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伊受了惊吓,但恢复得挺快的,她说货真价实的尸体都见过,这个不算什么。我调侃她刚才干嘛吓成那样,她偏过头说因为太突然。我好像有些明白了,她不是也在试探我的反应吗?

  这小姑娘真是的。

  话说回来,虽然那幅画不再让人恐惧,但幕后的人却让人恼心。我问她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什么情敌小三之类的,她说自己是个比较安份的人,不惹事更不会主动害人。

  我脑子一转,放到我自己身上,想着这事会不会跟我有关?但是又被我否定了,叶伊能认识老肖家的人,跟老肖的妈关系还那么好,身家背景肯定不是盖的,何许人敢对她下手?而我这个肖小最大的过节是声哥,但是这个误会已经解除,声哥也放话不会有人敢动我。

  思来想去,毫无头绪,但我知道这里面必有文章。我安慰叶伊让她放心,有事再叫我。叶伊提出今天晚住我家,我才不会同意,来不及把她轰出去她倒好,主动去我房间抱了被子把我从沙发上赶走。

  我纳闷的看她,说:“伊伊,你不怕我半夜禽性大发把你做了?”

  叶伊抬头,眸眸的双眼上上下下打量,摇摇头无奈说:“就你?算了吧,给你十个胆你也不敢碰我一根毫毛。”

  靠,哥的评介就这么差劲?

  好吧,我本来也是逗她的,毕竟在我的眼里她真的是个小女孩,她无法满足我心灵的需求。

  叶伊让我滚去洗澡,她自己在沙发上看电视,让她不用理她,我看她完全没把这当成别人的家,真想告诉她,喂,孩子,这是我家。

  等我冲了凉出来,叶伊正在打电话,听得出来应该是她母亲打来的,看到我走出来她很快结束通话,再次上上下下打量我,我脸一热,摸摸鼻子要走。

  叶伊叫了我一声,让我转个身给她看看,我直接说我不是马戏团的小动物。她哈哈一笑,说我身材还是不是错的,结实,高大,是个好依靠。

  “叶伊你有完没完,小心我把你轰出去,反正我也不想在你面前树立什么高大形象。”

  “哟,这么点儿事就上火啦,我只不过是夸奖一下你。嘿嘿,要不你夸奖我吧,其实我也挺漂亮的。”

  我哪还听得下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是个老C男的原因。我让叶伊回去冲个澡,她说不敢,还装得很可怜的看我,我只觉得心里有条虫子在爬,毛毛的痒痒的特难受,回头拿了条新毛巾给她,看她乖乖的蹦哒进浴窒,我想买把面条吊死算了。

  睡觉的时候叶伊不让我关房门,说她怕半夜做恶梦看不到人。整个晚上她还是挺乖的,就是我挺可怜的,开着房门感觉被监视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叶伊拽着我去他家,非让我坐在大厅里,她才能顺利的刷牙洗脸换衣服,我开电视看CCTV1的朝闻天下,才知道MH又损了一架飞机。唉,为遇难者惋惜过后不由得感叹人生。

  趁叶伊还在洗手间,我再次去到她的房间观察,除了一地的碎纸没有任何异样,也没有任何被动过的痕迹,我闷闷的想着那个人是怎么能够进到家里,首先监控这一块就一定会留下线索。我昨晚就让叶伊报警,可她说报警没有用,只会让JC不断的问她这里那里,还得查她的私生活有不有得罪什么正房什么的,这种事情要么自己找到证据。

  我想起有个小保安跟我挺熟的,我可以找他帮我查查昨天的监控,我还真不信任我们自己找不到这个人。

  叶伊真是赖上了我一样,我得侍候她用早餐,还得送她上班,我请求她晚上放我假了,她只说得看她还会不会害怕。

  这小屁孩就是欠抽!

  嘴上我没跟叶伊说恐怖巨画或许跟我有关系,之所以会怀疑是因为我突然想起赵晓清,在医院里她让我滚的时候明明眼睛里写满了恨,就像那种她得不到必然毁之的深仇大恨。要说过去我或许不会怀疑赵晓清会对我下手,不过现在,一切皆有可能。

  《酷w$匠(网_首v“发%e

  我现在担心的是千万别把卓言欣连累进来。

  一整天我的心情都没法平定下来,我似乎预见了赵晓清疯逛的报复。

  我没打电话告诉老肖这事,我能断定如果真的是赵晓清干的,那她一定不是希望我死,而是想慢慢折磨我身边的人,让我生不如死。接下来一定还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小保安查完监控告诉我一无所获,我在电话这边说不可能,他想了想说下午小区停电半小时清理电箱。我全身一惊,心中有数。

  很奇怪,自从怀疑赵晓清,我就将她锁定为目标。于是我顺着这个想法往下想,就像看到有一个人开门进我家,然后从阳台爬过叶伊家的阳台,最后把巨画放进房间,再原路返回逃走。

  TM,这个可能性占百分之九十。

  我一直以为,这种剧情只会在电视剧里出现,没想到……我呵呵了,不知道自己是欠了赵晓清几大卡车的爱,才会被她骑在头上任意胡为。

  然而,接下来好几天一切正常,叶伊也渐渐放下紧张敢回家住了,我问她有没有想到是谁干的,她目光闪烁,说让我别管了,肯定是她得罪过什么患者了。我不太相信,总觉得她眼里隐藏了什么东西。

  我打开微信,真的挺担心卓言欣,发个信息问她这几天过得怎么样,她很快回话说挺好的。我松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

  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不相信卓言欣跟魏明俊是男女朋友。从第一次见到他们我能看出来。但为了得到确定的答案,还是打算跟卓言欣把话说开。

  我发了个信息给她:欣欣,老肖生日那天,你让我很意外。

  欣欣回话,令我没想到的坦诚:他说老肖的妈妈非让他带女朋友,他又没有,所以才带上我。

  我有点生气,为毛那个人不是我,明明那天的头一天我也要约你的?

  卓言欣后面还跟了一个信息:倒是你让我挺意外的,什么时候交了女朋友也不打声招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