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她她……”

  我捂住叶伊的嘴,没想到还是被刚下车的男女听到,他们看过来,很是惊讶。

  卓言欣说了句好巧,魏明俊也笑着和我打招呼,我小心的想将叶伊推开,但叶伊好像是知道一样故意贴我更紧,整个人挂在我身上了。

  卓言欣和魏明俊没有说什么,双双离开,我呆呆地看卓言欣一步步离开到最后消失,瞪了一眼叶伊,低吼说:“你故意的是不是?”

  叶伊点头,表现得有些无辜。

  我气得说不出话,将叶伊轰上车心毛毛的像进了无数只毛毛虫一样,难受死我了,觉得太他妈的憋屈了,处处都撒满狗血实在对我打击甚大。

  V酷3}匠、网P)正LQ版q~首+发hK

  叶伊还不死心,笑话我自作多情,说卓言欣明明有男朋友,还说我就是穿上金子做的衣服也比不上魏明俊微微一个笑容来得吸引人。

  我恼了,看向叶伊,“叶伊,你要是再打击我,我直接把你扑倒你信不信?”

  我承认我说的是气话,实在是被叶伊气到了。

  她咯咯笑,说信,还说只有流氓才会这样做。

  天杀的这就是个脑子进水的小孩子,要么就是脑发育还没有完整,说话总是乱七八糟的,我不敢再理叶伊,怕越理她她说话更难听。刚才已经被她破坏了我和卓言欣的关系,这是个麻烦,以后我不知道要解释多少次才能得到原谅。

  也不对,我记得卓言欣说今晚有饭局,但是她怎么只跟魏明俊在一起?

  将叶伊送回家,她还不让我走,我没什么心情陪她闹,将她丢在床上转身就走,谁知道这孩子不死心紧紧抓着我的手不让我走,我努力想要掰开,她干脆贴上来,把我的手放在她的面前。微凉的感觉像是带着电流迅速通过我的手传到身上,我惊了一下看叶伊,她面色潮红,双眼迷离,红唇诱人,不安的挣扎起来,扑到我身上。

  “叶伊,你干嘛呢?”

  “我想干……你!”

  “你恶不恶心呀?”我最讨厌女人讲这种话,比男人还过分。但是叶伊不放手,嘴唇贴到我的脖子上,烫烫的,比刚才我的手贴到她的胸还要过分。`“干嘛骂我,要是换成别人我会直接杀了他。”

  “那你也直接杀了我吧。”

  “你就这么讨厌我?”叶伊委屈的昂头看我,双眼含泪似的,看起来怪可怜的。“马金飞,我告诉你我没有喝醉,我真的没醉。我爸妈让我跟一个三十四的男人约会,我就在想以后要我跟那么大年纪的男人做那事儿,我不得恶心死。”

  “那你也别找我,留着给你的真爱吧。快撒手我要回去了。”

  “可你就是我的真爱呀,虽然你不喜欢我,不过我喜欢你,我相信你有一天一定会喜欢上我的。”

  我实在不想再与叶伊进行这样的对话,狠下心掰开她再次丢到床上去,只是我被她一带直接压到她身上。尼到这一定是在作死。

  压在软软的身体上,她身上的火热一下子把我覆盖,我明显感到有了反应,无关爱情。

  我似乎从为没有过这种经历,压在一个女人身上,嗅觉像放大几倍一样清晰的闻到迷人的女人香,一下子穿透我的防线,湛进内心深处,然后大肆扩散到全身。感觉身体里有电流乱窜,然后我听到咚咚咚的心跳声。

  忘了要爬起来,就这么和叶伊相望,她眼中的醉意渐渐消散,变得有些渴望。

  我脑子抽了一样,面对吸引,渐渐俯下头,可口而香艳的红唇就在眼前,我马上就能采摘。

  “你想亲我?”

  “想!”

  “你不后悔?”

  “不……后悔?”停止的思维突然活过来继续运行,我晃了晃脑袋才发现和叶伊的姿势暧昧到不行,我像惊弓之鸟迅速爬起来,紧张的退了几步。叶伊看着我,面上表情不知是喜是忧,我掐了一把大腿,确定不是做梦说了句不对起后仓惶逃走。

  除了初恋,我已经太久没有经历过这种心跳加快的过程,就像汹涌的海潮,能把人推开,也能把人卷走。

  同时我也害怕,因为叶伊的确太调皮,不行,我不能给叶伊机会,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太可恶了。

  毫无疑问,我撒腿去了浴窒,衣服也没有脱打开蓬蓬头冲洗,我想卓言欣,这一场人生我只想要这一个女人。

  我躺在床上,对着微信她的头像发呆,已经好几天没有收到她的信息,忍不住又发一条信息给她,却像我的心一样沉下去。

  我以为,感情像一把抓在手里的沙子,越是用力漏得越快,所以我小心翼翼,也顺其自然,我把追求的过程当成一种享受,把我和卓言欣的点点滴滴汇成人生的篇章,经久年岁,白发如雪时,这将是我们一辈子的财富。

  然而,似乎是我想像得太过美好,所以忽略了人生喜怒哀乐的残酷。

  日子依旧,心情却失落到底,我鼓起勇气再给卓言欣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我刚刚忙完手上的事情,老肖打电话说明天他生日,邀请我去他家,还让我务必带上卓言欣,说他妈妈一直想见我,又听他说我有个喜欢的女孩,这回好了老人家可乐了。

  老肖应该跟他父母不止一次提起过我吧,这老肖也真是的,我一无钱二无权的参加他的生日,岂不是给他丢脸,更何况还得带卓言欣。

  不过,好在老肖这通电话,让我有勇气,也找到了打电话给卓言欣的理由。而不再像过去那样除了吃饭就是吃饭。

  但是很遗憾,卓言欣没有接我的电话,我长叹一口气,把手机扔到桌上,站到窗前看落日余晖。

  我不能再活在回忆和幻想中,我决定用我的方式迎接障碍。卓言欣,我会拼命的追你,我不怕头破血流,不怕失去一切。

  这,是一个男人的目标。

  手机响起欢快的铃声,我冲过去一看来电显示,立马热血沸腾,颤抖而小心的拿起手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