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高兴,我想点两杯酒,她不让说待会要开车。好,我听她的。心里悄悄计划等下带她去我家,无论如何今天晚上要跟她喝两杯。

  礼物收到兜里,整颗心感觉踏实很多,愉快和卓言欣吃饭,时间还算早,我们有默契似的吃得有点慢,花了一个小时,话说了很多,满满的都是幸福。

  我邀请她去我家,她拒绝并让我送她回家,我搬出自己生日就是老大的架式,她说好吧,反正我一年才得过一次生日。听听这是什么话,敢情谁一年能过两次生日?逗我乐呢这丫头。

  珍藏了两年的红酒拿出为庆祝,表面上卓言欣给我庆祝生日,其实是我要庆祝我们俩的重逢。当然我都没有点破,这么美好的夜晚,我可不想说什么让她意外的话一生气跑了,得不偿失。

  在我的印象中,卓言欣颇有幽默感,酒过两杯,她情绪渐变高涨,话头也多了。

  她说:“小马哥,咱俩高一的时候是不是同桌来的,我记得你那时小小个的,有点黑,对吧?”

  呃,这丫头要揭我黑历史!

  嘿嘿——“没错,是同桌过一个学期。不过你记忆还是有点断篇了,我哪有小小个的,你小马哥我一直威武雄壮,一拳能要死三只虎。”

  桌言欣点我额头,笑话我不敢承认。我只记得我一直到高二的时候才开始各种各样的发育来着,所以高一的我的确有点小个子,但是打死我也不承认。

  酷p…匠:6网}永y久7免=费A@看小:说(《

  “欣欣,因为你错误的记忆,导致寿星的小受打击,罚你一杯。”我倒了半杯酒放到她面前,她说我故意的,居然把我的杯子倒满咚咚的,这下我更受打击。

  “来,同桌的你!不光祝你生日快乐,还要祝你招财进宝,老婆成群,儿女成大群。”

  我跟她碰杯,假装很认真的说:“只要你不吃醋不争宠,一切遵命。”

  “切,跟我什么关系。不要把我扯进来。”

  “怎么可能没关系,我……”

  “去去去,你废话真多。喝这杯之前,让我们来痛痛快快的唱一首歌吧,就同桌的你。”

  我觉得卓言欣喝得也有点高了,情绪很高涨,唱歌一点也不含糊,声音清清脆脆的,很特殊,仿佛同桌时的她豪爽气概再现一样。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

  唱着唱着,我感觉内心升起不一样的情感,看着卓言欣欢快的样子,我猛然觉得这是一种幸福,围绕在我身边给了我更多更多追求她的勇气。

  整个晚上的记忆是空白的,因为我和卓言欣一边聊学校的事情一边喝,竟然都醉了。

  一大早是被咚咚咚的敲门声吵醒,我头沉得厉害,从床上爬起来……不对,我的床哪有这么硬?我低头一看,尼玛是地板呀。怪不得身上那么疼,连脖子得歪到一边了。

  “谁一大早敲门,吵死了。”

  谁在说话?我迅速睁大眼睛四下搜索,目光停留在沙发上,那上面躺着一个女人,黄色的裙子,白色的衣服,睡姿柔美,眉头小皱。我脑子以光速转动,想起昨晚的事情。

  这时大门又被敲了一遍,咚咚咚的声音,我用手小心扭正脖子,心情不爽,讨厌这声音吵醒了欣欣睡觉。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决定去开门。

  “谁啊,一大早的……?”门打开后我惊得刹住嘴,愣愣地看脸色灰暗的来人。

  竟然是叶伊。我居然把这个喜欢大早上敲我门的隔壁妹子给忘了。

  “怎么,你还在生我气呢?我今天特意做了早餐想请你一起吃。”

  我听到屋子里有响动,估计是卓言欣醒了,赶紧将叶伊推开,对她说:“伊伊,我今天不吃早餐,你先回去吧。”

  叶伊不依,一把抓住我的手,正要开口说话,我背后传来卓言欣的声音。

  “小马哥,发生什么事了吗?”

  叶伊一愣,惊得拉下脸一把将我推开,我这一让,卓言欣和叶伊打了正面照。我心一慌,抽了一口冷气。这俩人不会打起来吧?

  可是居然是我想像之外的剧情走势,叶伊不说话,卓言欣也不说话只是看了我一眼,我们三人沉默片刻卓言欣含笑说先上洗手间,她这一走,我更心慌。

  叶伊一把拽住我的手往门外拉,嘴角浮现一丝笑容,但这笑容绝不友善。

  “我说呢那天我说要叫你小马哥,你坚持说NO,原来这称呼是专属的呀。”

  我苦笑,想掰开叶伊的手,陪着笑脸回她话,“伊伊,不好意思呀,这确实是专属称呼,不过就凭响俩的关系也没必要用这么亲蜜的称呼你说对吧?”

  叶伊咬咬牙,依旧没有发怒,哼笑一声,“这位姐姐长得挺漂亮的,看起来温柔大方端庄贤慧,挺适合你的嘛。”

  “嘿嘿,是挺适合的。”我心花怒放,觉得叶伊被卓言欣打败了。

  叶伊放开我的手,目光闪着威胁的光芒,凑上前来对我说:“我的意思是你别高兴得太早,我叶伊也有叶伊的骄傲。不就一个情敌嘛,我从来都不会放在眼里。马金飞,你做好心理准备接招吧,反正我只是在实习阶段,大把大把的时间。”

  冷汗从我头顶流下,划过背梁骨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人都是凉的,完全消化不了叶伊的意思。直到叶伊冷哼离开,我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在向卓言欣宣战,只是现在的女孩为什么这么胆大了?

  我如被释放一样赶紧进门锁上大门,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我想不通,小小一个叶伊,哪来那种魄力敢与我对峙?我活这么大,除了怕我妈,还没再怕过第二人,这叶伊怕是要当第二了。

  我摇头叹气,抹掉头上的汗水把掉在地上的空酒瓶捡起来,简单收拾几下后卓言欣从洗手间出来,这时我能感觉到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我也有点紧张,我们互看一眼又迅速的移开目光,都不知道第一句话该说什么话。

  还是卓言欣打开话题,她说她得回公司上班,我肯定不上她自己走,让她等我一下,可是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厅里已经没有人了。我呆呆的看着大门的方向,怪到叶伊头上,要不是这小丫头出来捣乱,我们说不定现在还在睡觉,醒来的时候一定是相互看着对方,感情顺其自然的又跨进一步。

  不过,卓言欣主动离开不让我送,这说明不管之前我和她有多少的情感进步,现在她也会同样像最初相遇那样保持一份距离感。

  距离感,我讨厌这种距离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