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了费,办好住院手续,我木纳的走向监护室,赵晓清安静的躺在床上,她的右边是各种仪器滴滴滴的声音,安静的房间里,这些声音越发的清晰让我觉得有些承受不住。

  耳边响起赵晓清那句话,她说:阿飞,为了你我可以去死。

  我苦笑,我何德何能啊赵晓清,你用得着这样对我吗?那是一条命呀,你能说自杀就自杀。

  一脸苍白的赵晓清,我实在不敢再看下去,去了医院门口买了两包烟,找了角落死命的抽。从早上到现在,我似乎无法从惊心动魄中回过神来,眼前一直是赵晓清绝望的情景,我不知道她是有多大的勇气才划得下那一刀。那从生走向死亡的路,依旧让我窒息。

  电话不知道响了多少次,我当作没有听到,第二包烟抽得还剩下一半的时候,我喘了一口气,吸掉手中最后一口烟,扔掉烟蒂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烟圈慢慢上升,我的心却依旧很沉重。

  我知道赵晓清这里必须尽早一次性了结,我只能期望经过这件事情以后她能想开。

  强迫自己冷静,想开,我打了个电话给老肖,跟她说了赵晓清的事情,因为我担心刘山东找不到赵晓清指不定又要搞出什么事情来,之所以告诉老肖,是希望他能跟声哥说一声,帮我留意点,可千万别让刘山东再背后放冷箭。

  老肖是我的好兄弟,这一点真真摆在那儿。他立刻来到医院,跟医生打过招呼后安慰我。这个时候身边有个人心情都能放松很多。

  他一直陪我在医院等赵晓清来,期间他接了一个电话,他告诉我是声哥打来的,说刘山东真的在到处找赵晓清,他又问我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声哥。我想着这事情不妨闹在一次也好,反正有声哥在背后顶着,刘山东就是知道了,他钱再多也不敢怎么样。

  声哥让老肖转告我,什么都不用担心。我苦笑坐到椅子上,心想我终于还是找上声哥的关系了,一切都是拜赵晓清所赐。

  半个小时后,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直接问赵晓清在哪儿?我立马怀疑他就是刘山东,没想到猜到了。

  我没有告诉刘山东赵晓清在哪里,只说赵晓清刚刚死里逃生,让他别来刺激她。刘山东二话不说挂掉电话。操,该生气的是我好吗?姓刘的王八蛋。

  老肖让我别气,告诉我刘山东的情况,原来刘山东的弟弟刘青成正是那个跟声哥平起平坐的人,难怪刘山东财大气粗不说,为人也那么嚣张。我奇怪问老肖上次刘山东干嘛找声哥的人对我下手。老肖反问我这点事情都不通吗?

  擦~~~老子知道了。刘山东肯定是让别人找上声哥,让声哥对我下手,因为刘山东兄弟俩一定知道我和老肖的关系,再者老肖和声哥的关系,这样一来自相残杀,我们之间相互仇视。我终于想通了为什么声哥会亲自见我,果然是必须的。

  我怀疑的看向老肖,“声哥好像很给你面子?你丫的不会也是……”

  “打住!老子清清白白,根红苗正,宠大的家族企业未来接班人,容不得有一点黑历史。”

  傍晚的时候赵晓清醒过来,看到我时她有深深的悔意,我让她什么也别想,好好的养身体,别的事情我来处理。

  我就当上辈子欠赵晓清,打算替她摆脱刘山东,让她离开这里,好好的开始另一种生活。

  我和老肖还没有离开医院,病房来了两个人,擦,打死我都不会忘记这两人就是那天晚上在酒吧调戏卓言欣的那伙人。

  来人看着我和老肖,微笑走上来,比起那天晚上的嚣张这会儿实在可以用绵羊来形容。我没让他们进病房,坚决不让。

  其中穿格子衬衣的男人很生气,但被碎发男拦住,好声好气的对我说:“那天晚上的事是小弟的不对,今天全当跟马哥道歉,这些补品还希望马哥收下,跟赵小姐说一声,刘厂长明天会亲自来接她回去。”

  我冷哼一声,指着通道出口说了个滚字,碎发男立马冷了脸。

  老肖看了他们一眼,适时制止了他们的愤怒,“回去跟姓刘的说,里面这位想要离开他,人这么一个小女孩跟他能有什么未来可言,别以为有个钱就能为所欲为。”

  碎发男赔笑,“肖少的话我们一定带到。那就不打扰二位了。”

  我有点奇怪,这些人怎么都认识老肖,按理来说老肖不接触这些人,而这些人也能出口就喊肖少?

  老肖把医院打点好,我们一起离开,找了家快餐店点了饭菜。老肖说刘青成不好对付,就算声哥有心有力,上头知道了声哥也讨不了好。一直以来只有把权力平衡才能维持和平,这也是声哥和刘青成一直以为都受到同等对侍的原因。

  }看l@正P*版i章节上$酷bc匠网#2

  我暂时也想不到很好的办法来解决,总之目的不变,要让赵晓清彻底的摆脱刘山东。老肖也支持我,他说我虽然被赵晓清骗了,但我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还说,声哥很欣赏我,跟他提过几次想见我。每次都是他拦着。

  回到家后,我彻底的洗了个澡,主要是把赵晓清的影子洗掉,然后躺到床上,拿过手机上微信。我的微信只有一个好友,那就是卓言欣。

  头像右上角显示红色的标志,点开后有好几条信息,最前面一条是谢谢我送的礼物,说她很喜欢,还说这条项连是她这么多年收下的第一份礼物。后面几条信息是问我干嘛不说话等等,最后一条是今天傍晚发的,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她同事想请我吃饭。

  我心里有些小甜蜜,孤独的自己慢慢的被一种归宿感包围,我编辑信息,告诉她礼物喜欢就好好收着,至于吃饭就不用了,让她同事请她吃一顿好的,算是代替我了。

  我不想再说话,心里很烦,把手机关掉就睡觉了。所以也不知道卓言欣打过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