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我的同学,包括现在的同事,他们都对我的评价基本不离四个字,沉着内敛。我不知道这四个字包含的优点算不算得上我是个还算可以的男人,只知道这种性格的人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过分冷静。

  不论面对任何事,我总能用最快最简单的方法处理干净,但是,我又不得不承认,如果我可以冲动一点,再热血一点,一定不会这么被动。对卓言欣。

  电话里卓言欣还在忙,我本来想跟她说明天晚上的事,但是还是等她下班吧。不迟这一时半刻。

  我心情好了点,晚上都能多吃下半碗饭,然后去商场逛了一圈买了套上档次的衣服。到家洗澡,坐到电脑面前一边开电脑一边给卓言欣打电话。

  她说她正在吃饭,问我有什么事。我没有犹豫,说一个好朋友明天生日,让我带朋友一起去,我就想到了她,她哦了一声,给了我一个失落的答案。

  是的,她没有答应,原因是她答应了跟同事逛街买衣服。

  直觉告诉我,逛街买衣服是她拒绝我的理由。但是我不想再去追问为什么,假如她需要时间,或者她一直都在拒绝。我可以换一种方式,明天过后,我决定了。

  老肖的生日,作为多年的好兄弟我该不该送他什么礼物呢,他又看得上我送什么样的礼物?真的挺纠结的,我干脆直接打电话问他想要什么,他倒好,说钱多的话买座金山给他,省得他这辈子玩商战累死人。

  最后我买了一束鲜花,对,就是一束鲜花,谁让他没有女朋友,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当然不排除我故意为之。我还特意去那种打着百年老店旗号的地方买了点补品,准备送给他父母的。一切准备就绪,我心情愉快的开车前往老肖家的别墅。

  第一次来这种上档次的地方,我停车都得小心翼翼,就怕一不小心碰到花盆,万一那花盆还是老古董什么的,连花儿小草在这地方生长都觉得档次比我高,妈的,等老子以后有钱了要建一个比老肖家还要奢华的别墅,嘿嘿——老肖家的佣人认识我,上次住院就是她悉心照顾我才好得那么快,他父母都在厨房忙活,我进门的时候他们都出来跟我打招呼让老肖陪我,我把东西给老肖,老肖吃惊的问我为毛没有金山。

  草,这货什么时候会搞幽默了!

  “老肖,我是不是来得太早了?你们没请别的人吗?”

  “怎么可能不请,不过请的都是我的发小之类的,我妈说就我这种毛孩子的生日,简单做做就好了。”

  我赞同点头,老肖问起我的生日是怎么过的,我神秘的笑笑,在他的逼问下指指领带。

  “哟,还有礼物?这么细心的礼物肯定不是男人送的。”

  一拳头砸到老肖胸膛上,我得意的说:“我家欣欣送的,怎么,有意见?”

  我俩聊得兴奋时门铃响了,老肖亲自去开门,把人领了进来,我看过去时吓得不轻,也不敢相信看到的人。

  “我以为我是最早一个到的,没想到小马比我先到。”

  我站起来,盯着微笑走向我的人,喊了句声哥。尼玛声哥,是声哥,他跟老肖他们家到底是什么关系来的?老肖刚才还说只请最亲蜜的小伙伴。

  这时,老肖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肖楚声,我哥。”

  “你哥?”我惊得掉下巴,始终不敢相信,因为老肖是个走正道的人,而声哥……

  “同父异母,没什么可惊讶的。不过阿华比我优秀,是老肖家的接班人。”声哥也拍拍我的肩膀,顾自坐下倒水喝。

  好吧,我接受这个消息,但是奇怪以前都没听老肖说个半个字。

  老肖拉我坐下,看看了四周无人才对我说:“在我爹妈面前别乱说话,就当今天你和我哥第一次见面,你的明白?”

  这回当然明白了,连他以前不跟我说声哥的事我也一起明白了,就是声哥的身份很隐秘,名义上经营酒吧,实际上不止这个事。

  此话题结束,声哥看起来是个平静的人,平静中带有王者气息,霸气外露,让人敬畏。老肖问他怎么空手来,他恍然大悟似的从衬衣口袋里取出一把钥匙。

  “你家保险柜?”老肖说。

  声哥指指门外,老肖走到落地窗前,一眼看到外面停了一辆白色的敞蓬跑车,头也不回做了个OK的手势,那样子巴不得穿透玻璃直接坐上车开走。

  我咽咽口水,想起我停在院子里那辆档次跟不上气场的车,突然深受打击。唉,交上富得流油的朋友才知道自己生活的层次有多低。

  老肖直接出门,开上两百多万的捷豹扬长而去。声哥对我笑笑,问起我跟老肖的一些事,我感觉跟声哥聊天,就像老朋友一样,他不会摆架子,语气轻轻柔柔的,我一直以为在男人中我算是最温柔的一个了,没想到声哥比我做得更到位。不过也正好说明了一个问题,越是这样的人心越冷越狠。

  门铃又响,声哥去开门,看到来人我惊得站起来再次想哭,妈的真是冤家路窄呀,我特么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哟,哟哟哟,这谁呢这?也不怕你那双脚踩坏这一千块钱一小块的地板砖?”

  我看到声哥开始有些莫明其妙,但马上摇头笑笑,说要去厨房帮忙先走了。我腿一软坐下,背梁骨发冷。

  “伊伊,你怎么也来了?”

  叶伊不回答我的问题,把包扔到沙发上,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我,似乎不敢相信我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马金飞,你认识声哥?”

  “连你华哥我也认识,怎么的不信吗?”

  V@酷匠o网{~唯一j'正}(版T*,z其他都"是*盗0o版

  叶伊摇头,说不信。还说这是不应该的事。可是尼玛我现在不是已经坐在这个家里了,还不应该,狗眼看人低了吗?

  “别误会。”叶伊突然乐了,一屁股坐到我身边,拽着我的胳膊笑得可开心了,“马金飞,你知道吗?要是在以前我还会觉得要是我们成了男女朋友,我爸妈肯定得使出三百六十五计把我们分开,不过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因为你认识华哥,能跟华哥成为好朋友的人,那绝对不是小人物。”

  我心中不爽,想要掰掉叶伊的手,一边说:“别胡说八道毁了我的清白,小朋友你听好了,咱俩是不可能成为什么男女朋友的,你趁早死心。”

  “切,我不会放弃的,我太有信心了。”

  “你哪来的信心?”

  叶伊神秘的笑笑,指向门口,“跟在我后面那两人给我的信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