十米远,冲上我们那是一瞬间的事。我立刻抱住卓言欣往路边上拉,摩托车已经冲到面前,但是很诡异,那摩托车并没有要撞我们的意思,而是从我旁边急拐弯,一下子消失在路尽头。

  我吓得一身汗,因为此时此刻眼前全是叶伊房间里看到的那张恐怖巨照。

  我生气的骂,说那人没长眼,迟早死在路上,卓言欣惊魂未定,脸色苍白,紧紧握着我的手,还谢谢我把她拉开。我想起刚才那惊险一刻,也知道如果那人真要撞,我和卓言欣早就是不死也是半条命了。

  我努力的宽慰她,尽量自己保持平静,到楼上给她叫了一杯热水,她缓了一阵总算恢复过来。

  她笑说:“老了,一点心惊肉跳的事情都受不了。”

  我没把心理的事告诉她,鼓励她多点些吃的压压惊,卓言欣也不客气了,扮菜、点心,饮料,脆鸡翅摆了一桌子,然后告诉我她要开吃了。

  看女人吃东西真是又值得欣赏又替她着急,优雅是有了,但能不能别那么小心翼翼,肉要大块大口吃才够味,总那么一小口一小口的咬,够味吗亲?

  卓言欣说了我几次不能吃得斯文点,让人一看就是乡下来的,我反问她乡下来的怎么了,还不允许农民进城走致富。

  她将一个鸡翅塞进我嘴里,说我只适合吃东西不适合陪聊。

  原计划吃完东西散散步,可有了摩托车的危险事件后我取消这项增进感情的项目,直接送她回家,依旧是看到她的房间灯亮了才走。有了这种习惯,就感觉心灵有了一个依靠,人也有了一个窝。但是,我却不敢松气,立刻打电话给老肖。

  我把叶伊家的恐怖巨照和刚才的摩托车事件跟老肖说了一遍,让他找声哥查一下是谁在背后搞的鬼,我绝对不能忍受有人要拿我的欣欣来威胁我。

  老肖那边显得很惊讶,我问他干嘛呢,他说:“老马,你不知道?”

  我擦,我上哪知道去,虽然猜测跟赵晓清和刘山东有关,但没有证据怀疑有毛用。再说要是我知道了还打电话给你干嘛?

  老肖让我别火,说了一句话就让我觉得自己特么的废了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