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言欣走后一连好几天没有接我电话,也没有上微信,我发信息也不回,直到一周以后才收到她的信息,她说出差刚回来。我当场满血复活精神倍增,立马打电话过去,在听到她轻松的声音时身体里崩紧的弦终于放松下来。

  我说下班后去接她一起吃饭,她拒绝了,说公司今天有饭局,我刚放松的心情又是一阵失落,感觉她在找借口回避我。百无聊赖的坐在办公室看天慢慢变黑,我再也没有归属感。或许我应该跟卓言欣解释什么,我认为她这段时间确实对我已经有所改变,要不是那天早上叶伊来敲门,让她有所误会,她不会这样的。

  意外的是收到叶伊的电话,这孩子心情挺好的,说一个人吃饭的时候喝了点酒让我去接她。我一看时间居然已经九点,而我在办公室已经抽了半包烟。

  我问了叶伊地址,开车过去。其实我也是饿了,要不然估计不会去接她,因为不想跟她有任何接触。

  我已经是个二十六周岁的人,我不能玩,做每一件事情都务必认真,就像对卓言欣。我会一心一意的追求她,就算到最后她还是不会答应。

  见以叶伊的时候,那孩子还在喝,洒瓶已经见底,见到我来她笑得很兴奋。

  “来来来,快陪我喝两杯,一个人喝酒太容易醉了,没意思。”

  “喝什么喝,我开车呢。”我推开她的手,她双眼一瞪让我不给面子,我心想这孩子今天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跑来喝闷酒。

  不过叶伊脸色也变得快,笑着对我竖起大拇指说:“马金飞,你是好人。那你别喝了,这杯我来替你喝。”

  她拿起酒一口干,豪爽得不行。我又是一愣,感觉这孩子总是让我一惊一乍的,情绪波动也大。要是成天跟她在一起,我估计心脏得提前几年衰老。

  我重新点了饭菜,让她别烦我我得填饱肚子,她哪里安静得下来,借酒壮胆似的问我卓言欣跟我的关系,反正问了很多,我挑挑捡捡的回答,不想跟她说太多。

  待我酒足饭饱,叶伊已经把酒喝光。看她脸红醉得不浅的样子,我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嘟起嘴明显不高兴,说她爸妈给她介绍了一个科主任,本来今天是让她去应约的,结果她没去被父母在电话里说了一通,心情不好就跑这胡吃海喝来了。

  我笑话她,说:“叶伊同学,你才这么大的小孩子,你爸妈就忍心把你嫁出去。”

  她白了我一眼,“我二十几了好吗,我是成年人,我不是小孩子。”

  “可在我的眼里你就是小孩子。”

  “马金飞,你有意的。”叶伊盯着我看,我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说她还太年轻不够成熟。叶伊又不赞同,非说她已经工作了。

  我擦,你才实习不到一个月就说自己有工作了,你也太牛了吧。

  “好好好,你有工作,不过才几天呀,你能体会到人间疾苦了吗?”我又问她那个科主任多大年纪了,她伸出两只手,一只手是三根手指头,另一个是四根手指头。

  噗——叶伊大概二十二三岁吧,这么一比科主任得比她个不止十岁,还真有点委屈了她。不过我才不会帮她说话呢。

  “伊伊,这个年龄差刚好是黄金差,我觉得你俩挺适合的,又在同一个地方工作,相互有个照应和监督,谁也干不了坏事,一起上下班,对的时间对的人,这不挺好的吗?”

  叶伊没好气的对我吐了一口酒气,我对这孩子简直无语了,说待会儿要是遇上交警说我酒醉让她替我蹲班去。

  她得意的笑了一下,说天王老子来了也动不了我。我当时就笑话她醉话说大了,她不以为意说我见识短,我心窝了一下。

  “伊伊妹子,哥我吃过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你怎么能这么说我。”

  “哟,那你怎么没骺死?”

  噗——这孩子反应太快也太怪了,我马上以一副大人和过来人的姿势看她,对她进行了一番深刻的教育批评,她愣愣的听着,完了给我递了一杯水,对我竖起大拇指,说我不当演说家真是浪费了人才。然后招来服务员给了三百大洋说了句不用找了。

  我生平最讨厌这些有钱人讲这句话,总是一幅有钱就天下第一一样。可是,可笑的在后面。

  服务员很礼物面带微笑的说:“对不起小姐,总数是三百一十五元,您还差十五元。”

  我忍住笑,就要掏钱,叶伊骂我瞎操心,又从包里取了一张毛爷爷,仍旧是那句话:不用找了。然后腿一软往我身上栽。我叹息一声,觉得自己就是瞎操心的命。比如前段时间赵晓清的事,忙活到最后人家还不领情,一脚将我踢飞,我特么的就是个烂好人。

  “伊伊,据算命的说跟我沾边的女人下场都不怎么好,你还是注点意吧,我这么大个人了实在不想被人说我坏话,毕竟名声其实挺重要的。”

  “你话真多,不就是让你扶我一下吗,能少块肉还是怎么的?”

  看她那气势,我好气又想笑,好歹你也一医生,难道真像别人说的那样人前端庄,人后如狼。

  不等我说话,她突然侧过身双手勾住我的脖子,笑眯眯的看我。

  “马金飞,你有色心吗?”

  我顿时眼前桃花乱花,脸开始发烫,处男的正常反应再次体现。定定看叶伊,喉咙卡了块巧克力一样吞不下去。

  叶伊伸手捏我的脸,我一下子以应过来拍掉,她咯咯咯的笑,任我怎么说她也不松手。

  “马金飞,你很纯情,我敢打赌你的伴侣肯定只有五指姑娘。”

  “叶叶叶伊,快放手。”我一下子窘得脸烫得厉害,赶紧掰开她的手将她推开。“你要是再说醉话我就不理你了。”

  “我说的是实话,呵呵——”

  也许只有喝醉的叶伊才会这么大胆吧,居然敢调戏我,真是没天理。趁着她酒醉,是我应该狠狠的占她便宜才对,尼玛现在全反了。我一片好心过来接她,反而了送入狼口的肉。果然,男人不能太善良。

  叶伊摇摇晃的,我实在看不下去,再过去扶她,刚要上车的时候,我看到一辆白色的车停在我旁边,先是下来一个男的,男人很绅士的给副驾驶上的人开车门,并小心的让女人下车。

  b更新◎最快‘$上)酷4匠t网¤

  我正要收回目光时,一个长发,身材纤瘦的女孩子从车上下来,脸上带笑,安静甜美。我再也移不开脚步,定定的看着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